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五,列传第二十五

日期:2019-07-12编辑作者:云顶娱乐

韩啸封裴宇文郑权阎蒋姜张

新唐书卷一百一十三

陈叔达,字子聪,陈宣帝子也。少封义阳王,历丹杨尹、都官大将军。入隋,久 不试。伟大的工作中,授内史舍人,出为绛郡通守。高祖西师,以郡听从,授大将军府主簿, 封汉东郡公。与温大雅同管机秘,方禅代时,书册诰诏,皆其笔也。武德初,授黄 门知府,判纳言,封江国公。

列传第二十五  赵东军封裴宇文郑权阎蒋姜张

叔达明辩,善为容,每占奏,缙绅属目。江左士客长安,或汨滞,多荐诸朝。 尝赐食,得蒲萄,不举,帝问之,对曰:“臣母病渴,求无法致,愿归奉之。”帝 流涕曰:“卿有母遗乎?”因赐之,又赉物百段。贞观初,与萧瑀争殿中,坐忿谇 不恭,免官。未几,居母丧,又有疾,太宗忧之,遣使禁却吊者。丧除,为遂州长史,病不拜。顷之,擢礼部令尹。始,太子建成等阋间太宗,帝惑之,叔达极意救 辩,至是谓曰:“武德内难,卿有谠言,故以此报。”叔达谢曰:“岂独为皇帝, 乃社稷计耳。”后闺薄汗漫,为有司露劾,帝以名臣为护掩,授散秩归第。卒,谥 曰缪。久之,赠户部上卿,更谥曰忠。

  陈叔达,字子聪,陈宣帝子也。少封义阳王,历丹杨尹、都官太师。入隋,久不试。伟绩中,授内史舍人,出为绛郡通守。高祖西师,以郡屈从,授上大夫府主簿,封汉东郡公。与温大雅同管机秘,方禅代时,书册诰诏,皆其笔也。武德初,授黄门大将军,判纳言,封江国公。

杨恭仁,隋观王雄子也。仁寿中,累迁甘州上卿,临事不麻烦,徼人安之。文 帝谓雄曰:“土匪和特务朕得人,乃卿善教子矣。”伟大的工作初,转吏部大将军。杨玄感叛,诏 率兵经略,与玄感战破陵,败之。遂与屈突通追获贼。炀帝召见曰:“比闻与贼战 尤力,向但知卿奉法,而乃勇决如此,朕用自愧。”苏威曰:“仁者必有勇,殆谓 此邪。”时威及宇文述、裴蕴、裴矩参掌选事,皆受赇不法,恭仁素廉正,故恶之, 出为台湾道大使,使捕寇贼。至谯郡,为硃粲所败,奔江都。宇文化及弑逆,署吏 部太守,为化及守魏县。元宝藏执送京师,高祖素知之,授黄门提辖,封观国公。 寻为广陵管事人。

  叔达明辩,善为容,每占奏,缙绅属目。江左士客长安,或汨滞,多荐诸朝。尝赐食,得蒲萄,不举,帝问之,对曰:「臣母病渴,求不可能致,愿归奉之。」帝流涕曰:「卿有母遗乎?」因赐之,又赉物百段。贞观初,与萧瑀争殿中,坐忿谇不恭,免官。未几,居母丧,又有疾,太宗忧之,遣使禁却吊者。丧除,为遂州上卿,病不拜。顷之,擢礼厅长史。始,太子建成等阋间太宗,帝惑之,叔达极意救辩,至是谓曰:「武德内难,卿有谠言,故以此报。」叔达谢曰:「岂独为天王,乃社稷计耳。」后闺薄汗漫,为有司露劾,帝以名臣为护掩,授散秩归第。卒,谥曰缪。久之,赠户部太守,更谥曰忠。

恭仁久乘边,习种落情伪,悉心绥慰,由葱岭以东,皆奉贡贽。就加纳言。突 厥颉利率众数万猎其境,恭仁应机设拒,张疑屯虚帜示之,颉利惧而走。瓜州左徒贺拔行威叛,朝廷未即讨。恭仁募趫荡,倍道进,贼不虞其来,遂克二城。纵所俘 还之,众感悦,遂相与缚行威降。召拜吏部御史,兼中书令,检校咸阳诸军事。迁 左卫抚军。武德末,拜豫州牧、咸阳基本上督府里正。迁洛州都督。太宗劳谓曰: “信阳要重,朕子弟不为少,恐非所任,故以委公。”

  杨恭仁,隋观王雄子也。仁寿中,累迁甘州教头,临事不麻烦,徼人安之。文帝谓雄曰:「土匪和特务朕得人,乃卿善教子矣。」大业初,转吏部左徒。杨玄感叛,诏率兵经略,与玄感战破陵,败之。遂与屈突通追获贼。炀帝召见曰:「比闻与贼战尤力,向但知卿奉法,而乃勇决如此,朕用自愧。」苏威曰:「仁者必有勇,殆谓此邪。」时威及宇文述、裴蕴、裴矩参掌选事,皆受赇不法,恭仁素廉正,故恶之,出为新疆道大使,使捕寇贼。至谯郡,为硃粲所败,奔江都。宇文化及弑逆,署吏部里胥,为化及守魏县。金锭藏执送京师,高祖素知之,授黄门上卿,封观国公。寻为广陵监护人。

恭仁性冲厚,以礼自闲卫,未尝与物忤,时人方汉石庆。既贵,不以势尚人, 故誉望益重。病,乞骸骨,诏以特进归第。卒,赠潭州里正,陪葬昭陵,谥曰孝。

  恭仁久乘边,习种落情伪,悉心绥慰,由葱岭以东,皆奉贡贽。就加纳言。突厥颉利率众数万猎其境,恭仁应机设拒,张疑屯虚帜示之,颉利惧而走。瓜州校尉贺拔行威叛,朝廷未即讨。恭仁募趫荡,倍道进,贼不虞其来,遂克二城。纵所俘还之,众感悦,遂相与缚行威降。召拜吏部上卿,兼中书令,检校咸阳诸军事。迁左卫参知政事。武德末,拜金陵牧、岳阳基本上督府教头。迁洛州太傅。太宗劳谓曰:「三亚要重,朕子弟不为少,恐非所任,故以委公。」

子思训袭爵。显庆中,历右屯卫将军。从高宗幸并州。右卫教头慕容宝节夜 邀思训与谋乱,思训不敢对。宝节惧,毒酒以进,思训死。妻诉之,流宝节岭表, 至龙门,追斩之。乃诏以寘毒人者重其法。

  恭仁性冲厚,以礼自闲卫,未尝与物忤,时人方汉石庆。既贵,不以势尚人,故誉望益重。病,乞骸骨,诏以特进归第。卒,赠潭州太师,陪葬昭陵,谥曰孝。

思训孙睿交,尚长宁公主,豫诛张易之,赐实封五百户。神龙中为书记监,贬 绛州别驾。

  子思训袭爵。显庆中,历右屯卫将军。从高宗幸并州。右卫太师慕容宝节夜邀思训与谋乱,思训不敢对。宝节惧,毒酒以进,思训死。妻诉之,流宝节岭表,至龙门,追斩之。乃诏以寘毒人者重其法。

师道字景猷,恭仁弟。清警有才思。客邢台,为王世充所拘,间归高祖,授上 仪同,为备身左右。尚桂阳公主,除吏部令尹。改太常卿,封安德郡公。贞观十年, 拜尚书,参豫朝政,亲遇隆渥。性周谨,未尝语禁省事。尝曰:“吾读《孔光传》, 想别的风,或庶几云。”太宗数访群臣才行,师道虽有所促进,而乏甄品。久之, 迁中书令。太子承乾得罪,诏与长孙无忌等杂治其狱。师道妻异姓子赵节与承乾通 谋,乃微讽帝,欲活之。帝怒,罢为吏部里胥。师道起贵胄,四海人物,非所练悉, 至铨署,专抑势贵亲党以远嫌,用人多违其才,不为时所称。帝亦曰:“师道资性 纯淑,自应无过,而实怯懦,罕更事,缓急不得其力。”从征高丽,摄中书令。军 还,颇不职,改工部大将军,复为太常卿。

  思训孙睿交,尚长宁公主,豫诛张易之,赐实封五百户。神龙中为书记监,贬绛州别驾。

师道善草隶,工诗,每与有政要燕集,歌咏自适。帝见其诗,为擿讽嗟赏。后 赐宴,帝曰:“闻公每酣赏,捉笔赋诗,如宿构者,试为朕为之。”师道再拜,少 选辄成,无所窜定,一坐嗟伏。卒,赠吏部都尉、并州郎中,谥曰懿,陪葬昭陵, 诏为立碑。

云顶娱乐 ,  师道字景猷,恭仁弟。清警有才思。客信阳,为王世充所拘,间归高祖,授上仪同,为备身左右。尚桂阳公主,除吏部太尉。改太常卿,封安德郡公。贞观十年,拜上卿,参豫朝政,亲遇隆渥。性周谨,未尝语禁省事。尝曰:「吾读《孔光传》,想别的风,或庶几云。」太宗数访群臣才行,师道虽持有推进,而乏甄品。久之,迁中书令。太子承乾得罪,诏与长孙无忌等杂治其狱。师道妻异姓子赵节与承乾通谋,乃微讽帝,欲活之。帝怒,罢为吏部经略使。师道起贵胄,四海人物,非所练悉,至铨署,专抑势贵亲党以远嫌,用人多违其才,不为时所称。帝亦曰:「师道资性纯淑,自应无过,而实怯懦,罕更事,缓急不得其力。」从征高丽,摄中书令。军还,颇不职,改工部太史,复为太常卿。

子豫之,尚巢王元吉女咸阳县主。居母丧,与永嘉公主乱,为主婿窦奉节所杀。

  师道善草隶,工诗,每与闻有名的人燕集,歌咏自适。帝见其诗,为擿讽嗟赏。后赐宴,帝曰:「闻公每酣赏,捉笔赋诗,如宿构者,试为朕为之。」师道再拜,少选辄成,无所窜定,一坐嗟伏。卒,赠吏部刺史、并州都尉,谥曰懿,陪葬昭陵,诏为立碑。

执柔,恭仁从孙,历水官军机大臣。武珝母,即恭仁叔父达之女。及临朝,武承嗣、 攸宁相继用事。后曰:“要欲作者家及外氏常一个人为首相。”乃以执柔同中书门下三 品。未几,卒。

  子豫之,尚巢王元吉女兖州县主。居母丧,与永嘉公主乱,为主婿窦奉节所杀。

弟执一,亦以诛张易之功封河东郡公,累官右金吾卫太师。

  执柔,恭仁从孙,历水官通判。武曌母,即恭仁叔父达之女。及临朝,武承嗣、攸宁相继用事。后曰:「要欲小编家及外氏常壹位为首相。」乃以执柔同中书门下三品。未几,卒。

始,雄在隋,以同姓贵;自武德后,恭仁兄弟名位益盛;又以武则天外家尊宠, 凡尚主者三人,女为王妃多少人,赠皇后壹个人,三品以上者二十余人。

  弟执一,亦以诛张易之功封河东郡公,累官右金吾卫太傅。

封伦,字德彝,以字显,观州蓚人。祖隆,武周太子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伦年方少,舅卢思 道曰:“是儿识略过人,当自致卿相。”隋开皇末,江南乱,内史令杨素讨之,署 伦行军记室。泊海上,素召计事,伦坠水,免,易衣以见,讫不言。久乃素知,问 故,谢曰:“私事也,所不敢白。”素异其为,以从妹妻之。素营启祥宫,表为土 工监,规构鸿侈。宫成,文帝怒曰:“素殚百姓力,为咱掊怨天下。”素大惧。伦 曰:“毋恐,皇后至,自当免。”后天,帝果劳素曰:“公知吾夫妇老,无以自娱 乐,而盛饰此宫邪?”因大悦。素退问:“何料而知?”伦曰:“上节约财富,故始见 必怒。然雅听后言。后,妇人,惟侈丽是好。后悦,则帝安矣。”素曰:“吾比不上也。”素负才势,多所凌藉,惟于伦降礼赏接,或与论天下事,衮衮不倦,每抚其 床曰:“封郎终当据此。”荐之帝,擢内史舍人。

  始,雄在隋,以同姓贵;自武德后,恭仁兄弟名位益盛;又以武珝外家尊宠,凡尚主者四人,女为王妃四人,赠皇后一个人,三品以上者二十余名。

虞世基得幸炀帝,然不悉吏事,处可失宜。伦阴为裁画,内以谄承主意,百官 章奏若忤旨,则寝不闻;外以峻文绳天下,有功当赏,辄抑不行。由是世基之宠日 隆,而隋政日坏矣。宇文化及乱,持帝出宫,使伦数帝罪,帝曰:“卿,士人,何 至是!”伦羞缩去。化及署为内史令,从至马邢台,知化及败,及结士及,得出护饷 道。化及死,遂与士及来降。高祖知其谐附逆党,方切让,使就舍。伦以秘策干帝, 帝悦,更拜内史舍人。迁刺史兼内史令。

  封伦,字德彝,以字显,观州蓚人。祖隆,后唐太子太保。伦年方少,舅卢思道曰:「是儿识略过人,当自致卿相。」隋开皇末,江南乱,内史令杨素讨之,署伦行军记室。泊海上,素召计事,伦坠水,免,易衣以见,讫不言。久乃素知,问故,谢曰:「私事也,所不敢白。」素异其为,以从妹妻之。素营永寿宫,表为土工监,规构鸿侈。宫成,文帝怒曰:「素殚百姓力,为我掊怨天下。」素大惧。伦曰:「毋恐,皇后至,自当免。」明天,帝果劳素曰:「公知吾夫妇老,无以自娱乐,而盛饰此宫邪?」因大悦。素退问:「何料而知?」伦曰:「上节约财富,故始见必怒。然雅听后言。后,妇人,惟侈丽是好。后悦,则帝安矣。」素曰:「吾不比也。」素负才势,多所凌藉,惟于伦降礼赏接,或与论天下事,衮衮不倦,每抚其床曰:「封郎终当据此。」荐之帝,擢内史舍人。

秦王讨王世充,命伦仿照效法军事。时兵久不决,帝欲班师,王遣伦西见帝曰: “贼地虽多,羁縻不相使,所用命者新乡尔,计穷力屈,死在旦暮。今解而西,则 贼势磐结,后难以图。”帝纳之。贼平,帝谓侍臣曰:“始议东讨,时多沮解者, 唯秦王谓必克,伦赞其行,虽张华叶策晋武,亦何以加于是!”封利津县公,判天 策府司马。初,窦建德援洛,王将趣虎牢,伦与萧瑀谏不可,至是入贺。王笑曰: “不用公言,今天还好捷,岂智者千虑或有失乎?”伦谢素比不上。顷之,突厥寇阿拉木图,且遣使和亲。帝问计,群臣咸请许之可纾战。伦曰:“不然。彼有轻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心, 谓笔者无法战,若乘其怠击之,势必胜,胜而后和,威德两全。今虽不战,后必复来。 臣认为击之便。”诏可。寻检校吏部上大夫,进封郑国公,徙密国。

  虞世基得幸炀帝,然不悉吏事,处可失宜。伦阴为裁画,内以谄承主意,百官章奏若忤旨,则寝不闻;外以峻文绳天下,有功当赏,辄抑不行。由是世基之宠日隆,而隋政日坏矣。宇文化及乱,持帝出宫,使伦数帝罪,帝曰:「卿,士人,何至是!」伦羞缩去。化及署为内史令,从至通辽,知化及败,及结士及,得出护饷道。化及死,遂与士及来降。高祖知其谐附逆党,方切让,使就舍。伦以秘策干帝,帝悦,更拜内史舍人。迁令尹兼内史令。

太宗立,拜大将军右仆射,实封第六百货户。始,伦之归,萧瑀数荐之。及是,瑀为 左仆射,每议事,伦初坚定,至帝前辄变易,由是有隙。贞观元年,遘疾,卧经略使省,帝亲临视,命尚辇送还第。卒,年六十,赠司空,谥曰明。

  秦王讨王世充,命伦参考军事。时兵久不决,帝欲班师,王遣伦西见帝曰:「贼地虽多,羁縻不相使,所用命者德阳尔,计穷力屈,死在旦暮。今解而西,则贼势磐结,后难以图。」帝纳之。贼平,帝谓侍臣曰:「始议东讨,时多沮解者,唯秦王谓必克,伦赞其行,虽张华叶策晋武,亦何以加于是!」封定陶区公,判天策府司马。初,窦建德援洛,王将趣虎牢,伦与萧瑀谏不可,至是入贺。王笑曰:「不用公言,明日幸亏捷,岂智者千虑或有失乎?」伦谢素比不上。顷之,突厥寇阿瓜斯卡连特斯,且遣使和亲。帝问计,群臣咸请许之可纾战。伦曰:「否则。彼有轻中夏族民共和国心,谓笔者不可能战,若乘其怠击之,势必胜,胜而后和,威德两全。今虽不战,后必复来。臣以为击之便。」诏可。寻检校吏部上大夫,进封魏国公,徙密国。

伦资险佞内狭,数刺人主意,阴导而阳合之。外谨顺,居处服装陋素,而交宫 府,贿赠狼藉。然善矫饰,居之自如,人莫能探其膺肺。隐、刺之乱,数进忠策, 太宗认为诚,横赐累万。又密言于高祖曰:“秦王恃功,颉颃太子下,若不早立, 则亟图之。”情白太子曰:“为四方不顾其亲,乞羹者谓何?”及高祖议废立,伦 固谏止。当时语秘无知者,卒后,事浸闻。十八年,治书侍抚军唐临追劾奸状,帝 下其议百官。民部太史唐俭等议:“伦宠极生前,而罪暴身后,所历官不可尽夺, 请还赠改谥,以惩憸壬。”有诏夺司空,削食封,改谥为缪。

  太宗立,拜御史右仆射,实封六百户。始,伦之归,萧瑀数荐之。及是,瑀为左仆射,每议事,伦初坚定,至帝前辄变易,由是有隙。贞观元年,遘疾,卧校尉省,帝亲临视,命尚辇送还第。卒,年六十,赠司空,谥曰明。

子言道,尚赤峰长公主,官至宋州节度使。

  伦资险佞内狭,数刺人主意,阴导而阳合之。外谨顺,居处衣裳陋素,而交宫府,贿赠狼藉。然善矫饰,居之自如,人莫能探其膺肺。隐、刺之乱,数进忠策,太宗感到诚,横赐累万。又密言于高祖曰:「秦王恃功,颉颃太子下,若不早立,则亟图之。」情白太子曰:「为各州不顾其亲,乞羹者谓何?」及高祖议废立,伦固谏止。当时语秘无知者,卒后,事浸闻。十三年,治书侍都尉唐临追劾奸状,帝下其议百官。民部都尉唐俭等议:「伦宠极生前,而罪暴身后,所历官不可尽夺,请还赠改谥,以惩憸壬。」有诏夺司空,削食封,改谥为缪。

裴矩,字弘大,绛州闻喜人。父讷之,为齐太子舍人。矩在乳而孤,及长好学, 有文藻智数。再补高平王管理学。齐亡,不得调。隋高祖为定州总管,召补记室,以 母忧去职。高祖已受禅,迁给事郎,奏舍人事。帝伐陈,为准将记室。江左平,诏 矩军机大臣岭南,未行,而高智力商数慧等乱,道不通,帝难其遣,矩请速进,许之。次南康, 得兵数千人。是时,俚帅王仲宣逼马尼拉,遣别将围东衡州,矩与将军鹿愿赴之。贼 立九壁,屯大庾岭,矩进击,破之。贼惧,释东衡州之围,据愿长岭,又击破之, 斩其帅。自亚速海趣布宜诺斯艾Liss,仲宣惧,溃去。绥集二十余州,承制署渠帅为教头、都督。 还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诏升殿劳累之。拜开府,爵孝义市公,赐赉异等。迁累内史通判。 时突厥强盛,都蓝与突利构难,屡犯塞,诏太平公史万岁为行军管事人,出定襄道, 以矩为太师。破达头可汗而万岁诛,矩功不见录。还为尚书左丞,迁吏部刺史,名 称职。

  子言道,尚承德长公主,官至宋州御史。

炀帝时,西域诸国悉至自贡交易市场,帝令矩护视。矩知帝勤远略,乃访诸商胡国 俗、山川险易,撰《西域图记》三篇,合四十四国,凡裂三道:北道起伊吾,径蒲 类、铁勒、突厥可汗廷,乱北流河至拂菻;中道起高昌、焉耆、龟兹、疏勒,逾葱 岭,汗、苏对沙那、康、曹、何、大小安、穆诸国,至波斯;南道起鄯善、于阗、 硃俱波、喝般陀,亦度葱岭,涉护密、吐火罗、挹怛、忛延、漕国,至北婆罗门。 皆竟西海。诸国亦自有空道交通。既还,奏之。帝引内矩,问西方事,矩盛言: “胡多瑰怪名宝,俗土著,易侵占。”帝由是甘心东夷,委矩经略。再迁黄门节度使, 参豫朝政。

  裴矩,字弘大,绛州闻喜人。父讷之,为齐太子舍人。矩在乳而孤,及长好学,有文藻智数。再补高平王历史学。齐亡,不得调。隋高祖为定州管事人,召补记室,以母忧去职。高祖已受禅,迁给事郎,奏舍人事。帝伐陈,为中将记室。江左平,诏矩长史岭南,未行,而高智力商数慧等乱,道不通,帝难其遣,矩请速进,许之。次南康,得兵数千人。是时,俚帅王仲宣逼苏黎世,遣别将围东衡州,矩与将军鹿愿赴之。贼立九壁,屯大庾岭,矩进击,破之。贼惧,释东衡州之围,据愿长岭,又击破之,斩其帅。自南海趣巴塞罗那,仲宣惧,溃去。绥集二十余州,承制署渠帅为大将军、里正。还报,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诏升殿辛苦之。拜开府,爵大宁县公,赐赉异等。迁累内史军机大臣。时突厥强盛,都蓝与突利构难,屡犯塞,诏太平公史万岁为行军管事人,出定襄道,以矩为尚书。破达头可汗而万岁诛,矩功不见录。还为校尉左丞,迁吏部太史,名尽职。

伟大的事业四年,帝有事青城山,西方来助祭者十余国。矩遣人说高昌、伊吾等,啗以 厚利,使入朝。帝西巡燕支山,高昌等二十七国谒道左,皆使佩金玉,服锦罽,奏 乐歌舞,令士女盛饰纵观,亘数十里,示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强富。后遂破吐谷浑,拓地数千里, 遣兵出戍,岁委输巨亿万计。帝谓矩有绥怀略,擢银青光禄大夫。帝在东都,矩以 西戎朝贡踵至,讽帝悉召天下奇倡怪伎,大陈端门前,曳锦縠、珥金琲者十余万, 百官都人列缯楼幔阁夹道,棉被和衣服光丽。廛邸皆供帐,池酒林皪。译长纵南蛮与民族贸易易,所在令邀饮食,相娱乐。胡人嗟咨,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仙晨帝所”。圣上感到诚,谓 宇文述、牛弘曰:“矩所建白,皆朕之志,要未发,矩辄先闻,非悉心奉国,畴能 是邪?”又助城伊吾,胁处罗入朝。帝益喜,赐貂裘、西胡珍器。从帝巡塞北,幸 启民帐。时高丽遣使先在突厥,启民引见帝。矩因奏言:“高丽本孤竹国,周以封 箕子,汉分三郡,今乃不臣,先帝疾之,欲讨久矣。方君主时,安得不事?今其使 朝突厥,及见启民,举国臣服,胁令入朝,可致也。请面诏其使,令归语王,有如 旅拒,方率突厥诛之。”帝纳焉。高丽不服从,征辽自此始。王师再临辽,皆从, 以劳加右光禄大夫。时纲纪汩振,宇文述、虞世基用事,官以贿迁,唯矩挺节无秽 声,世颇称之。

  炀帝时,西域诸国悉至四平交易市场,帝令矩护视。矩知帝勤远略,乃访诸商胡国俗、山川险易,撰《西域图记》三篇,合四十四国,凡裂三道:北道起伊吾,径蒲类、铁勒、突厥可汗廷,乱北流河至拂菻;中道起高昌、焉耆、龟兹、疏勒,逾葱岭,嚭埂⑺斩陨衬恰⒖怠⒉堋⒑巍⒋笮“病⒛轮罟,至波斯;南道起鄯善、于阗、硃俱波、喝般陀,亦度葱岭,涉护密、吐火罗、挹怛、忛延、漕国,至北婆罗门。皆竟西海。诸国亦自有空道交通。既还,奏之。帝引内矩,问西方事,矩盛言:「胡多瑰怪名宝,俗土著,易侵吞。」帝由是甘心北狄,委矩经略。再迁黄门都尉,参豫朝政。

矩以始毕可汗众渐盛,建请以宗女嫁叱吉设,建为南面可汗,分其势。叱吉不 敢受。始毕闻之,稍怨望。矩又言:“突厥淳陋,易挑拨,但内多群胡引导之。臣 闻史蜀胡悉尤有谋,幸于始毕,请杀之。”帝曰:“善。”矩因诡计召胡悉受赐, 斩马邑下,报始毕曰:“史蜀胡悉背可汗,我所共恶,今既诛之。”始毕知状,由 是不朝。后帝北巡,始毕率骑玖仟0围帝雁门,诏矩与虞世基宿朝堂待顾问。围解, 从幸江都宫。时盗贼蜂结,郡县上奏不可计,矩言于帝。帝怒,遣诣京师,以疾解。 俄而高祖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帝令虞世基问方略,矩曰:“唯愿太岁亟西,天下定矣。”

  伟大工作八年,帝有事洞庭西山,西方来助祭者十余国。矩遣人说高昌、伊吾等,啗以厚利,使入朝。帝西巡燕支山,高昌等二十七国谒道左,皆使佩金玉,服锦罽,奏乐歌舞,令士女盛饰纵观,亘数十里,示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强富。后遂破吐谷浑,拓地数千里,遣兵出戍,岁委输巨亿万计。帝谓矩有绥怀略,擢银青光禄大夫。帝在东都,矩以西戎朝贡踵至,讽帝悉召天下奇倡怪伎,大陈端门前,曳锦縠、珥金琲者十余万,百官都人列缯楼幔阁夹道,棉被和衣服光丽。廛邸皆供帐,池酒林皪。译长纵四夷与民族贸易易,所在令邀饮食,相娱乐。四夷嗟咨,谓中夏族民共和国为「仙晨帝所」。国君感觉诚,谓宇文述、牛弘曰:「矩所建白,皆朕之志,要未发,矩辄先闻,非悉心奉国,畴能是邪?」又助城伊吾,胁处罗入朝。帝益喜,赐貂裘、西胡珍器。从帝巡塞北,幸启民帐。时高丽遣使先在突厥,启民引见帝。矩因奏言:「高丽本孤竹国,周以封箕子,汉分三郡,今乃不臣,先帝疾之,欲讨久矣。方君王时,安得不事?今其使朝突厥,及见启民,举国臣服,胁令入朝,可致也。请面诏其使,令归语王,有如旅拒,方率突厥诛之。」帝纳焉。高丽不遵从,征辽自此始。王师再临辽,皆从,以劳加右光禄大夫。时纲纪汩振,宇文述、虞世基用事,官以贿迁,唯矩挺节无秽声,世颇称之。

矩性勤谨,未尝忤物,见天下方乱,其待遇士尤厚,虽厮役皆得其欢。是时, 卫兵数逃去,帝忧之,以问矩。矩曰:“今乘舆淹狩已二年,诸骁果皆无家,人无 匹合,则不久安,臣请皆听纳室。”帝笑曰:“公定多智。”因诏矩尽召江都女孩子、 孀家,恣将士所欲,即配之,人情翕然相悦,曰:“裴公惠也!”宇文化及乱,众 劫矩。贼皆曰:“裴黄门无豫也。”既而众以秦王子浩为帝,诏矩为侍内,随而北。 化及僭位,署矩太傅右仆射,为吉林道安抚大使。又为窦建德所获,建德以矩隋旧 臣,遇之厚。建德起群盗,非有君臣制度,矩为略制朝仪,不阅月,宪章拟王者, 建德尊礼之。建德败,来朝,擢殿中侍太尉,爵安邑县公。累迁太子詹事、检校里正。时突厥数盗边,高祖遣使约西突厥连和,突厥因请婚。帝曰:“彼势与作者绝, 缓急不为用,奈何?”矩曰:“然北虏方炽,岁苦边,若权顺许,以示外来援救,须本人完实更议之。”帝然其计。隐太子败,余党保宫城不解。秦王遣矩谕之,乃听从。 迁民部军机大臣。

  矩以始毕可汗众渐盛,建请以宗女嫁叱吉设,建为南面可汗,分其势。叱吉不敢受。始毕闻之,稍怨望。矩又言:「突厥淳陋,易挑唆,但内多群胡指点之。臣闻史蜀胡悉尤有谋,幸于始毕,请杀之。」帝曰:「善。」矩因诡计召胡悉受赐,斩马邑下,报始毕曰:「史蜀胡悉背可汗,小编所共恶,今既诛之。」始毕知状,由是不朝。后帝北巡,始毕率骑80000围帝雁门,诏矩与虞世基宿朝堂待顾问。围解,从幸江都宫。时盗贼蜂结,郡县上奏不可计,矩言于帝。帝怒,遣诣京师,以疾解。俄而高祖入关,帝令虞世基问方略,矩曰:「唯愿主公亟西,天下定矣。」

太宗即位,疾贪赃枉法的官吏,欲痛惩乂之,乃间遣人遗诸曹,一史受馈缣,帝怒,诏杀 之。矩曰:“吏受赇,死固宜。然太岁以计绐之,因即行法,所谓罔人以罪,非道 之以色列德国之谊。”帝悦,为官府言之,曰:“矩遂能廷争,不面从,物物若此,天下 有不治哉?”年八十,精明不忘,多识故事,见重于时。贞观元年卒,赠绛州尚书, 谥曰敬。

  矩性勤谨,未尝忤物,见天下方乱,其待遇士尤厚,虽厮役皆得其欢。是时,卫兵数逃去,帝忧之,以问矩。矩曰:「今乘舆淹狩已二年,诸骁果皆无家,人无匹合,则不久安,臣请皆听纳室。」帝笑曰:「公定多智。」因诏矩尽召江都女孩子、孀家,恣将士所欲,即配之,人情翕然相悦,曰:「裴公惠也!」宇文化及乱,众劫矩。贼皆曰:「裴黄门无豫也。」既而众以秦王子浩为帝,诏矩为侍内,随而北。化及僭位,署矩里正右仆射,为台湾道安抚大使。又为窦建德所获,建德以矩隋旧臣,遇之厚。建德起群盗,非有君臣制度,矩为略制朝仪,不阅月,宪章拟王者,建德尊礼之。建德败,来朝,擢殿中侍里胥,爵安邑县公。累迁太子詹事、检校太守。时突厥数盗边,高祖遣使约西突厥连和,突厥因请婚。帝曰:「彼势与笔者绝,缓急不为用,奈何?」矩曰:「然北虏方炽,岁苦边,若权顺许,以示外来帮衬,须本身完实更议之。」帝然其计。隐太子败,余党保宫城不解。秦王遣矩谕之,乃服从。迁民部上卿。

宇雅士及,字仁人,京兆长安人。父述,为隋右卫参知政事。开皇末,以述勋封 新城县公。文帝引进卧内,与语,奇之。诏尚炀有蟜氏商丘公主,为尚辇奉御,从幸 江都,以父丧免,起为鸿胪少卿。其兄化及谋弑逆,以主婿忌之,弗告。已弑帝, 乃封蜀王。

  太宗即位,疾奸臣,欲痛惩乂之,乃间遣人遗诸曹,一史受馈缣,帝怒,诏杀之。矩曰:「吏受赇,死固宜。然始祖以计绐之,因即行法,所谓罔人以罪,非道之以德之谊。」帝悦,为官府言之,曰:「矩遂能廷争,不面从,物物若此,天下有不治哉?」年八十,精明不忘,多识逸事,见重于时。贞观元年卒,赠绛州令尹,谥曰敬。

初,士及为奉御,而高祖任殿中少监,雅自款结。及从化及至黎阳,帝手书召 之。士及亦遣书童间道走长安,通谆勤,且献金镮。帝悦曰:“作者尝与士及共事, 今以此献,是以后矣。”化及兵日蹙,士及劝归命,不从,乃与封伦诡求督饷。俄 而化及败,于是济北秀气谋起齐兵击窦建德以收黑龙江,观时势,士及不纳,与伦等 自归。帝让之曰:“汝兄弟率思归之人为入关计,尔得时,小编老爹和儿子,尚肯相假乎? 今欲啥地点自处?”士及谢曰:“臣罪当死,但臣往在涿郡,尝与皇上夜论世事,顷 又奉所献,冀以此赎罪。”帝笑谓裴寂曰:“彼与自己论天下事,逮今六三年,公等 皆在其后。”时士及女弟为昭仪,有宠,由是见亲礼,授上仪同。从秦王平宋金刚, 录功,复隋旧封,以宗室女妻之,迁王府骠骑将军。从讨王世充等,进爵郢国公。 武德三年,权检校上大夫,兼太子詹事。王即位,拜中书令,真食明州七百户,以本 官检校明州尚书。时突厥数入寇,士及欲立威以镇耀边鄙,每出入,盛陈兵卫,又 痛折节连长。或告其反,讯无状,召为殿中监,以疾改蒲州提辖。政尚宽简,人皆 宜之。擢右卫提辖。太宗延入閤语,或至夜分出,遇休沐,往往驰召。士及益自 谨,其妻尝问遽召何所事,士及卒不对。帝尝玩禁中树曰:“此嘉木也!”士及从 旁美叹。帝正色曰:“魏征常劝作者远佞人,不识佞人为什么人,乃今信然。”谢曰: “南衙群臣面折廷争,皇上不得举手。今臣幸在左右,相当多有将顺,虽贵为国王, 亦何聊?”帝意解。又尝杀跌,以饼拭手,帝屡目,阳若不省,徐啗之。其机悟率 类此。后以雅旧,别封一子新城县公。久之,复为殿中监。卒,赠左卫上大夫、宛城通判,陪葬昭陵。士及抚幼弟、孤兄子,以友睦称。好周恤亲朋好朋友故人,然过自奉 养,服玩食饮必极丰侈。有司谥曰恭,黄门御史刘洎曰:“士及居家侈肆,不可谓 恭。”乃改曰纵。

  宇雅人及,字仁人,京兆长安人。父述,为隋右卫太守。开皇末,以述勋封新城县公。文帝引进卧内,与语,奇之。诏尚炀大地之母凉州公主,为尚辇奉御,从幸江都,以父丧免,起为鸿胪少卿。其兄化及谋弑逆,以主婿忌之,弗告。已弑帝,乃封蜀王。

赞曰:封伦、裴矩,其奸足以亡隋,其知反以佐唐,何哉?惟奸人多才干,与 时而胜负也。妖禽孽狐,当昼则伏自如,得夜乃为之祥。若伦伪行匿情,死乃暴闻, 免两观之诛,幸矣。太宗知士及之佞,为游言自解,亦不可能斥。彼中材之主,求不 惑于佞,难哉!

  初,士及为奉御,而高祖任殿中少监,雅自款结。及从化及至黎阳,帝手书召之。士及亦遣书童间道走长安,通谆勤,且献金镮。帝悦曰:「小编尝与士及共事,今以此献,是未来矣。」化及兵日蹙,士及劝归命,不从,乃与封伦诡求督饷。俄而化及败,于是济北英俊谋起齐兵击窦建德以收江西,观形势,士及不纳,与伦等自归。帝让之曰:「汝兄弟率思归之人为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计,尔得时,小编老爹和儿子,尚肯相假乎?今欲哪个地方自处?」士及谢曰:「臣罪当死,但臣往在涿郡,尝与皇帝夜论世事,顷又奉所献,冀以此赎罪。」帝笑谓裴寂曰:「彼与自家论天下事,逮今六两年,公等皆在其后。」时士及女弟为昭仪,有宠,由是见亲礼,授上仪同。从秦王平宋金刚,录功,复隋旧封,以宗室女妻之,迁王府骠骑将军。从讨王世充等,进爵郢国公。武德三年,权检校都督,兼太子詹事。王即位,拜中书令,真食顺德七百户,以本官检校临安上大夫。时突厥数入寇,士及欲立威以镇耀边鄙,每出入,盛陈兵卫,又痛折节上尉。或告其反,讯无状,召为殿中监,以疾改蒲州巡抚。政尚宽简,人皆宜之。擢右卫侍郎。太宗延入閤语,或至夜分出,遇休沐,往往驰召。士及益自谨,其妻尝问遽召何所事,士及卒不对。帝尝玩禁中树曰:「此嘉木也!」士及从旁美叹。帝正色曰:「魏百策常劝笔者远佞人,不识佞人为何人,乃今信然。」谢曰:「南衙群臣面折廷争,天皇不得举手。今臣幸在左右,比比较多有将顺,虽贵为国王,亦何聊?」帝意解。又尝杀跌,以饼拭手,帝屡目,阳若不省,徐啗之。其机悟率类此。后以雅旧,别封一子新城县公。久之,复为殿中监。卒,赠左卫太守、益州郎中,陪葬昭陵。士及抚幼弟、孤兄子,以友睦称。好周恤亲朋亲密的朋友故人,然过自奉养,服玩食饮必极丰侈。有司谥曰恭,黄门提辖刘洎曰:「士及居家侈肆,不可谓恭。」乃改曰纵。

郑善果,金斯敦荥泽人。祖在魏为显家。父诚,周长史、咸宁县公,讨尉迟迥, 战死。善果方八虚岁,以死事子袭爵,亲人为其幼,弗告也;及受诏,号哭不自胜。 隋开皇初,进封武德郡公。年十四,为沂州里正。累转鲁郡太史。

  赞曰:封伦、裴矩,其奸足以亡隋,其知反以佐唐,何哉?惟奸人多技能,与时而成败也。妖禽孽狐,当昼则伏自如,得夜乃为之祥。若伦伪行匿情,死乃暴闻,免两观之诛,幸矣。太宗知士及之佞,为游言自解,亦不能够斥。彼中材之主,求不惑于佞,难哉!

善果母崔,贤明晓政治,尝坐閤内听善果处决,或当理则悦,有不足,则引至 床的底下,责愧之。故善果所至有绩,号清吏。尝与中卫太史樊子盖考为有目共赏,炀 帝赐物千段、白金百两。再迁滨州卿。突厥围帝雁门,以守御功拜右光禄大夫。从 幸江都。宇文化及弑逆,署民部里胥,从至焦作。江门王神通攻之,善果督战,中 流矢。神通解。俄为窦建德所获,王琮让之曰:“公,隋大臣,自尊爱妻亡,名称 衰。今以忠官吏为逆贼徇命至伤夷,谓何?”善果惭,欲自杀,或止之,得不死。 建德不之礼,乃归神通。送京师,擢太子左庶子,更封荥阳郡公。数为太子陈得失。 未几,检校黄石卿,兼民部太守。奉法持正,风绩显公卿间。诏与裴寂等十二位每奏 事若侍得升殿,而从大哥元亦与,时感觉荣。坐事免。会吉林平,持节为招抚大 使。以公投失实除名。后历刑部上卿。贞观初,出为岐州左徒,以累去。复拜江州 士大夫,卒。

  郑善果,萨拉热窝荥泽人。祖在魏为显家。父诚,周巡抚、毕节县公,讨尉迟迥,战死。善果方九岁,以死事子袭爵,亲人为其幼,弗告也;及受诏,号哭不自胜。隋开皇初,进封武德郡公。年十四,为沂州经略使。累转鲁郡少保。

元,字德芳,隋沛国公译之子。性察慧,爱尚文化艺术。以父功拜仪同,袭爵。 累迁右卫将军,更封莘国公。伟大的工作末,出为文城郡守。高祖兵兴,遣将张纶西略地, 攻拔其城,系致军门,释之,授太常卿。与襄武王琛使突厥,还为参旗将军。元 习军旅事,帝令教诸屯军法。刘南齐将宋金刚与突厥处罗可汗犄角寇汾、晋,元 谕罢可汗兵,不听,乃进为南宋援。会暴疾,其下意元置毒,囚之。处罗死,颉 利立,留帐中数年。帝既许可汗婚,元始得还。帝劳曰:“卿不辱于虏,可辈苏 武、博望侯矣。”拜鸿胪卿,母丧免。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卷二十五,列传第二十五

关键词: 云顶娱乐

帝纪第四,古典文学之隋书

炀帝下 隋书卷四 帝纪第四 八年春正月辛巳,大军集于涿郡。以兵部尚书段文振为左候卫大将军。壬午,下诏曰: 炀...

详细>>

古典法学之金史,本纪第十九

◎世纪补 金史卷一十九 景宣帝讳宗峻,本讳绳果,太祖第二子。母曰圣穆皇后唐括氏,太祖元妃。宗峻在诸子中最嫡...

详细>>

古典管文学之元史,列传第九十二

◎奸臣 古之为史者,善恶备书,所以示劝惩也。故孔子修《春秋》,于乱臣贼子之事,无不具载,而楚之史名《梼杌...

详细>>

【云顶娱乐】隽疏于薛平彭传,卷七十一

隽不疑字曼倩,勃海人也。治《春秋》,为郡历史学,进退必以礼,名闻州郡。 【隽疏于薛平彭传第四十一】 武帝末...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