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的文化价值

日期:2019-11-29编辑作者:云顶娱乐

译林出版社日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办了《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新书发布及研讨会,专家对这套书的出版给予了高度评价。古希腊悲剧和喜剧在中国早为人知,但由于时间久远、作品散佚,古希腊文的翻译难度大等种种原因,之前从未能完成将古希腊悲剧喜剧作品全部搜齐、翻译、梳理并汇集成卷。此次《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的出版填补了国内这一领域的空白。为此,记者采访了这套书的责编、译林出版社的资深编辑施梓云先生。

周报:这套《古希腊悲剧喜剧全集》,与以往陆陆续续出版的古希腊戏剧作品相比,在内容、翻译、版本等方面有什么不同之处?

施梓云:在内容方面,过去所出版的古希腊戏剧作品所包括的内容不是很全,这次出版的这本书收全了所有古希腊的传世作品,包括一些经典长篇,涵盖了古希腊所有存世悲剧作品32部和所有存世喜剧、新喜剧作品18部。古希腊最著名的三大悲剧家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与伟大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新喜剧作家米南德的剧作尽收其中。在翻译方面,以前的翻译着眼于学术的研究,专业性比较强,对于读者来说不易接受,但现在的翻译更通俗上口一些,更易于表达内容和感情,读者也比较容易接受;在版本方面,这本书参考了最权威的版本——剑桥勒伯古典版古希腊文本。译本的行数和原文行数基本一致,在阅读和研究上为读者提供了很大方便。

周报:在长达十年的编纂过程中,你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施梓云:对译者来说,翻译工作量的巨大是最大的困难。为了保证译文的完整性,译林出版社要求译者完全按照古希腊的原文来翻译,译者是张竹明老先生,基本上都是他一人来翻译的,所以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对编辑来说,我们不懂古希腊的原文,这给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不便。古希腊文非常专业,在编辑的过程中,我们曾用英文版本的翻译作为参考,但后来发现英文版本的翻译和古希腊原文相差甚远,所以在编辑的过程中又耽误了一些时间

周报:在出版领域,戏剧并不是一个热门选题,而关注古希腊戏剧的人大概更少,那么,为什么译林出版社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人力、物力来出版这样一套书?

施梓云:译林出版社一直都是以出版外国文学类作品为主,直到现在这类作品也还是译林的主打,我们希望把外国文学作品完整化,但如果没有古希腊的作品则感觉不完整。古希腊戏剧是西方戏剧的一个基础,对整个世界的影响是深入的。如果可以更多的了解西方戏剧文化对中国读者来说也是很有益的。

周报:在国学热方兴未艾的今天,出版作为西学经典的古希腊戏剧,有什么现实意义吗?

施梓云:从我们今天出版的文化作品来看,很多作品包含的文化价值不够,需要改进。我们要从西方文化作品中吸取营养。我认为现在的国学热并不热,比如于丹所讲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学,只是从娱乐大众的角度谈及个人的感情。我们要充分学习和了解西方文化作品的经典,这对于我们研究国学来说是有很大帮助的。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出版的文化价值

关键词: 云顶娱乐

从破案开始

彼得到底看中维盈什么?爵爷有钱有地位有十八般本事,而三十多岁的维盈不过是个容貌尚可、自食其力的小作家。...

详细>>

走向西方的日本近代文学的起点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出现了一股“明治热”,许多有关明治文学的书籍被出版发行。譬如,筑摩书房出版的《明...

详细>>

图像西方与想象西方

从《良友》到“《良友》研究热” 创刊于1884年三月的《点石斋画报》,在明天被探究者们“以图像阐述晚清”的阐释...

详细>>

俄罗斯文学的现状和前景

90年前,俄罗斯爆发了八月革命。那是一场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革命,它使一切俄罗斯社会发生了风雨漂摇的扭转,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