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日期:2019-10-05编辑作者:现代文学

  进展报告17

进展报告17「十月三日」种种现象显示我正在走下坡。好几次,我都想趁目前脑筋还清醒能自我控制时,以自杀结束这一切,但一想到查理就在窗旁等着我把借来的身躯归还给他,不准我随意丢弃时就作罢。我必须记住,自己是世界上唯一接受这种实验的人,我会竭尽所能将脑海中的想法和心中的情感记录下来,毕竟这份进展报告是查理?高登对世人的贡献。我变得敏感易怒,昨晚还因为玩立体音响而跟这栋大楼的人大吵一架。自从不弹钢琴以后,这已成了我的主要娱乐。明知不该将时间都投注在这里,但还是不知不觉陷进去,因为我害怕自己睡着了会做恶梦,会让时间悄悄流逝。然而,醒着时,我也只是在浪费每分每秒而已。我告诉自己,等天黑之后有的是时间睡觉。楼下的佛纳先生以前从不抱怨,但最近却一反常态敲我脚下的天花板和水管,提醒我该注意音量。刚开始,我都故意充耳不闻,但昨晚他已忍无可忍,穿着睡袍上来警告我。吵了一架之后,我用力关上门不理他。大约过了一小时,他和一位警察再度出现在我门前,警察说我不可以在凌晨四点将音响开这么大声,当时如果不是佛纳先生脸上还保持一张微笑,我一定会怒揍他一拳。他们离开之后,我气得把所有录音带和音响都砸烂。其实,我只是在自欺欺人,我根本就不喜欢这类音乐。「十月四日」今天的心理治疗课程是我经历过最奇特的一次。史特劳斯很不高兴,因为他也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发展。今天经历的不算是记忆,而像是心灵体验或幻觉。现在我不想任意解释或推演,只是忠实地将事情经过记录下来。进入史特劳斯的办公室时,我的情绪尚在起伏不定,但他假装没看见,像往常一样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后方,而我也一言不发地躺进躺椅里。他坐在我身后,等我开始倾吐累积已久的心理毒素,我没能完全看清他的脸。后来,我抬起眼睛看他。他似乎有点儿疲倦,脸颊松松垮垮的,让我想起马特坐在椅子上等着替人理发的样子,于是我提议开始做自由联想。他点头答应。“你在等顾客上门吗?”我问他:“你该买把像理发店的椅子,要顾客做自由联想,你就可以叫他平躺下来,像理发一样。过了五分钟,再将椅子升起,递给他一面镜子,让他看看被刮净之后的自我是什么模样。”他听后未置一语,让我有点儿惭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无法制止自己继续揶揄他。“他的病人在看过镜中的模样之后或许会说:”再帮我把焦虑剃去一些。‘或是’请不要将我的超我修得太整齐。‘说不定他会要求使用鸡蛋洗发精——我是说自我洗发精。你看,我多么不小心,竟然说错了。博士,你说把这句话记录下来。我要的是鸡蛋洗发精,而不是自我洗发精。鸡蛋……和自我听起来很接近,是不是?我的潜意识里是不是想洗清罪恶?还是想重生?或是想受洗?我们是不是刮得太彻底了?白痴有无我意识吗?“我停下来,等待他的反应,但他只是移动椅子。“你没睡着吧?”我问。“我在听,查理。”“只是听?一点儿都不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叹了一口气,说道:“迟钝的史特劳斯,一点儿都不会被激怒。我告诉你,我讨厌来这里。心里治疗有什么用?你我都很清楚有什么结果。”“但我不认为你想就此罢手,”他说:“你想奋战到底,是不是?”“真是笨得可以了!这么做只是在浪费你我的时间罢了!”头顶上的灯光昏晦,我盯着天花板的隔音方板看——上面布满了细小的孔洞,我说的每句话都被吸进去藏在里面了。接下来,我又感觉自己头轻脚重,然后心灵陷入一片空白。这种现象不太寻常,因为在心理治疗课程里,我一向有很多题材可以畅谈。梦境……回忆……联想……问题……都是我倾吐的题材。然而,现在我却感觉被隔离了,处在孤独的空虚中。只听到迟钝的史特劳斯在我身后呼吸的声音。“我觉得很奇怪。”我说。“想谈谈你的感觉吗?”多聪明、多镇定的家伙呀!我到底来这里做什么?让天花板的细小孔洞和治疗师的巨大洞穴吸走我的自由联想?“我不知道该不该谈,”我说:“今天我对你格外充满敌意。”然后,我告诉他我从刚才到现在的想法。虽然没看到他的脸,我却能感觉他正点头称是。“这种感觉很难解释清楚,”我说:“以前也曾出现过一、两次,就在昏厥之前。轻飘飘的……全身绷得很紧……但是却又感到发冷、发麻……”“说下去。”他的声音夹杂几丝兴奋,“还有什么感觉?”“我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全身麻木了,好像以前那个查理就近在身旁。我确定现在我的眼睛就睁得很大,是不是?”“没错,的确睁得很大。”“我看见墙隙迸出蓝色火花,天花板缩成一团球悬在半空中。灯光刺入我的双眼,现在刺向脑髓了。房间里每样东西都在发光。我好像飘浮起来,或者说是扩散开来,浮在空中。但是,我知道自己的身体还躺在沙发上,尽管我没看到。”这是幻觉吗?“查理,你没事吧?”还是神秘论者描述的境界?我虽然听到史特劳斯的问话,但是却无意回答他。我必须暂时不理会他,让自己处于被动状态,等待这一切随同光亮充满我体内。“你看到什么了?查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被执意摇动的手摇醒了。是史特劳斯博士。“感谢老天!”他说。我望进他的双眼。“你让我担心死了。”我摇摇头,“我没事。”“看来,今天就到此为止。”起身时,身体不稳地摇晃了几下,过了几秒,才完全恢复平衡。这时,房间看起来感觉很小。“不只今天到此为止,”我说:“干脆到此结束。我不想再做心理治疗了。”他听了似乎很不高兴,但也无意说服我。于是我抓起帽子和外套,赶紧离开。现在,我仿佛看见下面这些柏拉图名言,正在火陷后方的岩石阴暗处嘲笑我。……洞穴里的人说,他什么都看不见,只是上下浮沉……上升,不断往上升,就像一片绿叶被卷进上升气流之中,然后加速,体内的原子因而互相推挤散开,让我整个人随之膨胀、变大、变轻……朝太阳的方向爆炸。现在,我成了浮游在寂静海面上不断膨胀的宇宙。刚开始面积并不大,整个身体只包围这间房间,然后是整栋建筑物,整座城市、全国,继续膨胀,甚至包覆整个地球。我知道,如果往下俯瞰,会发现我的影子就投射在地球表面上。很轻,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在时空中漂浮,继续膨胀。然后,仿佛要穿透存在的地壳,宛如飞鱼跃出海面一般,下方有一股引力拉住我,我想摆脱。即将与宇宙融合为一体之际,意识边缘传来了阵阵耳语。我被轻得快感觉不到的引力拉往底下有限、可朽的世界。后来,我持续扩散的灵魂,随着退潮般的引力慢慢缩回只有地球般大小。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被慢慢往下拉,缩成自己、缩回自己的体内,就像五根意识手指套入躯壳的手套内,我又躺回沙发上了。尽管可以随意再度脱身而起,但我不想再动,后来似乎也无法移动了。我躺在那儿,让自己保持开放,静想这一切究竟意谓着什么。是查理!他不愿我掀开心灵之盖脱壳而出。他不想知道上面有些什么。查理是不是害怕见到上帝?还是畏惧见到虚无?就在我静待之际,我变成了体内的自我,再度失去感觉。查理将我拉向体内。我从内在的隐形眼睛中,看见一个红点转化成多瓣的蓬松花朵,植入潜意识的核心深处。我渐渐缩小,并非像体内的原子愈聚愈密、愈聚愈紧,而是融合——自我的原子融入了微宇宙,里面异常轻,也异常热,宛若深陷在地狱中的另一个地狱。但是,我看不见灯光,只看到蓬松的多瓣花朵渐渐合成一瓣,不久即变成一枚系在细绳上旋转的黄金圆盘,然后又幻化成轮转的彩虹。最后,我回到静谧的黑暗洞穴中,浮游在迷宫似的水道里,寻找一个愿意接纳我、拥抱我、吸收我的地方,好让我可以从中再度开始。在核心里,我再度看到光线,那是洞穴最黝黑处透出来的光线,微弱而且遥远——宛若从望远镜中看到令人目炫的亮丽细光一样。后来,蓬松的多瓣花朵又再度出现了(那是一朵莲花——飘浮在潜意识的入口处。)如果我胆敢折回洞穴入口,纵入光线中,我想我会在那儿找到问题的答案。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害怕,不是害怕生命、死亡或虚无,而是害怕浪费时间,而且从来不曾像这次如此地害怕。我开始通过洞穴缝隙,猛烈的水压将我往洞口方向推去。但是,洞口太小了,我根本无法通过!忽然,我被推向洞壁,然后又被推离,如此反覆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抵达洞口。从洞口渗透进来的光线刺痛了我的眼睛。此刻,我知道自己又要穿透地壳,飞进圣光之中。我感受到一阵未曾有过的剧痛冰冷和睡意,耳内同时响起上千羽翼拍击般的嗡嗡声。我睁开双眼,立刻又被洞外强烈的光线刺得赶紧闭上。我冷得全身开始颤抖,甚至尖叫出来。

  「十月三日」
  种种现象显示我正在走下坡。好几次,我都想趁目前脑筋还清醒能自我控制时,以自杀结束这一切,但一想到查理就在窗旁等着我把借来的身躯归还给他,不准我随意丢弃时就作罢。
  我必须记住,自己是世界上唯一接受这种实验的人,我会竭尽所能将脑海中的想法和心中的情感记录下来,毕竟这份进展报告是查理?高登对世人的贡献。
  我变得敏感易怒,昨晚还因为玩立体音响而跟这栋大楼的人大吵一架。自从不弹钢琴以后,这已成了我的主要娱乐。明知不该将时间都投注在这里,但还是不知不觉陷进去,因为我害怕自己睡着了会做恶梦,会让时间悄悄流逝。然而,醒着时,我也只是在浪费每分每秒而已。
  我告诉自己,等天黑之后有的是时间睡觉。
  楼下的佛纳先生以前从不抱怨,但最近却一反常态敲我脚下的天花板和水管,提醒我该注意音量。刚开始,我都故意充耳不闻,但昨晚他已忍无可忍,穿着睡袍上来警告我。吵了一架之后,我用力关上门不理他。大约过了一小时,他和一位警察再度出现在我门前,警察说我不可以在凌晨四点将音响开这么大声,当时如果不是佛纳先生脸上还保持一张微笑,我一定会怒揍他一拳。他们离开之后,我气得把所有录音带和音响都砸烂。其实,我只是在自欺欺人,我根本就不喜欢这类音乐。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关键词: 云顶娱乐

破解四面楚歌,铺垫了如此多只是一场打城戏

CCTV国际 二零零五年012月二十八日 10:19         北方有材质,遗世而单独,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

详细>>

人类与大地母亲,古希腊文明历史常识与重大历

第二十四章 希腊文明(约公元前750-前507年) 古巴比伦的足迹世界最早的文明,也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两河...

详细>>

云顶娱乐掌握点中国历史,皇袍加身开太平

后周显德七年(960年)正月,正当周恭帝和大臣们欢度新春佳节之时,忽然传来北汉和契丹联合犯边的警报。周恭帝...

详细>>

文学漫步,鸳鸯蝴蝶派的年代儿女情长的民国电

鸳鸯蝴蝶派是一种以迎合有闲阶级和小市民庸俗口味为指标的都市级管制艺术学。发韧于晚清,民初最为盛行。它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