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难以忘怀的小径,与花儿攀谈

日期:2019-08-09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夕阳西下,映照着平静的劳作的一天。男人、妇女和孩子们还在干活,乱莲蓬的头发上沾满了灰尘和稻茎,脸上、腿上尽是泥土。这边在割稻;那边在搬着、抱着已经捆好的稻束,这同样的景象一望无际,就好像复印在一幅画屏上似的;到处都摆出了四四方方的大木槽斗,人们面对面,拿起一把把稻穗在槽斗内壁上摔打脱粒;铁犁已经开始在翻耕地里的泥土了。这里飘溢着一片谷粒的气味,庄稼的芳香。在农作繁忙的这块平原尽头,有条大河流淌着;远方,那田野中一抹彩虹,田野给落日斜晖染得通红,更使得这幅宁静的画面添了佳趣。有个男子从我身边走过,手里抓着一只火红火红的母鸡,另一只手扶在扁担上,扁担前面挂着一把偌大的锡壶,后面是一扎绿生生的葱蒜之类的东西,一大块肉和一摞准备烧给亡灵的银色纸锭锞儿,下面草把子上还挂着一条鱼。这人青布衣裳,紫色短裤,在刚收割过的金黄色稻茬儿上显得十分耀眼。

世上的路有无数。有大路,有小路,有飞卷风雪的山路,有波涛汹涌的水路,也有平坦的路,而且每一个地方都有路。

——但愿没有人嘲笑这些懒惰的手!

我走的路无论是泥泞的田野小路,或是崎岖的山间小路,还是平坦的柏油马路和宽敞的营院水泥路,我都时常会想起留在我记忆深处的一条小路来。虽然那条小路,已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淹没了,再也看不到那条路的痕迹,因为从附近市镇延伸出来的柏油马路,像一条玉臂将毛毛小路搂进“怀抱”,宽敞的马路上奔驰着小轿车和大巴。原来金灿玉绿的田野,也被楼房的“军队”占领,一幢幢、一排排,齐整整,很是壮观。

飓风和奔腾的大海的力量也无法撼动这块沉重的巨石。但是,树木都被漂走,树叶也被风刮尽了。我呢,身子就更轻了,我的脚在地面上站立不稳,当阳光悄悄隐没的时候,我亦随之而去。沿着一些村落的阴暗的路,穿过松树和坟茔,走在茫茫的田野上,我追随这落日啊。无论是欢悦的平原,还是这青峰的蕴藉,还是在这片朱红的稻梗上映现出来的可爱碧色,都不能满足我追求光明的瞩望。远处,在这山峦环绕的方形洼地里,空气和水中正燃烧着一团神秘的火:我看见一片如此映丽的金色,光芒四射,这使我感觉整个大自然仿佛成了一堆死沉沉的东西,一片黑夜。令人向往的酒酏啊!经过哪条神秘的路径,又在何处,我才能加入你的涓涓之流呢?

云顶娱乐 ,但每当我回乡探亲经过那儿时,它原来的模样,仍依稀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使我忍不住要怀念起以前那段常走在“小路上”的往事。布在绿野问曲曲折折盘绕回复的小路,路面很窄,宽不到一米,左右都是稻田或旱地,是一条坑坑洼洼不十分好走的泥土小径。

傍晚,夕阳把我留在一棵高大的油橄榄树旁边,油橄榄树所养活的那个人家正在摘果子。树上靠着一张梯子,我听见叶丛中有人絮语。在此际熹微的光线中,我看见这份暗绿上蓦地绽出无数金色的果实,灼灼发光,我走近,只见这黄昏的碧绿图案上每根细杆儿都精致地显露出来,我端详着这些小小的朱红橙子,呼吸着这阵苦涩而浓郁的香气。啊,神奇的收获,你是为了呈献给惟一的,惟一的一个的啊,这正是为我们心中说不出的喜悦所结出的果实。

雨天那条小路粘而泞滑,没打过几次交道的,免不了让你滚一身泥水回去。即使走惯了,扭那么一路秧歌,也得有软硬功夫。虽然,乡亲们每天上市场做买卖,还是喜欢走这条近路,既省力又省时,不然就要绕一段不算短的路。我入伍前到镇上读书,每天也照例要走那条熟悉的小路,一天往返四趟,且几乎都在同一个时间。日子就犹如一个固定的模子,复印着无数的同一个“今天”。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让人难以忘怀的小径,与花儿攀谈

关键词: 云顶娱乐

云顶娱乐笑书神侠,小编最想做张真人

此文为孔庆东2005年8月接受深圳《晶报》采访的访谈稿。 此文为孔庆东2005年8月接受深圳《晶报》采访的访谈稿。批判...

详细>>

电影诞生期,电影的身世

电影的孕育        电影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也是众多文艺形式中唯一可以让我们知道它诞生日期的...

详细>>

徐海东传,我国最大共和国将帅主题景观园区开

《徐雅安传》一书在网络搜索不到,十二分可惜。 本书包蕴徐金昌:《生平自述》、纪实历史学《共和国民代表大会...

详细>>

首都十大建筑有哪些,世界科学和技术全景百卷

一九八五年十月10日,在首尔亚洲奥林匹克运动理事委员会上,巴黎争得了一九九零年第十一届亚运主办权。按国际惯...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