瞄准大棋士内心修业的艺术片,崇高的人生境界

日期:2019-11-09编辑作者:书评

某夜,在闲谈中,一位朋友忽然问我:“古今中外,你最佩服的人是准?”我冲口而出的答复:“古人是范蠡,今人是吴清源。”

吴清源的十番棋战绩,倘若拍成《少林寺》那样的大众励志片,一定叫座,甚至会比聂棋圣擂台赛上横扫日本超一流棋手更加精彩。

这不是考虑到各种因素而作的全面性客观评价,纯粹是出于个人的喜好,以大智大慧而论,我最敬仰的自然是释迦牟尼;以人情通达而论则最佩服老子;文学与历史著作中我最喜欢司马光的《资本通鉴》。当时所以说范蠡和吴清源,是因为我自幼就对这两人感到一份亲切。我曾将范蠢作为主角而写在《越女剑》的一个短篇小说中。至于吴清源先生,自然是由于我喜爱围棋,因而对他不世出的天才充满景仰之情。

可惜,这事办起来有几个难点,一是围棋胜负和棋艺高下本身很难形象化,总不能动画显示棋局的变化图吧?《棋魂》也只能通过对战者的夸张表情、观战者的惊叹赞语表出sai棋技高超。另一方,即使大陆和台湾地区对吴清源都抱有极大的好感,他在抗日战争期间的表现,依然落得个政治背景不良的历史包袱,不太可能在大陆受宠。

围棋是中国发明的,近数百年来盛于日本。但在两千年的中日围棋史上,恐怕没有第二位棋士足与吴清源先生并肩。这不但由于他的天才,更由于他将这向以争胜负为唯一目标的艺术,提高到了极高的人生境界,吴先生在围棋艺术中提出了“调和”的理论,以棋风锋锐犀利见称的坂田荣男先生也对之一再称誉,认为不可企及。吴先生的“调和论”主张在棋局中取得平衡,包含了深厚的儒家哲学和精湛的道家思想,吴先生后期的奕棋不再以胜负为务,而寻求在每一局中有所创造,在艺术上有新的开拓。放眼今日中日棋坛,能有这样胸襟的人可说绝无仅有,或者武宫和大竹两位略有近似之处吧,但说到天才,却又远远不及了。

但棋士们对生命意义的探索,却还是通过传记、影片流露了出来。看完田导演的《吴清源》,觉得并不像评论说得那么糟,吴棋士自己,也会默默的接受这样一部影片吧?
熟悉吴清源的生平,熟悉宗教人士对悟道的追求,看这部影片,便觉得拍到了吴先生心灵的大概。

佛家禅宗教人修为当持“平常心”。吴先生在奕艺中也教人持“平常心”。到了这境界,奕棋非但不是小道,而是心灵修为的大道了。吴先生爱读“易经”、“中庸”,在宗教上信奉各教殊途同归的红□教。他的奕艺,有哲学思想和悟道作背景,所以是一代的大宗师,而不仅仅是二十年中无敌于天下的大高手。大高手时见,大宗师却千百年而不得一。

中国发明了围棋,直到清朝,它还是博弈小术,是文人政客的艺术爱好,没有独立的棋手职业,棋手和赌彩脱不了干系。

教我围棋的老师之一王立诚先生前年到我家作客,随同前来的有小松英树四段。晚上他们不停用功,向我借棋书去研究,选中的是平凡社出版的四卷本《吴清源打棋全集》。他们发现我在棋书上划了不少红蓝标志,王老师后来赞我钻研用功,相信他心中一定奇怪:“为什么你这样努力,棋艺却仍然如此差劲儿?”这句话他不好意思问,但问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吴老师输了的棋你大都没有打?”因为我敬仰吴先生,打他大获全胜的棋谱时兴高采烈,分享他胜利的喜悦,对他只赢一目半目的棋局就不怎么有兴致了。至于他的输局,我通常不去复局,打这种谱时未免闷闷不乐。相信这情形也解答了王老师心中的疑问,我非但完全不能了解吴先生棋艺的精诣,不能体会到他在棋局中所显示的冲淡平远,事实上是以娱乐的心情去打谱,用功自然是白用了。这大概是举世围棋业余爱好者的通病。其实,吴先生即使在负局之中也有不少精妙之着。但这些妙着和新颖的构思,也只有专家棋士才能了解。前两年称霸日本棋坛的赵治勋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他生平钻研最勤的是吴清源先生的棋局,四卷《吴清源打棋全集》已翻得破烂了,必须去买过一套新的。相信数百年之后,围棋艺术更有无数创新,但吴先生的棋局仍将为后世棋士所钻研不休。因为吴先生的棋艺不纯在一些高超的精妙之着,而在于棋局背后所蕴藏的精神与境界。

在日本,围棋从一开始就与宗教结缘,宽莲、日莲均是僧人,后者还是佛门一派宗师。从日海本因坊算砂开始,棋手赢得了执政者的喜爱和尊重,获得了稳固的社会地位,逐渐产生了四大家和围棋段位制度,以及棋界最高荣誉——名人和棋所。棋手升到七段时,须仿效前辈剃了光头下御城棋。
有了社会支持和经济来源,棋手职业稳固,足以养家糊口,棋士们便能以追求棋道为荣耀。围棋的胜负之道,也可以说与修心之道、性灵对生命的超越之道,有关联吧!道策和秀策为代表日本优秀棋手们,把中韩围棋远远甩在后面,到吴清源出生的时候,日本国手可以让中韩国手二三子。吴清源在童年、少年时期读到父亲收藏的日本棋谱,逐渐积累了棋力,不断战胜大人展现棋才,渐渐被引荐到社会舞台的中心,被引荐到日本留学。

《天外有天》这部书写出了吴先生一生奕棋的经历。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吴先生毕生所寻求的,其实是一个崇高的心灵。只因为他的世俗事业是奕棋,于是这崇高的心灵便反映在棋艺上。新布局法、大雪崩内拐的定式,以及其他各种为人盛所称道的创造,其实只是余事而已。在吴先生崇高的心灵中,恐怕在近百局“十番棋”中将当世高手尽数打得降级,也只是人生中微不足道的过眼烟云吧。

年轻的木谷实带着更年轻的吴清源走进西园寺公毅先生家中的宗教氛围,从默念“南无妙法莲花经”开始领略性灵的修持。西园寺先生对木谷的熏陶是成功的,木谷实的宗教色彩甚至还感染了在他家里留学的朝鲜人赵南哲,他回国后开创了韩国现代围棋事业。西园寺先生的修持是否算开悟?不得而知。他去世后,年轻的吴清源便失去了信仰的指导,径直回天津加入了红会(一个提倡五教合一的民间教团)。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书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瞄准大棋士内心修业的艺术片,崇高的人生境界

关键词: 云顶娱乐网址 云顶娱乐

云顶娱乐网址Louis Cha先生四次南开解说实录,L

客官3:Louis Cha先生,您好!我们大家都明白,您不仅仅在文学上同一时间在购销上办《明报》都有异常高的做到。小...

详细>>

金庸去世,喜剧时代谎言建构的狂欢

唯有因为前面一个太难为,前者更省心?麻木与懈怠绝不是最有力的答案;传播神经的无声无息亦非普及性的注释。...

详细>>

看金庸与浙大分手,金庸浙大提出辞职

1月二十五日,金庸(Louis-Cha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在布拉迪斯拉发接受新加坡某报报事人时说,“笔者在辽宁大...

详细>>

Louis Cha何必入作家协会,贫富悬殊多不及白领

善读者,皆知报刊娱乐版标题的用处不在揭示一篇报导的主旨,不在提其纲挈其领,而在制造另一则新闻,与该篇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