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金史,本纪第七

日期:2019-07-11编辑作者:云顶娱乐

◎世宗中

金史卷七

十二年开岁庚戌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甲午,诏有司:“凡陈言文字,皆国政利害,自今言有实用,以其本封送秘书监,当行者录副付所司。”戊子,以水田和旱地,免中都、西京、底特律、西藏、河东、江西、辽宁二〇一八年租金。

本纪第七  世宗中

五月甲子,上召诸王府参知政事谕之曰:“朕选汝等,正欲劝导诸王,使之为善。如诸王所为有所未善,当力陈之,尚或不从,则具某日行某件事以奏。若阿意不言,朕惟汝罪。”丁巳,左徒省奏,廉察到同知城阳军事山和尚等清强官,上曰:“此辈微察秋毫皆著政声,可第其政绩,各进官旌赏。其速议升除。”丙申,上如顺州春水。庚寅,还都。乙丑,诏:“自今官长不法,其助理不可能改正又不言上者,并坐之。”户部通判高德基滥支朝官俸钱四捌万贯,杖八十。

  十二年孟春丙申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甲寅,诏有司:「凡陈言文字,皆国政利害,自今言有立见成效,以其本封送秘书监,当行者录副付所司。」乙亥,以水田和旱地,免中都、西京、格Russ哥、江苏、河东、广东、山东二零一八年租金。

1月己丑朔,万新年佳节,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庚辰,诏都督省:“赃污之官,已被廉问,若照旧职,必复害民。其遣使诸道,即日罢之。”乙巳,诏遣宿直将军乌古论思列,册封王皓为高丽国王。丁丑,雨土。戊申,从前西南路招讨使移剌道为郎中。回纥遣使来贡。乙卯,东京(Tokyo)曹贵等谋反,伏诛。

  二月辛卯,上召诸王府长史谕之曰:「朕选汝等,正欲劝导诸王,使之为善。如诸王所为有所未善,当力陈之,尚或不从,则具某日行某件事以奏。若阿意不言,朕惟汝罪。」乙卯,军机章京省奏,廉察到同知城阳军事山和尚等清强官,上曰:「此辈明查暗访皆著政声,可第其政绩,各进官旌赏。其速议升除。」戊辰,上如顺州春水。癸未,还都。壬午,诏:「自今官长不法,其助理不可能考订又不言上者,并坐之。」户秘书长史高德基滥支朝官俸钱四100000贯,杖八十。

5月,旱。甲辰,都督右丞孟浩罢。甲午,东北路纳合七斤等谋反,伏诛。丙辰,以久旱,命铸祠山川。诏宰臣曰:“诸府少尹多阙员,当选进士虽资叙未至而有政声者,擢用之。”以宿直将军唐括阿忽里为横赐夏国使。乙巳,大名尹荆王文以赃罪夺王爵,降授宣城守护使。回纥使使来贡。甲戌,都尉右御史纥石烈志宁薨。辛卯,宋、高丽遣使贺尊号。阻珝来贡。

  11月丙子朔,万新禧,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未,诏尚书省:「赃污之官,已被廉问,若仍然职,必复害民。其遣使诸道,即日罢之。」乙未,诏遣宿直将军乌古论思列,册封王皓为高丽天皇。壬子,雨土。丁丑,在此以前西南路招讨使移剌道为大将军。回纥遣使来贡。丙子,法国首都曹贵等谋反,伏诛。

6月甲午,上如百花川。丁未,命赈安徽东路胡剌温猛安民饥。丁丑,次阻居。久旱而雨。乙未,观稼。禁扈从蹂践民田。禁百官及承应人不得服纯黄油衣。丙午,谕宰臣曰:“朕每一趟舍,凡就秣马之具皆假于民间,多亡失不还其主。此弹压官不职,可择人代之。所过即令询问,但亡失民间什物,并偿其直。”庚辰,诏给西南路人户牛。

  十7月,旱。丁亥,太守右丞孟浩罢。乙未,东南路纳合七斤等谋反,伏诛。己亥,以久旱,命铸祠山川。诏宰臣曰:「诸府少尹多阙员,当公投人虽资叙未至而有政声者,擢用之。」以宿直将军唐括阿忽里为横赐夏国使。甲申,大名尹荆王文以赃罪夺王爵,降授日照看守使。回纥使使来贡。辛丑,左徒右通判纥石烈志宁薨。癸酉,宋、高丽遣使贺尊号。阻珝来贡。

7月甲申,如金莲川。

  3月丁卯,上如百花川。戊子,命赈福建东路胡剌温猛安民饥。乙卯,次阻居。久旱而雨。戊戌,观稼。禁扈从蹂践民田。禁百官及承应人不得服纯黄油衣。乙卯,谕宰臣曰:「朕每一次舍,凡就秣马之具皆假于民间,多亡失不还其主。此弹压官不职,可择人代之。所过即令询问,但亡失民间什物,并偿其直。」辛巳,诏给西南路人户牛。

上秋乙亥,至自金莲川。丙寅,以右副都点检来谷清臣等为贺宋生日使,右卫将军粘割斡特剌为夏国生日使。乙未,太白昼见,在近期。鄜州李方等谋反,伏诛。

  1三月丙午,如金莲川。

春日,高丽君主王皓遣使谢封册。丙申,临奠故右御史纥石烈志宁丧,志宁妻永安县主进铠甲、弓矢、鹰鹘、重彩。丙辰,召皇太子及赵王永中上殿,上顾谓宰臣曰:“京尝图逆,今不除之,恐为后患。”又曰:“天下大器归于有德。海陵失道,朕乃得之。但务修德,余何足虑。”皇太子及永中皆曰:“诚如圣训。”遂释之。辛酉,以益阳防止使文赀产赐其兄之子咬住,且谕其母:“文之罪,汝等皆当连坐。念宋王有大功于国,故置不问,仍以家产赐汝子。”

  11月丙辰,至自金莲川。乙卯,以右副都点检来谷清臣等为贺宋出生之日使,右卫将军粘割斡特剌为夏国生日使。丙戌,太白昼见,在不久前。鄜州李方等谋反,伏诛。

十7月丁丑,上谓宰臣曰:“宗室中有不任官事者,若不加恩泽,于亲亲之道,有所未弘。朕欲授以散官,量予廪禄,未知前代怎样?”左丞石琚曰:“陶唐之亲九族,周家之内睦九族,见于《诗》、《书》,皆天子美事也。”丁未,上以曹国公主家奴犯事,宛平令刘彦弼杖之,主乃折辱令,既深责公主,又以台臣徇势偷安,畏忌不敢言,夺俸7月。以浙江统军使璋为大将军政大学夫。以户部太师曹望之为贺宋正旦使。庚寅,同州民屈立等谋反,伏诛。甲寅,上屏侍臣,与宰臣议事,记注官亦退,上曰:“史官记人君善恶,朕之言动及与卿等所议,皆当与知。其于记录无或有隐,能够朕意谕之。”

  3月,南朝鲜王王皓遣使谢封册。乙酉,临奠故右御史纥石烈志宁丧,志宁妻永安县主进铠甲、弓矢、鹰鹘、重彩。庚辰,召皇太子及赵王永中上殿,上顾谓宰臣曰:「京尝图逆,今不除之,恐为后患。」又曰:「天下大器归于有德。海陵失道,朕乃得之。但务修德,余何足虑。」皇太子及永中皆曰:「诚如圣训。」遂释之。丁未,以衡水把守使文赀产赐其兄之子咬住,且谕其母:「文之罪,汝等皆当连坐。念宋王有大功于国,故置不问,仍以家产赐汝子。」

季冬戊申朔,以利物浦尹刘萼在定武军贪污不道,命平顶山少卿张九思鞫之。甲寅,诏遣官及护卫十七位,分路选年二十之上四十之下有门地才行及善射者,充护卫,不得过百人。钱塘王琼等谋反,伏诛。邵阳看守使文以谋反,伏诛。辛酉,出宫女二十余名。戊戌,枢密副使移剌成罢。壬辰,禁审录官以宴饮废公务。诏金、银坑冶听民开荒,毋得收税。壬寅,猎于近郊。以殿前都点检徒单克宁为枢密副使。辛亥,诏自今除有名的人子孙有在仕者并取奏裁。

  十三月乙巳,上谓宰臣曰:「宗室中有不任官事者,若不加恩泽,于亲亲之道,有所未弘。朕欲授以散官,量予廪禄,未知前代怎么着?」左丞石琚曰:「陶唐之亲九族,周家之内睦九族,见于《诗》、《书》,皆君主美事也。」戊子,上以曹国公主家奴犯事,宛平令刘彦弼杖之,主乃折辱令,既深责公主,又以台臣徇势偷安,畏忌不敢言,夺俸5月。以河北统军使璋为大将军政大学夫。以户部里胥曹望之为贺宋正旦使。丁巳,同州民屈立等谋反,伏诛。壬申,上屏侍臣,与宰臣议事,记注官亦退,上曰:「史官记人君善恶,朕之言动及与卿等所议,皆当与知。其于记录无或有隐,能够朕意谕之。」

十三年正阳辛未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戊午,太史省奏,南地铁俊等因榷场贸易,误犯边界,罪当死。上曰:“本非故意,可免罪发还,毋令彼国知之,恐复治其罪。”诏有司严禁州县坊里为民害者。

  十四月乙酉朔,以埃里温尹刘萼在定武军贪腐不道,命焦作少卿张九思鞫之。乙巳,诏遣官及保卫安全贰12位,分路选年二十之上四十以下有门地才行及善射者,充护卫,不得过百人。雍州王琼等谋反,伏诛。安顺堤防使文以谋反,伏诛。甲申,出宫女二十余人。己丑,枢密副使移剌成罢。丁酉,禁审录官以宴饮废公务。诏金、银坑冶听民开垦,毋得收税。丁亥,猎于近郊。以殿前都点检徒单克宁为枢密副使。丙申,诏自今除名家子孙有在仕者并取奏裁。

闰月己未,诏太子詹事曰:“青宫官属尤当选择正人,如行检不修及不称职者,具以名闻。”丁巳,太白昼见。三亚县贼聚众攻卢氏县,杀大将军李庭才,亡入于宋。

  十三年芳岁甲戌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戊寅,里正省奏,南大巴俊等因榷场贸易,误犯边界,罪当死。上曰:「本非故意,可免罪发还,毋令彼国知之,恐复治其罪。」诏有司严禁州县坊里为民害者。

1月癸未朔,万新禧,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巳,上谓宰臣曰:“会宁乃国家兴王之地,自海陵迁都永安,女直人浸忘旧风。朕时尝见女直习俗,迄今不忘。今之燕饮音乐,皆习汉风,盖以备礼也,非朕心所好。西宫不知女直民俗,第以朕故,犹尚存之。恐异时一变此风,非悠久之计。甚欲一至会宁,使子孙得见旧俗,庶几习效之。”太子詹事刘仲诲请增北宫牧人及张设,上曰:“西宫诸司局人自有常数,张设已具,尚何增益。太子生于富裕,易入于侈,惟当导以淳俭。朕自即位以来,服御器械,往往还是,卿以此意谕之。”

  闰月乙亥,诏太子詹事曰:「南宫官属尤当接纳正人,如行检不修及不称职者,具以名闻。」甲戌,太白昼见。南召县贼聚众攻南召县,杀太史李庭才,亡入于宋。

十十二月乙亥,定出继子所继财产比不上本家者,以所继与亲朋基友财产通数均分制。以有司言,特授洺州孝子刘政太子掌饮丞。辛卯,上御睿思殿,命歌者歌女直词。顾谓皇太子及诸王曰:“朕思先朝所行之事,未尝堑忘,故时听此词,亦欲令汝辈知之。汝辈自幼惟习汉人风俗,不知女直纯实之风,至于文字语言,或不精晓,是忘本也。汝辈当体朕意,至于子孙,亦当遵朕教诫也。”辛亥,更定盗宗庙祭物法。

  八月癸未朔,万新岁,宋、高丽、夏遣使来贺。甲申,上谓宰臣曰:「会宁乃国家兴王之地,自海陵迁都永安,女直人浸忘旧风。朕时尝见女直民俗,迄今不忘。今之燕饮音乐,皆习汉风,盖以备礼也,非朕心所好。春宫不知女直风俗,第以朕故,犹尚存之。恐异时一变此风,非悠久之计。甚欲一至会宁,使子孙得见旧俗,庶几习效之。」太子詹事刘仲诲请增北宫牧人及张设,上曰:「东宫诸司局人自有常数,张设已具,尚何增益。太子生于从容,易入于侈,惟当导以淳俭。朕自即位以来,服御道具,往往依旧,卿以此意谕之。」

八月甲申朔,日有食之。庚辰,禁女直人毋得译为汉姓。乙卯,真定尹孟浩薨。庚戌,太傅省癸,邓州民范三殴杀人,当死,而亲老无侍。上曰:“在丑不争谓之孝,孝然后能养。斯人以一朝之忿忘其身,而有事亲之心乎?可论如法,其亲,官与养济。”十月,里胥完颜思敬薨。

  一月乙巳,定出继子所继财产比不上本家者,以所继与亲属财产通数均分制。以有司言,特授洺州孝子刘政太子掌饮丞。壬寅,上御睿思殿,命歌者歌女直词。顾谓皇太子及诸王曰:「朕思先朝所行之事,未尝堑忘,故时听此词,亦欲令汝辈知之。汝辈自幼惟习汉人民俗,不知女直纯实之风,至于文字语言,或不明白,是忘本也。汝辈当体朕意,至于子孙,亦当遵朕教诫也。」丁丑,更定盗宗庙祭物法。

7月乙酉,复以会宁府为上海西路老调院。丙子,罢岁课雉尾。

  4月丁酉朔,日有食之。乙卯,禁女直人毋得译为汉姓。丁酉,真定尹孟浩薨。壬子,大将军省癸,邓州民范三殴杀人,当死,而亲老无侍。上曰:「在丑不争谓之孝,孝然后能养。斯人以一朝之忿忘其身,而有事亲之心乎?可论如法,其亲,官与养济。」6月,士大夫完颜思敬薨。

五月甲申,以判大兴尹赵王永中为里正。诏赐诸猛安谋克廉能三等官赏。丙辰,上大夫大夫璋罢。丁巳,以左副都点检襄等为贺宋生日使。丙寅,秋猎。

  三月乙丑,复以会宁府为上海北京大弦调院。乙亥,罢岁课雉尾。

金秋丁酉朔,以宿直将军胡什赉为夏国出生之日使。甲午,还都。大名府僧李智究等谋反,伏诛。

  一月甲戌,以判大兴尹赵王永中为知府。诏赐诸猛安谋克廉能三等官赏。戊戌,都尉大夫璋罢。丙午,以左副都点检襄等为贺宋破壳日使。戊午,秋猎。

淑节壬辰,岁星昼见。辛亥,在此以前德班留守唐括安礼为首相右丞。

  十二月丁未朔,以宿直将军胡什赉为夏国出生之日使。庚子,还都。大名府僧李智究等谋反,伏诛。

十10月,以大兴尹璋为贺宋正旦使,引入使大洞为高丽生日使。上谓宰臣曰:“外路正五品职事多阙员,何也?”少保李石对曰:“资考少有及者。”上曰:“苟有贤能,当不次用之。”辛卯,吏部里正梁肃请禁奴婢服罗绮。上曰:“近已禁其服明金。行之以渐可也。且教化之行,当自贵近始。朕宫中服御,常自节约,旧服明金者,已减太半矣!近民间风俗,比正隆时闻稍淳俭,卿等当更务从俭素,使民知所效也。”

  八月戊子,岁星昼见。丁酉,以前瓦伦西亚留守唐括安礼为首相右丞。

十两年夏正已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

  十一月,以大兴尹璋为贺宋正旦使,引入使大洞为高丽出生之日使。上谓宰臣曰:「外路正五品职事多阙员,何也?」太师李石对曰:「资考少有及者。」上曰:「苟有贤能,当不次用之。」壬戌,吏部军机大臣梁肃请禁奴婢服罗绮。上曰:「近已禁其服明金。行之以渐可也。且教化之行,当自贵近始。朕宫中服御,常自节约,旧服明金者,已减太半矣!近民间风俗,比正隆时闻稍淳俭,卿等当更务从俭素,使民知所效也。」

仲春戊戌,以大兴尹璋使宋有罪,杖百五十,除名,仍以所受礼物入官。壬戌,以刑部参知政事梁肃等为宋详问使。丙寅,以军机大臣、太师令李石为中国太平洋保证公司,致仕。丁卯,诏免二〇一八年被水田和旱地百姓租税。

  十七年正阳已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

十11月辛未朔,万新禧佳节,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未,上谓大臣曰:“海陵纯尚吏事,当时宰执止以案牍为功。卿等当思经济之术,不可狃于故常也。”又诏:“猛安谋克之民,以后得不到杀生祈祭。若遇节辰及祭天日,许得饮会。自三月22日至7月终,并取缔饮燕,亦未能赴会她所,恐妨农功。虽闲月亦无法痛饮,犯者抵罪。可遍谕之。”又命:“应卫士有不闲女直语者,并勒习学,仍自后不得汉语。”己亥,太白、岁星昼见。甲申,上更名雍,诏中外。戊戌,太白、岁星昼见,经天。

  6月壬子,以大兴尹璋使宋有罪,杖百五十,除名,仍以所受礼物入官。己亥,以刑部军机章京梁肃等为宋详问使。丙寅,以参知政事、太守令李石为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致仕。乙亥,诏免二〇一八年被水旱百姓租税。

七月辛酉,圣旨宰臣曰:“闻愚民祈福,多建佛殿,虽已条禁,尚多犯者,宜申约束,无令徒费财用。”丙子,有事于北岳庙,以皇太子摄行事。丙子,以劝农副使完颜蒲涅为横赐高丽使。上御垂拱殿,顾谓皇太子及亲王曰:“人之行,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孝弟,孝弟无不蒙天日之佑。汝等宜尽孝于父母,友于兄弟。自古兄弟之际,多因太太离间,以至相违。且妻者乃外属耳,可比兄弟之亲乎?若妻言是听,而兄弟相违 ,甚非理也。汝等当以朕言常铭于心。”辛丑,以枢密副使徒单克宁兼大兴尹。

  五月戊辰朔,万大年,宋、高丽、夏遣使来贺。辛酉,上谓大臣曰:「海陵纯尚吏事,当时宰执止以案牍为功。卿等当思经济之术,不可狃于故常也。」又诏:「猛安谋克之民,现在得不到杀生祈祭。若遇节辰及祭天日,许得饮会。自二月30日至七月终,并取缔饮燕,亦不能够赴会她所,恐妨农功。虽闲月亦未能痛饮,犯者抵罪。可遍谕之。」又命:「应卫士有不闲女直语者,并勒习学,仍自后不得汉语。」辛酉,太白、岁星昼见。丁亥,上更名雍,诏中外。戊申,太白、岁星昼见,经天。

11月戊午朔,详问使梁肃等还自宋。乙亥,如金莲川。

  6月乙未,诏书宰臣曰:「闻愚民祈福,多建古庙,虽已条禁,尚多犯者,宜申约束,无令徒费财用。」辛未,有事于南岳庙,以皇太子摄行事。丙辰,以劝农副使完颜蒲涅为横赐高丽使。上御垂拱殿,顾谓皇太子及亲王曰:「人之行,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于孝弟,孝弟无不蒙天日之佑。汝等宜尽孝于父母,友于兄弟。自古兄弟之际,多因老伴挑唆,以至相违。且妻者乃外属耳,可比兄弟之亲乎?若妻言是听,而兄弟相违 ,甚非理也。汝等当以朕言常铭于心。」乙酉,以枢密副使徒单克宁兼大兴尹。

七月乙亥,太白昼见。

  四月庚辰朔,详问使梁肃等还自宋。辛巳,如金莲川。

11月丁已,次糺里舌。日中,白龙见御帐东小港中,须臾,乘云雷而去。庚戌,猎于弥离补。己未,太白昼见。

  1一月丙寅,太白昼见。

金天己丑,还都。丁未,以兵部尚书完颜让等为贺宋生日使,宿直将军崇肃为夏国出生之日使。丁丑,上退朝,谓侍臣曰:“朕自在潜邸及践阼以致至今,于亲人旧知未尝欺心有徇。近上卿台奏,巡抚永中尝致书云南统军使完颜仲,托以卖为。朕知而不问。朕之欺心,此一事耳,夙夜思之,其如有疾。”甲辰,宋遣使报聘。

  四月丁已,次糺里舌。日中,白龙见御帐东小港中,弹指,乘云雷而去。己未,猎于弥离补。丁卯,太白昼见。

10月乙巳朔,诏图画功臣17位衍庆宫圣武殿之左右庑。

  11月丁未,还都。庚申,以兵部尚书完颜让等为贺宋出生之日使,宿直将军崇肃为夏国出生之日使。壬申,上退朝,谓侍臣曰:「朕自在潜邸及践阼以致到今后,于亲戚旧知未尝欺心有徇。近里胥台奏,尚书永中尝致书云南统军使完颜仲,托以卖为。朕知而不问。朕之欺心,此一事耳,夙夜思之,其如有疾。」壬申,宋遣使报聘。

十3月甲子朔,日有食之。丁酉,军机大臣中丞刘仲诲等为贺宋正旦使。丙戌,召尚食局使,谕之曰;“太官之食,皆民脂膏。日者品味太多,不可遍举,徒为虚费。自今止进可口者数品而已。”辛亥,以仪鸾局使曹士元为高丽破壳日使。

  5月己巳朔,诏图画功臣拾10位衍庆宫圣武殿之左右庑。

冰月丙午,以平章政事完颜守道为右通判,枢密副使徒单克宁为平章政事。

  十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丙辰,尚书中丞刘仲诲等为贺宋正旦使。辛丑,召尚食局使,谕之曰;「太官之食,皆民脂膏。日者品味太多,不可遍举,徒为虚费。自今止进可口者数品而已。」辛卯,以仪鸾局使曹士元为高丽出生之日使。

十八年孟阳。

  十7月辛酉,以平章政事完颜守道为右军机章京,枢密副使徒单克宁为平章政事。

三月丁卯,粘拔恩与所部康里孛古等内附。

  十四年孟月。此下阙。

九秋丙戌,至自金莲川。庚申,高丽西京留守赵位宠叛其君,请以慈悲岭以西,鸭渌江以东四十于城内附,不纳。甲戌,幸新宫。

  7月戊申,粘拔恩与所部康里孛古等内附。

闰月丁未朔,定应禁牛角弓枪刀路分品官家奴客旅等许带龙舌弓制。上谓左太史良弼曰:“今之在官者,须职位称惬所望,然后始加勉力。其或稍不及意,则止以生活为务,是岂忠臣之道耶?”辛未,又谓良弼曰:“海陵时,领省秉德、左参知政事言都有能名,然为政不务远图,止以苛刻为事。言及可喜等在会宁时,五月之间,杖而杀之者21人,罪皆不至于死,于理可乎?海陵为人如虎,此辈尚欲以命理术数要之,以致卖直取死,得为能乎?”乙未,以归德尹完孙红雷先生祥等为贺宋生日使,符宝郎斜卯和尚为夏国生日使。辛酉,高丽君主奏告赵位宠伏诛,诏慰答之。诏亲王、百官傔人所服红紫改为黑紫。丁丑,诏年老之人毋注里正。年老而任从事政务,其佐亦择壮者参用。

  7月丁亥,至自金莲川。戊午,高丽西京留守赵位宠叛其君,请以慈悲岭以西,鸭渌江以东四十于城内附,不纳。戊戌,幸新宫。

春季癸未,冬猎。乙酉,还都。十四月丁亥,上幸南宫。初,唐古部族士大夫移剌毛得之子杀其妻而逃,上命捕之。至是,皇姑北宋公主请赦之。上谓宰臣曰:“公主妇人,不识典法,罪还不错恕。毛得请托至此,岂可贷宥?”不许。丁未,以右宣征使靖等为贺宋正旦使。乙酉,太白昼见。乙丑,以宿直将军阿典蒲鲁虎为高丽生日使。

  闰月丙辰朔,定应禁层压弓枪刀路分品官家奴客旅等许带龙舌弓制。上谓左提辖良弼曰:「今之在官者,须职位称惬所望,然后始加勉力。其或稍不及意,则止以生活为务,是岂忠臣之道耶?」甲午,又谓良弼曰:「海陵时,领省秉德、左郎中言都有能名,然为政不务远图,止以苛刻为事。言及可喜等在会宁时,3月里面,杖而杀之者17位,罪皆不至于死,于理可乎?海陵为人如虎,此辈尚欲以易学要之,以至卖直取死,得为能乎?」丙戌,以归德尹完全小学雷祥等为贺宋生日使,符宝郎斜卯和尚为夏国破壳日使。乙丑,高丽国君奏告赵位宠伏诛,诏慰答之。诏亲王、百官傔人所服红紫改为黑紫。丙申,诏年老之人毋注参知政事。年老而任从事政务,其佐亦择壮者参用。

十两年正月癸丑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巳,诏免二零一八年被水、旱路分租税。乙卯,诏宗属未附玉牒者并与编写制定。辛巳,上与亲王、宰执、从官从容论古今兴废事,曰:“经籍之兴,其来久矣,垂教后世,无不尽善。今之学者,既可以诵之,必须行之。然知而无法行者多矣,苟不可能行,诵之何益?女直旧风最为纯直,虽不知书,然其祭天地,敬亲人,尊耆老,接客人,信朋友,礼意款曲,皆出自然,其善与古书所载一点差距也未有。汝辈当习学之,旧风不可忘也!”辛巳,宫中火。戊辰,上按鹰高桥,见道侧醉人堕驴而卧,命左右扶而乘之,送至其家。乙卯,皇姑邀上至私第,诸妃皆从,宴饮甚欢。公主每进酒,上立饮之。

  二月癸酉,冬猎。庚子,还都。十十7月乙丑,上幸西宫。初,唐古部族上大夫移剌毛得之子杀其妻而逃,上命捕之。至是,皇姑北魏公主请赦之。上谓宰臣曰:「公主妇人,不识典法,罪还可以恕。毛得请托至此,岂可贷宥?」不许。壬申,以右宣征使靖等为贺宋正旦使。甲戌,太白昼见。丁巳,以宿直将军阿典蒲鲁虎为高丽生日使。

春天丙午,皇子豳王妃徒单氏以奸,伏诛。辛亥,平章政事单克宁罢,以女故。

  十八年芳岁乙巳朔,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乙巳,诏免二零一八年被水、旱路分租税。壬辰,诏宗属未附玉牒者并与编写制定。丁亥,上与亲王、宰执、从官从容论古今兴废事,曰:「经籍之兴,其来久矣,垂教后世,无不尽善。今之学者,不仅可以诵之,必须行之。然知而不可能行者多矣,苟不能够行,诵之何益?女直旧风最为纯直,虽不知书,然其祭天地,敬家人,尊耆老,接客人,信朋友,礼意款曲,皆出自然,其善与古书所载一点差别也没有。汝辈当习学之,旧风不可忘也!」乙亥,宫中火。戊子,上按鹰高桥,见道侧醉人堕驴而卧,命左右扶而乘之,送至其家。庚午,皇姑邀上至私第,诸妃皆从,宴饮甚欢。公主每进酒,上立饮之。

三月乙酉朔,日有食之。是日,万新禧佳节,改用明天,宋、高丽、夏遣使来贺。辛亥,雨豆于临潢之境。辛丑,上御广仁殿,皇太子、亲王皆侍膳,上从容训之曰:“大凡资用当务节省,如其极富,可周亲朋亲密的朋友,勿妄费也。”因举所御服曰:“此服已三年未尝退换,尚尔完好,汝等宜识之。”甲午,复置吾都碗部秃里。

  四月丁卯,皇子豳王妃徒单氏以奸,伏诛。丁卯,平章政事单克宁罢,以女故。

七月丁卯,诏京府设学养土,及定宗室、宰相子程试等级。壬辰,制商贾舟车不得用马。以东京留守崇尹为枢密副使。丁卯,如金莲川。

  一月戊子朔,日有食之。是日,万大年,改用明天,宋、高丽、夏遣使来贺。丁未,雨豆于临潢之境。戊寅,上御广仁殿,皇太子、亲王皆侍膳,上从容训之曰:「大凡资用当务节省,如其极富,可周亲戚,勿妄费也。」因举所御服曰:「此服已六年未尝改换,尚尔完好,汝等宜识之。」乙未,复置吾都碗部秃里。

3月戊寅,瓦伦西亚皇城火。庚辰,太白昼见。丁酉,遣使祷雨静宁山神,有顷而雨。

  5月戊辰,诏京府设学养土,及定宗室、宰相子程试等第。丁丑,制商贾舟车不得用马。以东京(Tokyo)留守崇尹为枢密副使。丁未,如金莲川。

10月,江苏两路蝗。

  六月乙未,拉脱维亚里加宫室火。甲申,太白昼见。壬戌,遣使祷雨静宁山神,有顷而雨。

六月丙戌,市中区令移剌山往坐赃,伏诛。

  5月,江西两路蝗。

七月丁亥,次霹雳泺。

  一月乙巳,郯城侍中移剌山往坐赃,伏诛。

首秋己酉,至自金莲川。壬申,谕左教头纥石烈良弼曰:“北部自来不备积蓄,其令所在和籴,以为缓急之备。”丙寅,以殿前都点检蒲察通等为贺宋生日使,宿直将军完颜觌古速为夏国出生之日使。谕左郎中良弼曰:“海陵非理杀戮臣下,甚可哀悯。其孛论出等遗体,仰逐处访求,官为收葬。”甲子,以克利夫兰皇宫火,留守、转运两司皆抵罪。

  十三月丁未,次霹雳泺。

6月丙辰,诏谕宰执曰:“诸王小字未尝以女直语命之,今皆当更易,卿等择名以上。”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金史,本纪第七

关键词: 云顶娱乐

云顶娱乐:君道第十二,荀卿译注

[题解] [题解] 本篇主张君主要“修身”,要以身作则,“隆礼至法”,“尚贤使能”,善于用人,“慎取相”,...

详细>>

云顶娱乐:古典文学之北史,齐本纪中第七

显祖文宣天子讳洋,字子进,神武第二子,文襄之母弟也。武明太后初孕帝,每夜有赤光照室,太后私怪之。及产,...

详细>>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卷一百三十九

王叔文最所重者,李景俭、吕温。叔文用事时,景俭居丧于东都;吕温使吐蕃,留半岁,叔文败方归。陆质为皇太子...

详细>>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列传第九

○屈突通 子寿 少子诠 诠子仲翔 旧唐书卷六十三 任瑰 丘和 子行恭 行恭子神勣 许绍 孙力士 力士子钦寂 钦明 绍次子...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