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生番涉险

日期:2019-11-30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在这里,土著居民吃什么,我们也吃什么。他们吃7种虫子。有的虫子很好吃,味道鲜美。他们把虫子烤了吃,或者跟野菜一起煮了吃,有的也生吃,从树上逮住以后,马上活着吃掉,味道很好。

美丽的沙布德拉公主,
  拉起九十一根弦的英德尔银胡琴,
  琴弦发出十二种声音,
  好比芦苇里孵卵的天鹅,
  正在悦耳的鸣叫……
  ――蒙古史诗《江格尔》
  
  额尔齐斯河草原野旷、辽远、寂静。
  阿拜哈敦骑她心爱的枣骝马,马儿踏着走马,慢慢爬上一处斜坡。枣骝马知道主人要到哪里去。牠不用主人拽马缰示意,枣骝马知道主人的心事。
  她把手搭在额头,静静地望着远方一片片返回营地的羊群。羊群的滚动就如同她的心事那样波动着。
  山坡下是一条小河,在小河边上是几座银色的毡房。一股股炊烟从毡房的顶上冒出来,慢慢飘上半天空。她知道这是女人们熬奶茶的时分。
  黄昏,放牧的男人们会收拢畜群回归,走进自己的毡房,盘腿坐下。喝着滚烫的奶茶,啃着肥美的羊骨肉,这是草原最温馨动人的时刻。
  阿拜哈敦却仍然一个人骑在马背上,心爱的枣骝马已经伴随她很多年了。她的马鞍子上挂着一根盘绕的套马索,腰间别着哈尼留给她的短刀。她这身装扮二十年未变。是的,自从丈夫哈尼洪果尔战死的那天起,她的衣着打扮就再也没有改变过。
  心爱的男人被长生天招走了,她再打扮给谁看?
  哈尼是卫拉特的英雄,还有谁能于顶天立地的哈尼相比?
  她相信哈尼的灵魂一定在雄烈的阿尔泰山顶盘旋,只有雄鹰才能翱翔在阿尔泰之巅。哈尼是卫拉特的雄鹰,他的灵魂也一定在高高的山顶盘旋。哈尼在阿尔泰佑护着卫拉特部族。阿拜慢慢摘下套马索,提在手中。她想抛出套马索……她要把阿尔泰套住,把高高在上的阿尔泰拉倒,她的哈尼就会微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在她缓缓走向阿尔泰山脚的时候,一片乌云沉沉地从远处飘过来,重重地压在阿尔泰山顶。那片乌云就仿佛压在她的胸口,感觉有些闷闷的,她勒住枣骝马停下来。
  她扬起头,注视着那巍峨、壮美、浑厚的山峰,一缕阳光从乌云的缝隙里透射倾洒下来,照耀在雄浑的山体上,似乎给阿尔泰涂染上一层厚厚的金黄色:那是,金色的阿尔泰。
  阿拜哈敦被这神奇、炫美、高贵的金色迷住了。枣骝马也似乎受到了感染,和主人一起仰视着巍峨、壮美、高贵的阿尔泰。
  寂静的草原,在微风的吹拂中飘来一曲熟悉的旋律。那是阿拜哈敦听过很多遍的《准格尔召唤》,这是一首武曲,它是卫拉特准格尔部落备战、行军、冲锋陷阵时吹奏的曲子。倾听楚吾尔乐曲一定要在心绪宁静时才能感受到它潜在的冲击力。
  布和老人是哈尼的那可尔(护卫),从他吹奏的乐曲中,可以感受到这位年迈的勇士,仍然沉浸在往日的战场厮杀之中,布和老人也在怀念英雄的哈尼。
  阿拜哈敦最喜欢听的实际上是《丢失的花腰带》,可她不愿意去打扰布和老人。就策马停留在一箭之地,远远地倾听着布和老人的吹奏。
  她慢慢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的手中还一直提着套马索。就缓缓地把它收起来,仍然悬挂在马鞍上。这根套马索是哈尼亲自为她编织的,她用这根套马索扯断过多少只恶狼的脖子,她已经无法记清楚了。
  阿拜哈敦手中的套马索究竟勒死过多少仇敌,她也记不清楚了。
  她知道:每当仇敌看见自己手中的套马索就会落荒而逃,她抛出的套马索很少落空。对,仅有一次落空了,可只有那一次的失手,她就永远地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丈夫。就是迎战阿巴岱汗的那次战斗,她记得很清楚。
  草原上,似乎只有阿拜哈敦一人孤零零地骑在马背上,漫无目的由着马儿信步游走。可她清楚:只要她振臂一挥,身后马上会涌现出数万名卫拉特勇士,她的威名早已传遍鄂毕河、伊斯姆河和额尔齐斯河流域的辽阔草原。
  英雄的卫拉特人的盛名,是靠马背上的勇士们,一刀一刀地砍杀出来的。不是用巧舌如簧的八哥嘴里喊出来的,八哥嘴里叫出来的名声靠得住吗?
  圣主成吉思汗往地上踩一脚,地皮都会颤抖三天。可他竟然没有征服卫拉特人。而是结成互相依赖的兄弟,这因为卫拉特是个英雄辈出的部族,诞生过托斡邻勒、忽都合别乞、乌格齐哈什哈、托欢、也先、哈尼洪果尔……这些顶天立地的英雄。
  她,阿拜哈敦就是今天的卫拉特牵马缰的人:四卫拉特的盟主。今日的卫拉特就是在她的率领下,一步一步走向强大,让喀尔喀人、哈萨克人、布鲁特人、罗刹人都不敢轻易染指卫拉特神圣的牧场。
  面对日益强大的卫拉特势力,罗刹人竟然派出使者,三番五次地到卫拉特的杜尔伯特部、土尔扈特部营地谈判,让卫拉特人臣服什么罗刹人的皇帝:沙皇大帝。
  阿拜哈敦觉得罗刹人野蛮、鲁莽到非常荒唐的地步,他们连四卫拉特的盟主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就派遣使者前来谈判。真是可笑到白痴般的天真。涉及卫拉特的民族尊严、独立和信仰这等大是大非的问题,是某个部落的首领就能草率的确定吗?那需要召开卫拉特联盟的丘尔干会议,在盟主的主持下,由四卫拉特的首领、大台吉们一起做出决议。
  罗刹人什么时候叫“俄罗斯”了?阿拜哈敦弄不清楚,她也不想弄清楚。难道黑乌鸦披上彩锦缎就成金凤凰了吗?黑乌鸦还是黑乌鸦,罗刹人还是罗刹人。他们还口口声声称自己是大俄罗斯帝国,却连一个小小的西伯利亚汗国都征服不了,还说自己是大俄罗斯。你说笑死人不?
  阿拜哈敦想起了那个已经苍老年迈却顽强抗敌的西伯利亚汗王:库程汗。他是值得每个卫拉特人敬重的英雄。她觉得罗刹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让卫拉特人臣服?这是连伟大的成吉思汗都不敢奢望的英雄部族,你一个小小的罗刹就敢让卫拉特臣服?且不说,当年那些罗刹人的大公贵族为了讨好拔都大汗,纷纷前往钦察汗国在汗国的金帐里匍匐在地上,爬着上前争抢亲吻大汗的皮靴。
  想到这里,阿拜哈敦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罗刹人也不想一想:和硕特是一个什么样的部族?这是伟大的成吉思汗的二弟哈布图?哈撒尔的直系后裔,让这样一个拥有高贵血统的英雄部族去臣服他人,可能吗?
  阿拜哈敦想到这里,她自言自语了一声:“看来,还需要我跨上战马,甩出手中的套马索,去勒断罗刹人的脖子。”她知道:卫拉特人迟早要和罗刹人打一次恶仗。
  她慢慢进入了年轻时候的辉煌情景:
  十六岁时,她嫁给了和硕特的雅岱青,做了他的三夫人。就跟随雅岱青上马征战,勇敢不逊任何一个卫拉特勇士。她的威名开始在卫拉特流传。
  不久,雅岱青谢世。她还没来及为他生出一男半女的,没想到那天,雅岱青只是多喝了几口马奶酒,沉醉之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堂堂的卫拉特盟主,和硕特之汗雅岱青的堂弟:哈尼洪果尔却看中了她,继娶她哈敦(妻子)。她知道:哈尼看重的不是自己的牧场、牛羊,而是她的临危不乱、足智多谋、机敏果断……当然,也有自己的美貌。
  她还没有从三夫人的身份转换成一个堂堂的卫拉特汗妃,又随哈尼四处征战。卫拉特人不好战,和周边其他民族相比,只是一个弱小的部族。可草原法则不同情弱者,草原的历史就是部族争夺牧场的历史。
  卫拉特人不但要受到来自东蒙古、喀尔喀蒙古的侵袭,还要受到哈萨克人、布鲁特人的挤压。更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俄罗斯人又不声不响地从西北方向压过来。
  她常常感叹:卫拉特人为什么这样的多灾多难?
  在四处征战的过程中,阿拜哈敦却忙里偷闲,为哈尼养育了五子:拜巴喀斯、昆都仑乌巴什、图鲁拜琥、色楞哈坦巴图儿和布延鄂特欢。
  阿拜哈敦无法忘记科布克尔之战。
  1587年,喀尔喀蒙古格哷森扎之孙诺诺和之子阿巴岱,赶赴土默特俺答汗之处,觐见三世达赖索南嘉措,被达赖喇嘛授予“瓦察喇赛音汗”,这是喀尔喀蒙古第一个拥有汗号的部落首领。
  阿巴岱为了显示自己赛音汗的威名,出征卫拉特。哈尼洪果尔毅然率领卫拉特四部奋起抵抗,战斗在塔尔毕山的科布克尔展开。
  哈尼同各部首领协商之后,在丘尔干会议上做出部署:和硕特、准格尔承担作战主力,杜尔伯特做右翼掩护、土尔扈特做左翼掩护。
  在会议结束前,阿拜哈敦针对此战,做出了进一步的补充。她说道:
  “喀尔喀人是卫拉特人的世仇,双方一旦开战,主力作战的军队几乎都是骑兵。必然是一场混乱厮杀。作战的主力要靠实力雄厚的准格尔骑兵、和硕特骑兵。土尔扈特、杜尔伯特是作战的预备力量,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参战。只有在混战中双方力量即将发生逆转时,预备军队再投入战斗,这是取胜的关键因素。如果此次作战失败,土尔扈特、杜尔伯特一定要全力负责掩护主力撤出战场。”
  阿拜哈敦在此关键时刻,沉着、果敢、智慧的见解,一下子赢得了卫拉特各部首领、诺颜们的尊敬和赞赏。
  战斗打响后,果然像阿拜哈敦预料的那样,双方很快陷入胶着的混战之中,卫拉特人是为了部族的生存而战,而喀尔喀人仅仅是为了部族首领的荣誉。
  哈尼看到了阿巴岱汗,策马就冲了过去。阿拜哈敦与布和为了掩护哈尼也随后打马奋不顾身地冲上前。眼看着哈尼的战马离阿巴岱越来越近,他举起来那把曾令敌手胆寒的弯刀,准备朝着阿巴岱的项上人头,挥出那致命的一刀。
  阿拜哈敦提着套马索冲过来,阿巴岱汗绝逃不出夺命双雄的狠命一击。
  她对着阿巴岱汗奔驰的坐骑花斑马的马头前方,抛出了套索,心里冷冷一笑。
  “阿巴岱,你死到临头了。”
  她想:狡猾的阿巴岱只要听到套索划破空气的声音,看到套索的黑影子,必然会低头前倾,躲闪自己抛出的套索,……那,他必定会钻进套索。
  可,阿巴岱没有低头,而是身体猛然往后一仰,套马索从他的脸上飘过。同时,借仰身之力侧转身躯,手中的长刀顺势刺出……
  阿拜哈敦看到非常清楚:那利刃刚好刺进来不及勒马冲上来的哈尼的前胸……她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身子在马背上晃动着,差点上栽下去。
  “哪里走……”
  一声奶声奶气的喊杀声,把她猛然激醒。
  一个土尔扈特少年策马冲过来,手提一把窄刃短刀,向阿巴岱扑上去。
  阿巴岱注意力在阿拜哈敦和布和身上,没看到土尔扈特少年,他打马扑向阿拜哈敦。
  那少年眨眼间就策马赶上前,拦住了阿巴岱的去路。抬起胳膊,手中的短刀就刺向阿巴岱的脖子。阿巴岱一愣,来不及反应,只觉得一道白光闪动到自己的脖子上,本能地一缩头。脸上被利刃豁出一道口子,鲜血顿时流淌下来。
  阿巴岱在赶上前的护卫死命突击中退出了混乱的厮杀。那少年却被喀尔喀的三名卫士围在中间。
  阿拜哈敦仍在马背上发愣。
  有两个喀尔喀卫士,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嘴里哇哇地怪叫着,拦住了少年的去路。没想到那少年却没有丝毫的胆怯,脸上沉默的没有任何表情,猛然一转身,紧贴着一个喀尔喀卫士迎上去。
  只看见少年的身子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短刀闪出一道白光。那名卫士的脑袋已经耷拉下来,身体晃动了一下,就从马背上栽下去了。
  拦住前面的卫士,看到自己同伴的脖子和脑袋,几乎被快刀斩断,只剩下几根筋腱和一层皮连接着。吓得打马就走。
  那少年策马准备追上去。
  “伊勒登……莫追!”
  和?鄂尔勒克率部冲入混乱的厮杀战场。
  阿拜哈敦渐渐清醒过来,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冷静、果断……朝着和?鄂尔勒克一点头,就策马在土尔扈特人的掩护下,守护者哈尼的遗体,退出战场。
  阿拜哈敦此刻才知道这个敏捷、悍勇的少年是土尔扈特首领和?鄂尔勒克的次子伊勒登。
  那逃遁的卫士,仍然没有躲过伊勒登手中的银色闪光,就在那卫士回头偷看的瞬间,一道白光一闪,就刺进卫士的喉咙。仰面跌下马背。鲜血从脖子的刀口上往出冒着。
  阿拜哈敦牢牢的记住了伊勒登的名字。她示意哈尼的卫士:布和等几名卫士过来,把哈尼的遗体横在马背上,带领着和硕特人脱离了战场。
  回到自己的营地,阿拜哈敦首先把自己的五个儿子叫到一起,一些部将也围拢过来。
  “记住,往后决不能和土尔扈特的伊勒登为敌,最好互相成为朋友。”
  伊勒登的名字一下子在和硕特人中传开来:土尔扈特的伊勒登,是卫拉特的少年勇士。
  阿拜哈敦心里暗自下决心,她一定要把五个孩子培养成享誉卫拉特的五只猛虎。望着哈尼的遗体,长子拜巴喀斯泪如泉涌,但却没哭出一声。次子图鲁拜琥脸上木然的没有一丝表情,也许他还太小,不懂得亲人的生离死别。
  只有阿拜哈敦了解自己的儿子,她知道唯有图鲁拜琥最像哈尼,身上藏有哈尼的智慧和勇敢。她默默地看了一眼图鲁拜琥。
  哈尼战死不久,喀尔喀人又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击。阿拜哈敦没有率领部众去迎战。而是派出达赖台什等首领去和阿巴岱讲和,表示卫拉特人愿意臣服喀尔喀蒙古。
  阿巴岱汗立自己的长子锡布固泰为四卫拉特之汗,卫拉特人需每年向阿巴岱贡奉九峰白驼、九匹白马、九只白羊……
  哈尼战死的第二年,阿巴岱汗也辞世了。最早带来消息的是准格尔部首领:哈喇忽拉。
  “尊敬的阿拜哈敦,卫拉特人的仇敌阿巴岱被长生天召去了。我们的苦难熬到头了。”
  那天,哈喇忽拉急急闯进阿拜哈敦的大帐,坐下来还没来得及端起下人敬献上来的奶茶,就对阿拜哈敦说出了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阿拜哈敦想到卫拉特的贤者达赖台什、卫拉特的智者和?鄂尔勒克……等各部首领,似乎应该把他们召来,召开丘尔干会议协商一下。

  我们竭力作出一副笑容,终于产生了效果。

  他又转向我,用一种掩饰他内心激动的、友好而果断的声音说:“托阿拜。”

  时间就像是凝固了一样。过了大概有半小时,我的膝盖已经蹲得受不了了。我向我的朋友们做了个手势,就一下子跑了出来。

  于是他向我讲述了过去的故事: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片刻,等待着。阿巴依托——人们这样称呼他——拉起我的胳搏,向密林中走去。

  他来到我的面前。我从腰里解下一把新的漂亮的佩刀,连同刀鞘,双手送给他。他也用双手接了过去,像任何一个文明国家的权势人物那样,立刻转向一位助手,把刀交给他,没有为得到这样一件特殊的赠品而流露出丝毫满意之情。

  “开始,我们只是把敌人打死、吃掉。但是跟敌人打仗总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我们就开始相互残杀。每个家庭都被复仇的责任所牵连。例如:一个家庭里的某个人把我的叔父杀死了,那么,就轮到我们竭力去杀死那个家庭中的一个人,等上两三年都无所谓。然后,又轮到他们要杀死我们家里的什么人。杀人完全是单独行动,等对方从森林经过的时候,就用箭把他射死。

  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说:“噢,不,不,谢谢你了,我的手还是长着好。”

  我们4个人——两男、两女组成的小探险队,在玻利维亚东部进行考察时碰到了一队寻找橡胶的人。他们告诉我们,在距玻利维亚边境不远的巴西境内的原始森林中,有一个食人生番部落。那个时候,人类学家并不能肯定在美洲大陆是否有食人生番的存在。我们决定去探寻这个土巴厘人的部落。

  然后,几个人把他抬到村子里,一些人在院子中间升起大火,把死者吊在杆子上烤,另一些人围着火堆跳起舞来。尸体烤好以后,不管男女老幼,每人分一块吃。我们相信,吃别人的肉,这个人的一切好的东西就都会传到自己身上。部落里经常发生这种事情,以至在20年的时间里,人们发现部落变得小多了,由原来的2000人减到只有186人。也就是说,有90%以上的人被杀死、吃掉了。这时候,出现了那位聪明的部落首领阿巴依托。他把部落的长者和巫师召集在一起,对他们说,如果这样下去,明天就要我吃你、你吃我了,我们整个部落就会消失。我们最好决定,从今天起,再也不吃人肉了。

  我似乎明白了这是向我致意。我头脑中没有任何别的选择,只能重复这句话,向他致意。

  原来,这是他们招待客人的方式,他们已接受我们了。

  他回答说:“不,我们不吃。”他接着解释道:“不过以前我们经常吃。”

  这一天,我们就这样决定了。这件事发生在5年前。”

  现在我知道了,这大概就是说:“我们洗澡去。”我试图向他解释说我刚洗过了,不需要再洗了。但是他似乎不懂我的手势,又拉住我的手走进了密林。

  按照计划,我们充分利用每一天、第一个小时,以图向他们证实,让我们活着比把我们吃掉更有益。我们教他们做游戏、唱歌,还为他们做一些有益的事情。通过这些娱乐和帮助,一个星期以后,守卫不见了。我们也就能安安稳稳地放心地睡觉了。而我们还要等着看一看吃人肉的场面。3个星期过去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部落里的一位长者,是我在这个部落里最好的朋友。我问他:“你们吃人肉吗?”

  一看到那些惊慌失措的土巴厘人,我们就按原订计划,把肩上的步枪、腰里的手枪,都取出来扔在地上,举起空空的双手,并用土巴厘语喊着一句话:“我们是你们的朋友!”这句话是从一位被放逐的土巴厘人那里学来的。

  我们爬行到离土巴厘人的大屋只有20米远的地方,蹲在最后一排灌木丛的后面,大气不出地观察着土巴厘人的活动。男的、女的、大人、小孩,他们聊着天进进出出。所有的人都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有的人身上还有黑色的条纹或其他图案。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食人生番涉险

关键词: 云顶娱乐

文明修身,辩论中如何取胜

有句名言说得好:“壹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不烂之舌强于百万之师。”的确,要想在答辩中力挫,就应有明了...

详细>>

云顶娱乐:我懂得了什么,你是我那一抹遥不可

一、 * * 前两天我们学校的微信公众号在招新,我抱着估计不会选中我的心态填了份报名表。我们学校微信公众号小有...

详细>>

赏月装什么样场面穿

休闲服装是指在休闲场合所穿的服装。所谓休闲场合,就是人们在公务、工作外,置身于闲暇地点进行休闲活动的时...

详细>>

个人礼仪

尽管如今是崇尚个性、自由的时代,但衣着装饰还是要讲究原则的。对于男人,18岁以下,或是从事娱乐、时尚、创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