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航银行人士的生存,走访太空

日期:2019-08-23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长时间航天会逐步积累经验,能让医学专家们去解决在地球上难以对付的问题,诸如处于长期失重后骨组织中钙的减少,心血管系统状态及其内部变化和血液成分的变化,等等。

  人类正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与挫折中总结经验,以大无畏的精神,以百折不挠的斗志,征服太空,探访宇宙,实现着前人的梦想,也将前人未曾想到的事变成现实。

  太空飞行,特别是第一次太空飞行的人,其准备周期是很长的,通常要数年。这是因为航天员必须吸收大量信息,必须获得操作宇宙飞船和进行成打实验的技能。这是一种只有用长期飞行采集并传送到地球的大量信息形式作补偿的投资。为获得这种可靠信息,最好用同一些人重复试验、检验统计结果。这样做是必须的。需要技术周期长的实验不能在短期航天中进行。例如,在航天站进行生物实验,从种子培育成植物进而开花结果,需要苦干时间。

  太空事故的原因大致可以分为宇航技术和外界条件的影响两种。前者如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因为右侧固体燃料助推器下端的密封装置失灵,美国三角翼火箭失控因主发动机发生故障,欧洲阿丽亚娜Ⅱ型火箭发射失败因第三级发动机点火系统失灵。后者如美国阿特拉斯—圣托火箭被雷电击中而发生事故;卫星遗骸等构成的太空垃极碰撞正在工作的卫星,也将造成事故。

  航天员的心理问题

  1971年6月30日,联盟11号飞船和礼炮1号航天站对接成功,飞行24天后在归途中由于座舱空气泄漏,帕查耶夫等3名航天员窒息死亡。

  回忆起自己的感受时,阿·拉维金说:“回想起空间飞行,不得不指出最美丽和印象最深的一事,即太空行走,当阳光射进充满空气的太空航时,它涌向每一样东西,我们的灯光似乎变暗。这是一个可爱的时刻。我们注视着美丽的地球,真无法想象在太空能感觉环绕地球自由飞行的可怕速度,它确实难以置信!”

  1986年4月,美国大力神火箭在把一颗间谍卫星送上太空时发生爆炸;同年5月,计划把一颗气象卫星送入轨道的三角翼火箭因发生故障而失去控制,被地面控制站引爆。1987年3月,美国发射阿特拉斯—圣托火箭推送美国军用卫星时发生事故而被引爆;同年6月,位于弗吉尼亚州瓦罗普斯岛发射场地的5枚小型实验火箭即将升空时,3枚火箭被雷电击中而自行启动升空,然后坠入大西洋。

  有时你可以非常喜欢一个人,然而长时间单独和他在一起,总会产生一些摩擦,问题是不要让这种摩擦发展成为严重的冲突,并破坏计划项目的完成。

  1967年1月27日,美国肯尼迪空间飞行中心的一艘阿波罗飞船正在进行载人航天飞行的地面试验,充满纯氧的飞船座舱里突然起火,第一批三名航天员被大火烧死。

  过期失效卫星一旦转移到“坟场”轨道后,就不存在撞击电视和通信卫星而中断电视节目的危险了。

  1970年4月11日,美国航天员洛弗尔等三人乘阿波罗13号飞船升空,开始了人类第三次登月考察的旅程。经过两天行程将抵达月球轨道时,突然间,服务舱的液氧气箱爆炸,飞船失去了稳定。登月途中遇险,情况万分危急!幸运的是航天员训练有素,临危不惧,不慌不乱,沉着冷静,在地面测控中心的帮助和指挥下,靠着他们的知识、经验和勇敢,在狭小的登月舱使用有限的动力、水和氧气,操纵着登月舱绕过月球,中断登月飞行并安全返回了地球。又如1979年苏联航天员尼古来·罗卡维什尼科夫和保加利亚航天员乔·拉维诺夫发现他们处于极端危险之中:当联盟33号飞船接近航天站时,其主发动机发生故障。如果备用发动机也失效,那末他们可能成为宇宙的俘虏了。因为不能机动,他们的飞船靠自然减速要经100天后才能返回地球,而联盟33号飞船只有5天或6天的食物以及3到4天的氧气供应。幸运的是备用发动机工作正常,他们才得以及时返回地球。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1987年的年鉴说,在宇宙空间的人造碎片总数不断增加,意味着空间碰撞危险的可能性也相应增长,呼吁认真考虑防止太空进一步污染。

  西欧阿丽亚娜火箭自1979年第一次发射以来已有5次失败。1986年5月,阿丽亚娜Ⅱ型火箭发射失败,一颗大型国际通信卫星被炸毁。1990年2月,阿丽亚娜Ⅳ型火箭在法属圭亚那库鲁宇航发射中心升空后爆炸,乘搭火箭的3亿多美元的两颗日本通信卫星被炸毁。

  通过生物卫星获得的主要发现成果使人能排除空间因素对其组织的令人讨厌的效应,这些因素仍然是广泛向宇宙空间渗透的障碍。

  1967年4月23日,苏联航天员科马罗夫乘联盟1号飞船在轨道上飞行26小时后返回地球途中,由于降落伞故障,飞船坠毁,科马罗夫遇难并成为航天飞行中首先死亡者。

  从1973年到1978年前苏联把8个载有动物的生物卫星送入地球轨道,其试验成果帮助确立了为保护航天员抵抗失重的反效应方法。人造重力实验是在生物卫星上进行的第一批实验。卫星装备小型离心机,为白鼠、龟和鱼创造实验室人造重力。离心力产生的效应和地球重力相似。动物很好地承受了这种条件。1983年末,在生物卫星宇宙1514上的实验产生了有趣的结果。它搭载了怀孕长尾巴鼠,它们的胎儿部分时间是在失重条件下成长的。卫星回收后,返回地球的长尾巴鼠生下了健康的小鼠,后来它们又顺次产生了另一代。

  1986年1月28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纳维拉尔角肯尼迪航天中心39B发射台上,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载着7名航天员升空,进行它的第11次航天飞行任务。飞行60秒,高度10公里,为突破音障航天飞机加速到全速。这时固体助推器突然冒出火焰,飞行第73秒时外挂燃料箱爆炸。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在数秒钟内化成一团火球。从火球和浓烟中散射出的无数碎片像流星雨一样散落在大西洋的洋面上。发射场上数千名观众和地面操作人员以及在荧光屏前观看发射实况转播的广大观众,都被这一突发事件惊呆了。7名宇航员全部遇难,这是人类在飞向太空的征途中,最大的一次航天悲剧。

  航天员的业余时间

  1986年12月,苏联海洋监测卫星宇宙—1714号突然失控重返大气层,在澳大利亚上空解体燃烧,剩下的残片溅落入大洋中。

  航天员的锻炼器械

  到今天,人类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征服太空、探知宇宙的征途上取得了辉煌的成绩,许多未知的领域都被破解,月球、火星、金星..太阳系一一都被揭开了一层层神秘的面纱。但是,人类取得今天的辉煌成就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航天员远离故乡和亲人,长期生活在环境特殊的密闭舱室里,活动范围很小,难免会产生某种孤独和寂寞,严重时可能产生心理障碍,影响航天员的健康并影响空间任务的完成。为预防这点,地面测控中心设有专门的心理支援小组。每天晚上,该小组要和航天员通话一次,报告航天员的家人情况以及同事中的新鲜事儿。地面有时还安排航天员和知名演员、喜爱的作家和诗人进行天空和地球之间的双向电视座谈。每个星期日则安排他们和家人进行电视约会,可以交谈一切他们想谈的事情,包括孩子学习情况以及家庭琐事,大大缓解航天员的思亲之苦。这种可谈、可望而不可及的约会倒真还有一种特别的情趣呢!

  再如,有一次苏联航天员弗拉基米尔·铁托夫和格拉弟·斯塔拉卡罗夫也面临一次极端危险局面。他们的航天飞船定在晚上发射,每一件事似乎都按计划进行。突然之间,宇宙飞船及其运载火箭被包围在火焰之中,眼看顷刻之间粉身碎骨的可怕悲剧就会发生。幸好在可能的悲剧发生之前,一个专门的固体燃料发动机——紧急营救系统——点火,将返回舱从发射火箭中分离出来并把它喷射到约500米到700米的高度,然后通过降落伞着陆在离发射阵地附近的安全地方。

  人在太空的感觉

  直到60年代初,有关空间的知识,人们知道得还是很少很少。例如,没有人知道空间环境对人体器官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没有人知道人的头脑在空间能否清醒思考,能否控制自身情绪并采取正确行动,也没有人知道人体能否经得住超重和失重。

  安·尼可来耶夫和弗·斯万塔诺夫在18天太空航行归来后,花费将近6个月时间才恢复体力。而现在,在持续几个月甚至一年之久的航天飞行之后,重新适应地球的生活,相对来说没有什么痛苦与麻烦。航天员在返地着陆后几天,走路就没有困难了。他们的前庭混乱消失,行动时的协调能力得到恢复。经1个半至2个月时间,航天员们的体力实际上和航天飞行前一样了,如果需要,他们便可再进入太空执行任务。

  航天员睡不着时还可随时和地面测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交谈,缓解睡不着觉时的烦躁。

  人类飞向太空的挫折

  随着航天科技的快速发展,人类外空活动急剧增加。在不远的未来,在空间将会出现各类生产空间特殊产品的工厂、天文台、太阳能电站和太空居民站。伴随而来的是在宇宙空间必然会有更多的废弃物出现。而人造碎片无节制的增长,碰撞空间人造结构物的概率也会增加,对人类空间的活动迟早会构成不能忽视的威胁。为了人类在外空活动中的安全,空间人造碎片的增长已经引起科学家们的关注和忧虑。

  1978年,弗·柯万尔诺克和阿·伊万钦可就曾首先越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极限。他们经历了一次血液中的红血球的完全改变。红血球平均寿命为 120天。他们在航天站4个月后红血球已全部再生。倘若失重在形成和生长红血球时产生完全相反的效应,那么两个航天员会变成真正的宇宙生物了。回地球后彻底的医学检查表明,他们的血液成分没有发生可逆变化。

  由于每个航天员的个人倾向和性格,各人的回忆因人而异。把他们的上述感觉和印象相对照,便会获得一个太空飞行奇观的印象。太空飞行是何等美妙、神奇而充满神秘。

  科学家从大量的事实中确认,空间确实改善了人的感觉和视觉,但是还不能解释其中道理。

  航天员的医病方法

  根据统计学,火灾使 2%的森林受损,因此森林科学家对从空间观察森林火灾的报告特别感兴趣。来自航天站的报告能使他们确定火灾面积、火灾蔓延的方向和灾害程度、灭火的最好形式。

  太空可以使航天员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在太空的头几天可能感觉不到什么变化。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就可能开始感到神经质。本来在地面相互之间相当友好的航天乘员,对于同一个进程会有不同想法。有的航天员在地球时是以有自控力著称的,谦逊和平静,在太空会失去自控力并高度紧张。当然航天员本身也自觉和这种神经质作斗,缓解他们的分歧并在行动和行为上忘记分歧进行和解,而且,往往在很多方面取得成功。

  现在航天站上的器械锻炼室拥有自行车练功器、胸扩展器、跑步练功器以及一些其他锻炼器械。自行车的骑手负荷可以从最轻调节到最重。在后一种情况下,航天员踏两分钟之后会感到犹如已经爬了一座很陡的小山。通常,航天员按规定每日在跑步练功器上跑4至5公里。

  载人航天初期,并没有长时间轨道飞行。航天任务的持续时间是逐步增加的,人类表现出小心翼翼的谨慎态度。当然这里谈的是前苏联的情况,因为只有它有20多年来连续不断地进行长时间载人航天活动。第一次长时间任务持续18天,然后是23天,其后持续时间增加到63天、96天、140天、175天、185天、211天、237天、326天和一年。执行长期航天任务的航天员们知道,他们之前的一次航天时间比本次短。返回地球后,每个航天员都要接受医学测试,测试结果为大家知晓,目的是为其他航天员对人体的巨大潜力产生信心。实际上每次航天时间的增长,也意味着人体在空间的一次适应试验。

  航天员的饮食

  前苏联航天员格·格列奇科描述他初到太空时的感受时说:“你感觉到,就像你的头向下倒立,血液涌向头部,头脑发胀,脸胀得通红,胸腔似乎充满了血液,自我失去协调。”航天员万·雷米也有同样感觉,他说:“一天下来,在镜子里你竟不认识自己胀红了的脸,你的行动失去协调,好像用自己的头不断撞击某物。”

  猴子阿白来卡和彼洪的第一次飞行已经证明,某些通常想法是错误的。例如,航天员是从具有稳定前庭的人员中选择的。尽管如此,他们中某些人比其他人容易承受失重,有些则不然。这在灵长类动物中也证明是真的。阿白来卡第三天就对失重适应了,并开始执行分派给他的任务;但是,彼洪直到它的飞行结束,感觉还不太好。这意味着有机组织对失重的适应不单与前庭器官有关。其他还有什么重要因素?将来的研究会帮助解决。

  “不管人们可能说些什么,”阿·菲利辛可说道,“空间最令人惊奇的还是失重。虽然在实验室专门经过训练和飞行,失重还是首先把你制服了。你会感到某种力量将你倒了过来,你被倒悬在空中,同时每一样东西从你身边飞过。”描述自己的感受时,弗·库巴索夫指出:“你经受的完全没有身体的感觉,恰似在梦中,所有你必须做的事情是伸开你的双臂去飞翔。但是你得当心,别撞着飞船的墙。如果你不小心擦着边缘,产生痛觉,那时就使你记起物质的存在了。”

  成为航天员有条件

  航天站生活区的温度在18℃到28℃之间,航天员可根据意愿调节。至于睡觉和休息,站上拥有单间,航天员可以单独休息。总的说来,航天站的生活舒适程度是一个经济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尽管长时间轨道飞行,积累了许多有价值的经验,但是在航天站上最佳的工作和学习、生活日程表还在继续研究和探索着。

  网球大小或更大的物体是特别有害的,专家们估计,目前大约有40000个左右这种物体在近地轨道上。部分废弃物是空间飞船破裂的产物或是它们受外力损坏的结果。1961年美国空军导弹爆炸后,仍然大约有200个碎片在近地轨道空间。反导导弹和其他武器试验可能将数百个,或许数千个碎片送入近地轨道。

  “当飞船在地球背影部分并逐渐迫近到白昼与黑夜之间的分界线时,使可看到黎明时的彩色。首先看到深红新月状。然后它上面的空间快速变亮,深红色扩大并成为桔红色和黄色。空间破晓时的主彩色光谱开始形成。出现了白昼和黑蓝色,然后是紫色、深紫色及其以后的近似黑色的黑影部分。这时能看到天空的星星。”

  体力锻炼室建立初期,还缺乏锻炼的经验和知识,当时航天员必须每日进行的体力锻炼是很艰苦的,因为他们与其说是进行锻炼,不如说是从事某种令人讨厌的工作。

  1971年6月30日,联盟11号飞船和礼1号航天站对接成功,飞行24天后在归途中由于座舱空气泄漏,帕查耶夫等3名航天员窒息死亡。

  针对这些问题,科学家们为航天员的训练,安排了广泛的科目。航天员的候选者必须有很大的保险系数。

  他们不穿时装。一天10到12个小时,航天员穿“企鹅”棉花轨道服。这种衣服的某些部位塞进弹性带,能对肌肉施以外部负荷,用以补偿地球引力。每个航天员还配备一套契比斯(Chibis)真空服。穿这套衣服的目是能使血液在往身体低部位流动时产生一个附加的流动力。真空服穿在身上,看起来有点怪。可以想象,和金属鞋及起皱的裤连在一起的真空服穿在身上,像一个小桶围住身子,其内壁有一个橡皮紧身衣,紧贴着人的身体。当空气从衣服中抽掉时,下部位的空气比上身更稀薄,这样血液往身体低部位流动时就获得附加流动效应。这个效应人们早就知道,并在医学上获得应用,例如冷冻处理。在降落地球之前,航天员穿着真空服能调节他们的血管系统去适应地球引力。

  现今的宇宙飞船和航天站,装备着各种计算机和精密仪器设备,妇女一般较细心、有耐心,操纵这些设备更胜任和得心应手,而艰难一些的手工操作由男人完成更合适。专家们认为,今后应该由男、女混合构成航天乘务组。

  载人航天飞行初期,飞行计划安排到每一个工作日。要考虑到白天、黑夜条件所进行的各项实验、通信期和其他因素。飞行计划或详细计划列出每天必须完成的各项工作。但是,应该指出,在长时间轨道飞行时,预见每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因此这种详细航天计划后来逐被放弃。现今,对长时间轨道飞行只用一个总的计划,列出主要事情,诸如运输飞船的发射、着落以及接待航天人员、进入太空、进行的主要实验、休息日和医疗日。航天员带着这种计划进入轨道。然后预先4天制定每日计划,列出适应弹道和白天、黑夜条件的所有工作,并制定和地面及海上测量站的通信时间。

  那时,航天员每天要在太空锻炼器械上操练2.5至3小时。多年实践获得的经验,使现在有可能将这种操练时间缩短为1小时和半小时。

  例如,弗·季托夫和穆·马纳罗夫在太空连续飞行一年之后返回地球,着陆后只几个小时便轻松地走下舷梯。第二天就在莫斯科附近的星城散步。两天后,还用半个多小时回答了记者的问题。航天训练中心的医学专家说,他们除了在支持运动的系统和血液供给方面有一些异常,如不能站立1小时外,健康状况令人满意,自我感觉也良好。

  研究者们猜想,失重影响人体组织的细胞存在过程。医生和生物学家目前还不能回答关于人在失重状态停留时间的极限问题。

  无论是在美国,或是在前苏联,在30年的载人航天活动中都发生过很多次危险。其中有不少情况是幸运的,如上述例子转危为安,摆脱了险境;但也有些情况不那么走运,变成航天发展史上的悲剧。人类飞向太空不能不付出沉重的代价。

  已经发现并证实,如果航天员按照医生规定的办法操练,从太空返回时,他们能很快地使自己重新适应地球。

  因为空间任务并不是经常的,专家们相信相互不喜欢的人构成一个航天乘员组对短期航天应是允许的,甚至是有益的。这里最重要的是他们能完成工作计划。但是对于一次长时间航天任务,这样选择航天员是不能允许的。一个由2人或3人组成的航天乘员组,在和外部世界隔离的情况下得生活和工作在一起。航天员也是普通人,他们各有其个人的倾向和弱点,各有其思想和信念的背景。他们并没有像老师或心理学家那样受过专门训练,因此他们的相互关系,无论在地球或空间是由不能预见的因素决定的。例如 1968年,美国阿波罗7号宇宙飞船的航天任务快近尾声时,航天员们产生了一种神经衰弱综合症。他们不仅相互之间开始争吵,而且还和地面测控站的操作员争论。对各项指令满不在乎的所有航天员,解下他们记录心理数据的传感器,拒绝和地面测控中心讨论事情。

  对于长时间的轨道飞行,航天乘员之间的心理相容性是必须考虑的最重要因素,因为在航天过程中,他们执行任务的能力,取决于这种心理适应过程。但是在执行短期航天任务时,这点并不如此重要。

  即使是长时间轨道飞行,航天员也没有很多空闲时间。通常,大部分时间用来观察地球及其大气。航天员们说,从太空看地球,地球是非常漂亮并变幻无穷,观看地球非常像看电视节目,看生动的图画或在戏院看戏,感到是一种“艺术”享受。他们处在离地球300到500公里的空间,可以看到地球的弧形边缘。由于常常看,他们对五大洲大陆的颜色也熟悉了,例如,非洲是黄色,那里有着大片沙漠;美洲则是绿色。美国的深谷、中国的长城、大河也收入他们的眼底。

  1986年1月28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纳维拉尔角肯尼迪航天中心 39B发射台上,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载着 7名航天员升空,进行它的第11次航天飞行任务。飞行60秒,高度10公里,为突破音障航天飞机加速到全速。这时固体助推器突然冒出火焰,飞行第73秒时外挂燃料箱爆炸。碧空传来一声巨响,航天飞机与地面的无线电联系骤然中断,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在数秒钟内化成一团火球。从火球和浓烟中散射出的无数碎片像流星雨一样散落在大西洋的洋面上。发射场上数千名观众和地面操作人员以及在荧光屏前观看发射实况转播的观众,都被这一突发事件惊呆了。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可怕情况是真的;在人类飞向太空的征途中,发生了最大的一次航天悲剧。

  为了便于和地面设备同步,航天乘员使用地面时间,每日的生活尽可能跟随地球。和地球上一样,他们每周休息两天。通常利用其中一天清扫航天站,另一天休息。每两周,航天员洗一次澡。航天员进入带有防水拉链的聚乙烯舱内,水和暖空气打入其中。洗澡时使用海绵和肥皂。在失重状态,肥皂泡沫自由漂浮,为阻止泡沫进入嘴巴、鼻子和眼睛,航天员通过软管进行呼吸并载上护目镜。个人卫生属另一类,航天站乘员洗、擦用的餐巾纸、毛巾被充塞在一个专门的机构内。和平号航天站上还设有盥洗盆。设计师将它放在一个透明帘布之下,保证落水不会在舱内漂浮。帘布上有用于放手和头的洞。牙膏是一个专门的不起泡的类物。电动剃须刀带有一个空气吸力器。

  弗·科马罗夫是人类航天飞行中第一个牺牲者。1964和1967年他曾两次执行航天任务。1967年4月23日第二次航天时,他乘联盟1号宇宙飞船在轨道飞行26小时后返回,由于降落伞故障飞船坠毁而遇难。

  在航天站,一名航天员每天约消耗0.8千克氧气,0.7千克食物和3千克饮水。此外,用于洗脸、洗手、洗衣和洗澡的水平均每天约6.5千克。这样3名航天员在航天站生活工作一个月,共需消耗1吨重的氧、食物和水,它们由航天货船从地面运送到站。因为这些生活所需消耗量较大,长期并完全依靠地面运送,实有困难,所以部分靠自力更生解决。例如,部分供水是通过再生式供水系统从航天站空气中采集,用过的污水和小便也经过过滤、蒸馏或杀菌消毒后循环反复使用。又如,通过特殊的电化反应,可从航天员呼出的二氧化碳中提取氧气,使氧也能循环使用。科学家现在正在研究一种办法,要从人的固体排泄物中经过处理回收可供循环使用的食品,但目前技术上还做不到这一步。

  有人提出了一个假设,原始人能区分的颜色范围是很小的。例如,他们不能区分天空蓝和海洋蓝以及绿色,只是通过不断的实践和比较,人们才学会区分这些颜色。或许,人从外空间对地球的观察是人进一步区别颜色和对自然界具有更细微感觉的另一个台阶。这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科学家还不能令人信服地解释,为什么人的眼睛和视线在太空变得那么敏锐。但是,从航天站目视观察获得的结果,已经把这个问题放到科学家面前并引起他们严肃的思考。

  载人航天发射是最紧张的时刻,确保航天员的安全是面临的又一重要课题。通常的解决办法:如果发射失败,马上有精确的营救过程跟上。那时载人飞船会立即分离,飞到安全距离后跳伞着陆。

  相当长一段时间,航天员进餐只能选择一份完全的配额,无权自己选配食谱。从这一点来说是不自由的。营养学家们认为,个人对食物的偏好可能会导致饮食的不平衡。在航天站,医生规定对食物的选择应保证热卡和维他命含量的平衡。大夫们还规定航天员每日四餐:第一早餐、第二早餐、中餐和晚餐。他们认为这样安排最有利有于人的身体组织吸收营养。热量消耗每日为3200卡路里。这里列出一天的菜谱,作为一个例子:

  然而,以后生活逐渐变得正常起来。他们的睡眠,就像其他任何健康人经过一天艰苦工作后一样,睡得很香。

  第一批航天员训练时,还必须单独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隔离舱室内生活若干日子,试验的目的是要确定一旦和地面失去无线电联系时航天员的心理稳定性,后来这个试验也取消了,因为单人独飞的航天时代过去了。

  列昂诺夫·阿列克赛是第一个在太空行走的人。1965年3月18日,他乘坐双人飞船上升2号绕地运行17圈,历时26小时2分钟。其间,他曾穿上太空服走出飞船座舱,在开放宇宙空间漫步8分钟,然后安全返回飞船。

  人体失重状态

  展望未来,人们清楚意识到人类期望的星际旅行为期不远了。从技术角度看,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可解决的;然而,关于人体的能力,主要是适应太空的能力还有很多未知数。例如,火星离地球平均约9千万公里,在顺利条件下,人到火星去旅行并返回需要两年时间。那末,人能不能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生活这样长的时间?因为现在空间飞行生理学和心理学的研究已经指出,在载人空间飞行中,对航天员构成严重威胁的,与其说是宇宙辐射,不如说是失重,对于未来的长时间载入空间飞行,必须预先研究遗传的演变。在长期失重下飞行,人的机体组织会不会经历不可逆的变化而使他不可能再生活在地球上?为克服这种后果,是否应该用专门产生人工重力的装置,或能对抗宇宙飞行中的失重效应和其他不利因素的装置来装备宇宙飞船?人们认识到,今日逐步增加长期航天的时间,也是为未来的星际旅行铺平道路。

  午餐:胶状鲟、粟色汤、焖牛肉、面包、葡萄和梨子汁、李脯;

  瓦莲蒂娜·捷列什科娃是世界上第一个到达宇宙空间的妇女。她 1937年出生,在一个地区小城镇长大,先是在雅洛斯拉夫的一家轮胎厂工作,然后就读于第二轻工业技术学校。她参加跳伞运动,然后又进入飞行学校。尤里·加加林首次太空飞行的消息激发了她要遨游太空的愿望,第二大她便去莫斯科有关当局,要求参加航天员准备组接受培训。出乎意料的是这个请求竟获批准。她在1963年6月16日独自一人乘东方6号宇宙飞船进入空间,绕地运行49圈,历70小时又50分钟,然后安全返回地面,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个飞向太空的妇女。她的这次首创性飞行是极不容易的。飞行过程中的一些发现,为后来培训女航天员安排特殊训练课程提供了依据。

  为了保证航天飞行中航天员的身体健康,地面测控中心的医生们时刻都密切注视着他们的身体状况,每天要向他们提出许多询问,并定期用遥控医疗设备给航天员作健康检查。1987年7月和平号航天站乘员拉维金,这个平时身体很棒的小伙子,在长期地面训练中从未发现有什么心脏方面的疾病,现在经过近半年的太空飞行,通过遥诊突然发现他心跳异常。什么原因?一时难以作出解释。为了保险起见,地面测控中心的领导和医生们联合作出决定:拉维金立即返回地球,由另一名航天员亚历山大德罗夫接替他的工作。

  斯·萨维茨卡娅指出:“地球,不仅亮的一边,背影的一边也极其漂亮动人。当飞船处在地球背影部分,我们在飞船舱外的开放空间度过了一些时候。有两件事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多云的地雷暴轰鸣;在黑暗背景衬托下电光闪烁和彩色狂舞,确是像梦幻般的仙境。各种灿烂的效应展现地球自然界充满了魔幻。”

  前苏联在挑选首批航天员时,还有一些其他的严格条件,例如,必须有很好的体形,体重不超过75千克,身高不超过1米75,这是由当时的东方号宇宙飞船的结构条件决定了的,现在这种条件不会再起作用了。

  1983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带着龟裂接受舱返回地球时,查明这裂纹是它和人造碎片碰撞的结果。

  斯·萨维茨卡娅是第一个到开放宇宙空间的妇女。1982年和1984年,她曾两次执行航天任务。1984年7月第二次太空飞行时,她来到了开放空间进行了3小时35分钟太空行走。

  叶·克鲁诺夫对飞船着陆是这样描述的:“当着陆速度迅速增加时,我们的身体似乎被压进了座位;燃烧的火焰狂怒着、包围了整个着陆舱,并模糊了观察孔的视线。当速度和高度减小时,返回舱颠簸得像马车行驶在鹅卵石的道路上,这意味着速度已降到声速了。在大约离地10公里高度,我们感受到被强烈地用力一推,接着又是一次,力度较前次小些。这表示打开了第一个减速降落伞,然后是主降落伞打开。最后是一个冲撞使我们知道,我们已经回到了地球。”

  第二早餐:奶酪、船型饼干、苹果汁;

  万·列勃得夫曾在空间飞行211天,其间他应科学家的要求,对农业区状况进行估价;在春天和夏天对克拉斯诺达尔地区的土壤腐蚀区定位;和其他航天员一道鉴定了通过彩色标度确定谷类作物生长阶段的可能性,并使用同样的技术诊断谷物的病虫害。

  太空挑战者

  人在开放空间活动对未来航天事业有着重要的意义,它为在宇宙空间装配所有各类轨道结构物奠定了基础,为空间工厂和开拓人类太空居住地铺平了道路。

  不论是前苏联或美国,航天员候选人是在有熟练飞行经验的空军驾驶员中挑选的。美国规定,空军驾驶员必须具有1500小时空中飞行经验者才有机会候选。到1959年4月,美国从508名候选者中只挑中7名接受航天训练,要求是极为严格的。在空中飞行小时的规定上,前苏联没有美国规定那么高,通常在200飞行小时以上即可。例如,第一个飞向太空的尤里·加加林,作为航天预备队员接受训练时,只具有250小时的飞行经验。

  前苏联的长时间空间飞行已经显示,人在失重状态下停留的时间还未达到临界极限。在这些飞行中航天员的身体状况很好,感觉也良好。航天员们重新适应地球的状况也令人满意。

  前苏联卫生部医学生物学问题研究所所长阿·格里戈时耶夫说,这证明他们制定的预防失重对人体影响的方法是有效的。他认为,为了使航天员能很快地适应返回地面后的生活,就不能让他们“过份好”地适应失重。格里戈里耶夫说:“航天员在太空飞行期间,一大作两次运动,每次1小时,不计入8小时工作日之内。这些运动项目有,穿压力服在跑步器上跑5公里,在自行车练功器上骑10多公里,在促进血液向腿部流运的装置上锻炼。他们也服用水——盐增补剂,必要时还用药。”前苏联还为航天员航天飞行后的适应地球生活制定了整套恢复措施,包括传统的按摩、水按摩、俄罗斯蒸汽浴、游泳、看电影、出席音乐会、生活在亲友间等。

  这70多种宇航食品都是从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天然植物中提取的。除了酸奶黄瓜露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汤、肉食和干果。例如管装蔬菜汤、罐头肉和鱼,咖啡和茶以及草莓、苹果、杏、蜜瓜、桃等做成的干果,甚至还有辣椒酱。有些食物用专门方法纯化,如果把水加进这些食物,它们就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现在有定期货运飞船给航天站运输货物,就更可以增加各种饮食、新鲜水果、蔬菜,甚至还有经纯化的最可口芥子以及通常的听装食品。

  心理相容性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诸如性格、对世界的认识、文化内涵以及年龄。考虑所有这些因素,专家们提出了选择航天乘员组的建议及相应的专门测试。由于在如何组成航天乘员组方面的科学努力,航天乘员的相容性得到了较好解决,出现了很好相容的实例。例如,前苏联在1984年和1986年的两次长时间的飞行中,列·砍什和弗·索洛伏夫在礼炮7号以及和平号航天站共同度过362天。虽然他们在空间一年,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

  “记忆”起地球功能和抵消失重。这样他们便提出建议建立一个太空器械锻炼室。

  当有人问航天员,他们在航天站睡觉做什么样的梦时,他们说,只做地球上的梦。航天员万·列勃捷夫说:“总的来说,不论是在航天站,还是在地球,我从未做过关于太空的梦。”这位航天员曾在航天站执行过211天的任务。在太空停留过237天的列·开兹,弗·苏洛伏夫和奥·阿托科夫也是这样说的。在航天站他们梦见亲人、朋友、故乡和家中的事情。

  飞船返回地面着陆是相当重要的一个环节。如果自动着陆系统失效,怎么办?不过也不用慌。航天员可以用手控定向系统并启动回复火箭发动机。降落伞系统和着陆发动机能使航天员再入大气层的舱进行软着陆。即使这些发动机也失效,降落速度在最不利的降落气流条件下不会超过每秒6米。当然,如果出现这种情况,返回舱撞地是强烈的;但是可以放心,不会有危险,因为航天员坐在吸收冲击力的紧凑支座上。返回舱设计适用着落和溅落两种情况,溅落是指落入海洋。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宇宙航银行人士的生存,走访太空

关键词: 云顶娱乐

知道点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经济学

人心生一念,天地今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并有私。 ——《西游记》 《西游记》可以说是一部妇孺皆知的作品,人...

详细>>

加勒比海的幽灵

他坐在一块突出海面两米,全部是珊瑚礁自然形成的平台上,看着他的钓鱼杆。四周围碧波荡漾,海水象绿松石似的...

详细>>

金星探测,在这种熊眼前都以兄弟

美国发射的先驱者11号和旅行者1号、2号等探测飞船相继飞临土星系统进行就近考察,传来许多新信息。 探测飞船接近...

详细>>

云顶娱乐袁隆平爱丁堡,袁隆平传

第三十六章 获奖后的言语 云顶娱乐 ,国家杂哈工大麦工程技能商量中央巴拿马城分基本紧挨沙西线的试验田将要它...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