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名曲,赶牲灵的哥哥哟

日期:2019-11-23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赶牲灵》是陕北民歌中的一首名曲。是表达脚夫与相爱着的女人的故事。民间流传版本较多,其中最著名的是张天恩演唱、白秉权采录的那一首。其歌词为: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呀)带上(得那个)铃子(哟噢)哇哇(得那个)声。白脖子(的那个)哈巴(哟)朝南(得那个)咬,(哎呀)赶牲灵(的那个)人儿(哟噢)过(呀)来(那个)了。你若是我的哥哥(哟)你就招一招(那个)手,(哎呀)你不是我的哥哥(哟噢)走你的(那个)路。

图片 1

    “脚夫”,按照《辞海》的解释,一是指搬运工人;二是指赶着牲口供人雇用的人。但这种解释似乎不够全面。陕北的脚夫,大致上有这么几种:一种是利用农闲时间,赶着牲灵做短途贩运的农民。这部分人,一般赶的都是小牲灵,即毛驴。行走方圆不超过几十里,买卖也都很小。还有一种是赶着大牲灵(如骡子、马或者骆驼)的脚夫。这些脚夫也分类型:一是赶自己的牲灵,贩运自己的货物,利润留成归自己所有。一是赶着别人的牲灵,为别人贩运货物,自己出卖的只是劳动力。还有一种即辞海里所说的“赶着牲口供人雇用的人”。

人生出来不一定是为唱歌的,但没有了歌声,人类的生活将是无味的。我自幼喜欢唱歌,尤其喜欢我们家乡的陕北民歌。

    明清时的陕北脚夫,所走的路线大致有三条:一是“走西口”,即经“三边”到银川、兰州;一是“走口外”,即上内蒙到包头;一是“走南路”,即下延安、西安;一是“东上”到北京,甚至到天津口岸,与洋人做生意等。这种长途贩运中最具活力的是经营"北口皮货"的边商。边商们把蒙人需要的货品带入蒙地,又将蒙地出产的牲畜带回,往往转手即可获得数倍利润。这些边商有自己的"边行",设有商号,自身备有骆驼、驴骡,雇有脚夫、伙计。长途贩运除了皮货外,还有盐、烟、茶、麻油、糜谷豆类,以及棉花、布匹、丝绸、纸、药材、煤炭、杂货等。

正值盛夏时节的七月二十日晚,北京一场罕见的大暴雨出其不意地淹没了农庄的每个角落,灌满了我苦心经营了大半年的开满鲜花的小院之后,竟然在夜半更深悄无声息地冲进了我的家中。

    商业贸易转运及行商发达,又带动了客店业的兴盛。虽然开客店被认为是“下三等营生”,但却需要“上三等人来做”。客店是旅店也是马店,与商业活动有密切联系。所谓“客人出门靠店家,天下店家喜客人”,正是指商业活动中的店家与商家的关系。

二十一日上午,与洪水斗争了一夜的老佩,拖着疲惫的身体抛下正在清理的现场,趟过农庄的一片汪洋,带着满身的雨水,狼狈不堪地出现在周明和红孩老师面前。是什么样的魅力能让她忘记疲劳,义无反顾地赴这次吴堡邀约呢?是啊!是那一首首动人心魄的陕北民歌,是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信天游,将我从雨中帝都带到这古朴的黄土高坡古窑洞旁。

    脚夫们自然也是商业活动中的一分子。他们也要歇店,也要休息,也要娱乐,因之,也就成了店家喜欢的客人。据民国《洛川县志》记载,不少繁华集市上的客店还设有赌局,戏院。但也有一些脚夫喜欢住路边小店。这些小店可能是一孔窑洞,或者是一间茅草屋。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哟戴上了那个铃子哟,哇哇的那个声……”

    这样,脚夫们在行走一天后,就有了个歇息之处,娱乐之处。这些走南闯北的男人,大都精明、强壮、俊美。他们见多识广能说会道。有的还会说书、唱戏。因为要对付土匪,拳脚功夫一般也都很好。这样的人在一个地方住久了,自然会有爱上他们的女人,或者有他们爱上的女人。

“一个在山上一个在沟,咱们拉不上话招一招手……”

    《赶牲灵》就是这些人唱出来的歌曲。作者就是脚夫。这首歌,曲好,词好,意境好。虽然开头仍是民歌通常的比兴手法,然而很快就由视觉向听觉延伸:你看,崄畔上站的女人们,因为相见情人心切,所以早早地看到了头骡身上的“三盏盏灯”,然后才是女人身边的狗听到了骡队的铃子的响声。于是“白脖子的哈叭那朝南的那个咬,赶牲灵的人儿过来了”。过来的人与等待的人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歌词中没有明说,但却给人留下一些遐想。

这一首首承载着陕北人民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飘荡在黄土高原的山山峁峁、沟沟坎坎,千百年来经久不衰的陕北民歌深深地吸引着我。是那最朴实、最真挚的情感抒发打动着我,每一句话儿都是从心窝窝里掏出,不虚拟,不造作,用发自肺腑的呐喊讲述着一个个在贫苦生活中挣扎的男女爱情故事。我喜欢陕北民歌,它语言平凡朴素,旋律凄美苍凉,简洁明快的表达方式有着灵动的空间感,每每听起,我的脑海里就会浮想联翩。

    “你是我的哥哥哟,你就招一招手;你不是我的哥哥哟,你就走你的路。”从这句歌词中我们可以猜想出三种关系:一种可能是恋人之间的关系;一种可能是纯粹的肉体相约,即嫖客与窑姐之间的关系。但这种关系的成份似乎少一些。从陕北民歌中可以看出,那时候的男女之间的关系,大多是以对方的人品和长相为基础的。如民歌“不爱东来不爱西,只爱哥哥二十一”,“不爱哥哥银子不爱哥哥钱,单爱哥哥五端身子大花眼”,“银子和钱堆成山,心里不对徒枉然”等等。还有一种可能是纯粹的精神想往。因为长途跋涉,别妻离子,生活中缺少了女人,孤独寂寞之中,就虚拟一个女人出来,唱一唱,也可以解解心焦。路遥就说过,生活中爱情太少的作家,作品中爱情一定很多。画饼充饥嘛!路遥在他的名著《人生》中,也曾对脚夫的爱情有过描写。如德顺老汉对高加林和刘巧珍说:我那时已经二十几岁了,掌柜的看我心眼还活,农活不忙了,就打发我吆牲灵到口外去驮盐,驮皮货。那时,我就在无定河畔的一个歇脚店里,结交了店主家的女子,成了相好。那女子叫个灵转,长得比咱县剧团的小旦都俊样。我每次赶牲灵到他们那里,灵转都计算得准准的。等我一在他们村的前砭上出现,她就唱信天游迎接我哩。她的嗓音真好啊!就像银铃碰银铃一样好听。 我歇进那店,就不想走了。灵转背转她爸,偷得给我吃羊肉扁食,荞麦碗砣。一到晚上,她就偷偷从她的房子里溜出来,摸到我的窑里来了。一天,两天,眼看时间耽搁的太多了,我只得又赶着牲灵,起身往口外走。那灵转常哭得像泪人一样,直把我送到无定河畔,又给我唱信天游。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部由路遥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播出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其中主题曲《叫一声哥哥快回来》堪称经典,太动听了!从那时候起,我深深地迷恋上了陕北民歌。从 《五哥放羊》、《挂红灯》,到《赶牲灵》、《三十里铺》、《兰花花》,再到《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对花》等等,几十年来,不管我身在何处,陕北民歌一直伴随我经历着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流淌。

    脚夫一般都是有家室的,但因为走得太远,就只好找个“相好”。这种因职业造成的婚外情,双方心里都有痛苦。家里的女人抱怨:“花椒树上落雀雀,一对对丢下个单爪爪。”、“羊羔儿跌下前脑畔,哪个女人不想自家的汉?”门外赶脚的也抱怨:“三月里(的个)太阳红又红,为什么我赶脚人(哟)这样苦命?离家的(那个)到今三年有零,不知道我那个妻子呀还在不在家中?”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两个最爱,一是秦腔,二是陕北民歌。有我参与的活动,必有秦腔和陕北民歌的声音。尤其是朋友聚会,大家总会点唱我最喜爱的那首《赶牲灵》。我对陕北民歌不但痴迷而且很专一。

    当然也有不恋家的,甚至还把在外寻觅相好当成一种乐趣。这大概与一部分脚夫的不幸婚姻有关。恩格斯讲,只要一夫一妻制存在,卖淫与通奸就不会消失。这种现象在陕北尤其突出。陕北的婚姻大多为包办婚姻,因此,婚姻质量相对来讲不高,婚外情现象也就比较普遍。如《兰花花》中唱道:“手提上羊肉怀揣着糕,我冒上性命往哥哥家里跑。”再譬如“水蘸麻绳墙上挂,靠你这王法管不下”、“那怕身子刀尖上穿,交朋友把死活撩一边”等等。

前几年随釆风团来到壶口,瞬间被眼前这气势磅礴、波澜壮阔的黄河瀑布震撼了!辉煌的自然资源深深地吸引住了大家的眼球,大家都惊叹不已,竞相拍照。这时,突然从背后传来:“我说东方就一个红,太阳就一个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是人民大救星。”这个声音魔法般地令我驻足。转身望去,只见滚滚黄河崖畔上有一位头戴白羊肚子手巾、身着土布褂子、腰系红绸腰鼓的陕北老汉在纵情高歌。我不由自主地接唱:“一个在山上一个在沟,咱们拉不上话招一招手”,没承想他又回唱一首《三十里铺》:“提起个家来家有名……”我们俩就这样一边唱着一边和着对起歌来。激情的对唱引得游客纷纷围观拍手叫好。这时,我索性放声高歌:“青线线那个兰线线”……游客的掌声热烈,我唱得越发忘情。老汉也越唱越来劲,竟唱起了酸曲儿:“大红果子剥皮皮”“拉手手,亲口口”,我也随即对唱,幸好未掉链子。我们边唱边舞,越走越近,我兴奋地舞起红绸子,陕北老汉打起腰鼓,摆出了经典的舞蹈造型,这场欢快的陕北民歌大PK就算结束了。真是唱不完的信天游抒不尽的情啊!那次对歌的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山大沟深的陕北,四周重重阻隔,交通工具只有毛驴。后来为了贸易,有了骡子、马、骆驼,因此也就有了赶牲灵的脚夫。有了脚夫,有了客店,便有了男欢女爱的故事。有了男欢女爱的故事,便有了《赶牲灵》这首民歌。也是“真情出好诗”啊!

记得二○○三年王昆老师指导我唱陕北民歌《赶牲灵》时曾说的那句话:“就用你秦腔的唱法,演唱时眼前要有画面,不要刻意地去找发声位置,就用陕西话最朴实的唱才会打动人。”老师的教诲我至今铭记在心。

这次为了参加纪念前辈作家柳青诞辰一百周年的活动,我有幸随中国散文学会组织的作家采风团,踏上了陕北这片热土来到了吴堡。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歌名曲,赶牲灵的哥哥哟

关键词: 云顶娱乐

逻辑学与现代科学的发展,逻辑学悖论

第一章 逻辑学悖论 如果你曾向学生介绍过逻辑学的基本概念,就会发现,没有什么比一个使人主意忽左忽右的悖论更...

详细>>

知道点世界文化

“作者敢打赌,拿长剑的准能得胜。”“拿长刀的能赢,瞧,他身板多强壮!小编赌20塔仑。”观者席上的奥斯陆权族...

详细>>

陈逢坤简要介绍,享受沪郊的平静慢生活

姓名:陈逢坤 国籍:新加坡共和国 时期:未知 职位:Singapore国际元立集团主持人   姓名:陈逢坤  性别:男  职...

详细>>

你说话为啥那么大声,谈判中的二十条妙计

④比对方提前到达约定地点。当自己比约定的时间晚到时,难免会觉得很不好意思;倘若发现对方还没到,心情就舒...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