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礼译注,乡射礼第五

日期:2019-07-26编辑作者:云顶娱乐

【题解】

  《仪礼》中有两篇记述射礼,一是《乡射礼》,一是《大射礼》。乡射礼是州长于春、秋二季在州学会民习射之礼;大射礼则是诸侯与官府习射之礼。凡诸侯之射,必先行燕礼;乡射,必先行乡饮酒礼。由此,《仪礼》把《乡吃酒礼》和《燕礼》分别列于《乡射礼》和《大射礼》之前。《礼记》中有《射义》一篇,演讲射礼的意义。《射义》说:“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则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又,“射之为言绎也(孔疏:绎者陈也,陈已之志)。。各绎己之志也。故心平体正,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则射中矣,。。故射者各射己之鹄。”《乡射礼》、《大射礼》中都有以乐节射之仪。《射义》说:“射者,男人之事也,由此饰之以礼乐也。有趣的事之尽礼乐而可数为,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圣王务焉。”据此,射不独有是一种本领的演练与竞赛,更要紧的是反映了一种观盛德、司礼乐、正志行,以成己立德的德性启蒙意义。

  乡射之礼。主人戒宾,宾出迎,再拜。主人答再拜,乃请。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答再拜。主人退;宾送,再拜。无介。

  乡射之礼:主人戒宾(1)。宾出迎,再拜。主人答再拜,乃请。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答再拜。主人退,宾送再拜。

  乃席宾,南面,东上。众宾之席,继而西。席主人于阼阶上,西面。尊于宾席之东,两壶,斯禁,左玄酒,皆加勺。篚在其南,东肆。设洗于阼阶西北,南北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县于洗西北,西面。乃张侯,下纲不如地武。不系左下纲,中掩束之。乏参侯道,居侯党之一,西五步。

  乃席宾,南面,东上。众宾之席,继而西。席主人于阼阶上,西面。

  羹定。主人朝服,乃速宾;宾朝服出迎,再拜;主人答再拜,退;宾送,再拜。宾及众宾遂从之。

  尊于宾席之东,两壶,斯禁,左玄酒。皆加勺。篚在其南,东肆。设洗于阼阶东北,南北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

  及门,主人一相出迎于门外,再拜;宾答再拜。揖众宾。主人以宾揖,先入。宾厌众宾,众宾皆入门左,东面北上。宾少进,主人以宾三揖,皆行。及阶,三让,主人升一等,宾升。主人阼阶上圈套楣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圈套楣北面答再拜。

  县于洗东南,西面(2)。乃张侯,下纲不比地武(3)。不系左下纲,中掩束之(4)。乏参侯道居侯党之一,西五步(5)。

  主人坐取爵于上篚,以降。宾降。主人阼阶前西面坐奠爵,兴辞降。宾对。主人坐取爵,兴,适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宾进,西南面辞洗。主人坐奠爵于篚,兴对,宾反位。主人卒洗,壹揖,壹让,以宾升。宾西阶上北面拜洗。主人阼阶上北面奠爵,遂答拜,乃降。宾降,主人辞降,宾对。主人卒盥,壹揖壹让升;宾升,西阶上疑立。主人坐取爵,实之宾席从前,西南面献宾。宾西阶上北面拜,主人少退。宾进受爵于席前,重新设置。主人阼阶上拜送爵,宾少退。荐脯醢。宾升席,自西方。乃设折俎。主人阼阶东疑立。宾坐,左执爵,右祭脯醢,奠爵于荐西,兴取肺,坐,绝祭,尚左臂,哜之,兴,加于俎,坐梲手,执爵,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尊爵,拜,告旨,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

  羹定(6)。主人朝服,乃速宾。宾朝服出迎,再拜。主人答再拜,退。

  宾以虚爵降。主人降。宾西阶前东方坐奠爵,兴,辞降;主人对。宾坐取爵,适洗,北面坐奠爵于篚下,兴,盥洗。主人阼阶之东,南面辞洗。宾坐奠爵于篚,兴对。主人反位。宾卒洗,揖让如初,升。主人拜洗,宾答拜,兴,降盥,如主人之礼。宾升,实爵主人之席前,东北面酢主人。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进受爵,复位,宾西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主人升席自北方。乃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告旨,自席前适阼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阶上再拜崇酒,宾西阶上答再拜。

  宾送再拜。宾及众宾遂从之。

  主人坐取觯于篚,以降。宾降,主人奠觯辞降,宾对,东面立。主人坐取觯,洗,宾不辞洗。卒洗,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主人实觯,酬之,阼阶上北面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降洗。宾降辞,如献礼,升,不拜洗。宾西阶上立。主人实觯宾之席前,北面。宾西阶上拜。主人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觯以兴,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反位。

  及门,主人一相出迎于门外,再拜,宾答再拜。揖众宾。主人以宾揖,先入(7)。宾厌众宾,众宾皆入门左,东面北上。宾少进,主人以宾三揖,皆行。及阶,三让,主人升一等,宾升。主人阼阶被骗楣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当楣北面答再拜。

  主人揖降。宾降,东面立于西阶西,当西序。主人东南面三拜众宾,众宾皆答一拜。主人揖升,坐取爵于序端,降洗;升实爵,西阶上献从宾。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主人拜送。坐祭,立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降重置。众宾皆不拜,受爵,坐祭,立饮。每一人献,则荐诸其席。众宾辩有脯醢。主人以虚爵降,奠于篚。

  主人坐取爵于上篚,以降。宾降。主人阼阶前西面坐奠爵,兴,辞降,宾对。主人坐取爵,兴,适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宾进,东南面辞洗。主人坐奠爵于篚,兴、对,宾反位(8)。主人卒洗,壹揖,壹让,以宾升。宾西阶上北面拜洗。主人阼阶上北面奠爵,遂答拜,乃降。宾降,主人辞降,宾对。主人卒盥,壹揖、壹让升。宾升,西阶上疑立。主人坐取爵,实之,宾席在此以前西南面献宾。宾西阶上北面拜,主人少退。宾进受爵于席前,重新初始化(9)。主人阼阶上拜送爵。宾少退。荐脯醢。宾升席自西方。乃设折俎。主人阼阶东疑立。宾坐,左执爵,右祭脯醢。奠爵于荐西,兴,取肺,坐绝祭。尚左手,哜之,兴,加于俎。

  揖让升。宾厌众宾升,众宾皆升,就席。一个人洗,举觯于宾;升实觯,西阶上坐奠觯;拜,执觯兴。宾席末答拜。举觯者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宾答拜。降洗,升实之,西阶上北面。宾拜。举觯者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以兴,举觯者西阶上拜送。宾反奠于其所。举觯者降。

  坐脱手,执爵,遂祭酒,兴,席末坐啐酒。降席,坐奠爵,拜,告旨,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

  先生若有遵者,则入门左。主人降。宾及众宾皆降,复初位。主人揖让,以大夫升,拜至,大夫答拜。主人以爵降,大夫降。主人辞降。大夫辞洗,如宾礼,席于尊东。升,不拜洗。主人实爵,席前献于大夫。大夫西阶上拜,进受爵,反位。主人大夫之右拜送。大夫辞加席。主人对,不去加席。乃荐脯醢。大夫升席。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哜肺,不啐酒,不告旨,西阶上卒爵,拜。主人答拜。大夫降洗,主人复阼阶,降辞如初。卒洗。主人盥,揖让升。大夫授主人爵于两楹间,重置。主人实爵,以酢于西阶上,坐奠爵,拜,大夫答拜。坐祭,卒爵,拜,大夫答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再拜崇酒,大夫答拜。主人复阼阶,揖降。大夫降,立于宾南。主人揖让,以宾升,大夫及众宾皆升,就席。

  宾以虚爵降。主人降。宾西阶前东方坐,奠爵,兴,辞降,主人对。

  席工于西阶上,少东。乐正先升,北面立于其西。工四人,二瑟,瑟先,相者皆左何瑟,面鼓,执越,内弦。左边手相,入,升自西阶,北面东上。工坐。相者坐授瑟,乃降。笙入,立于县立中学,西面。乃合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苹》。工不兴,告于乐正,曰:「正歌备。」乐正告于宾,乃降。

  宾坐取爵,适洗,北面坐奠爵于篚下,兴,盥洗。主人阼阶之东,南面辞洗。宾坐,奠爵于篚,兴对。主人反位(10)。宾卒洗,揖让如初,升。主人拜洗,宾答拜,兴,降盥,如主人之礼。宾升,实爵,主人之席前东北面酢主人。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进受爵,重新载入参数。宾西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主人升席自北方。乃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告旨。自席前适阼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阶上再拜崇酒,宾西阶上答再拜。

  主人取爵于上篚,献工。大师则为之洗。宾降,主人辞降。工不辞洗。卒洗,升实爵。工不兴,左瑟,一个人拜受爵。主人阼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使人相祭。工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众工不拜,受爵,祭饮,辩有脯醢。不祭,不洗。遂献笙于西阶上。笙一个人拜于下,尽阶,不审理案件。受爵,主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饮,不拜既爵,升,授主人爵。众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辩有脯醢,不祭。主人以爵降,尊于篚,反升,就席。

  主人坐取解于篚以降(11)。宾降,主人奠觯辞降。宾对,东面立。

  主人降席自南方,侧降,作相为司正。司正礼辞,许诺。主人再拜,司正答拜。主人升就席。司正洗觯,升自西阶,由楹内适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西阶上北面请安于宾。宾礼辞,许。司正告于主人,遂立于楹间以相拜。主人阼阶上再拜,宾西阶上答再拜,皆揖就席。司正实觯,降自西阶,中庭北面坐奠觯,兴,退,少立;进,坐取觯,兴;反坐,不祭,遂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洗,北面坐奠于其所,兴;少退,北面立于觯南。未旅。

  主人坐取觯,洗。宾不辞洗。卒洗,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主人实觯,酬之。阼阶上北面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北面答拜。主人降洗。宾降辞,如献礼。升,不拜洗。宾西阶上立。主人实觯,宾之席前北面。宾西阶上拜。主人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觯以兴,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反位。

  三耦俟于堂西,南面东上。司射适堂西,袒决遂,取弓于阶西,兼挟乘矢,升自西阶。阶上北面告于宾,曰:「弓矢既具,有司请射。」宾对曰:「某不可能。为二三子。」许诺。司射适阼阶上,西北面告于主人,曰:「请射于宾,宾许。」

  主人揖降(12)。宾降,东面立于西阶西,当西序。主人西北面三拜众宾,众宾皆答一拜。主人揖升,坐取爵于序端,降洗,升实爵,西阶上献众宾。众宾之长升拜受者多个人,主人拜送。坐祭立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降重新载入参数。众宾皆不拜受爵,坐祭,立饮。每一位献,则荐诸其席。众宾辩有脯醢。主人以虚爵降,奠于篚。

  司射降自西阶;阶前西方,命弟子纳射器。乃纳射器,皆在堂西。宾与先生之弓倚于西序,矢在弓下,北括。众弓倚于堂西,矢在其上。主人之弓矢,在东序东。

  揖让升(13)。宾厌众宾升,众宾皆升,就席。一位洗,举觯于宾。

  司射不释弓矢,遂以比三耦于堂西。三耦之南,北面,命上射曰:「某御于子。」命下射曰:「子与某子射。」

  升实觯,西阶上坐奠觯,拜,执觯兴。宾席末答拜。举觯者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宾答拜。降洗,升实之,西阶上北面。宾拜。举觯者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取以兴。举觯者西阶上拜送。宾反奠于其所。举觯者降。

  司正为司马,司马命张侯,弟子说束,遂系左下纲。司马又命获者:「倚旌于侯中。」获者由西方,坐取旌,倚于侯中,乃退。

  先生若有遵者,则入门左(14)。主人降。宾及众宾皆降,复初位。

  乐正适西方,命弟子赞工,迁乐于下。弟子相工,如初入;降自西降,阼阶下之西北,堂前三笴,西面北上坐。乐正北面立于其南。

  主人揖让,以大夫升。拜至,大夫答拜。主人以爵降,大夫降。主人辞降。大夫辞洗,如宾礼。席尊于东。升,不拜洗。主人实爵,席前献于大夫。大夫西阶上拜,进受爵,反位。主人民代表大会夫之右拜送。大夫辞加席。主人对,不去加席,乃荐脯醢。大夫升席。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哜肺,不啐酒,不告旨,西阶上卒爵,拜。主人答拜。大夫降洗,主人复阼阶,降辞如初。卒洗,主人盥,揖让升。大夫授主人爵于两楹间,复位。主人实爵,以酢于西阶上。坐奠爵,拜。大夫答拜。坐祭,卒爵,拜。大夫答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再拜崇酒。大夫答拜。主人复阼阶,揖降。大夫降,立于宾南。主人揖让,以宾升。大夫及众宾皆升,就席。

  司射犹挟乘矢,以命三耦:「各与其耦让取弓矢,拾!」三耦皆袒决遂。有司左执弣,右执弦,而授弓,遂授矢。三耦皆执弓,搢三而挟贰个。司射先立于所设中之西北,东面。三耦皆进,由司射之西,立于其西北,东面北上而俟。

  席工于西阶上,少东。乐正先升,北面立于其西。工五人,二瑟,瑟先。相者皆左何瑟,面鼓(15),执越,内弦,右臂相。入,升自西阶,北面东上。工坐。相者坐授瑟,乃降。笙入,立于县立中学(16),西面。乃合乐《周南·关睢》、《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繁》、《采蘋》。工不兴,告于乐正曰:“正歌备。”乐正告于宾,乃降。

  司射东面立于三耦之北,搢三而挟贰个,揖进;当阶,北面揖;及阶,揖;升常,揖;豫则钩楹内,堂则由楹外。当左物,北面揖;及物,揖。左足履物,不方足,还;视侯中,俯正足。不去旌。诱射,将乘矢。执弓不挟,右执弦。南面揖,揖如升射;降,出于其位南;适堂西,改取三个,挟之。遂适阶西,取扑,搢之,以反位。

  主人取爵于上篚,献工(17)。大师,则为之洗。宾降,主人辞降。

  司马命获者执旌以负侯,获者适侯,执旌负侯而俟。司射还,当上耦西面,作上耦射。司射反位。上耦揖进,上射在左,并行;当阶,北面揖;及阶,揖。上射先升三等,下射从之,中等。上射升堂,少左;下射升,上射揖,并行。皆当其物,北面揖;及物,揖。皆左足履物,还视侯中,合足而俟。司马适堂西,不决遂,袒执弓,出于司射之南,升自西阶;钩楹,由上射之后,西北面立于物间;右执箫,南扬弓,命去侯。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至于乏;坐,东面偃旌,兴而俟。司马出于下射之南,还其后,降自西阶;反由司射之南,适堂西,释弓,袭,反位,立于司射之南。司射进,与司马交于阶前,相左;由堂下西阶之东,北面视上射,命曰:「菊序获,无猎获!」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乃射,上射既发,挟弓矢;而后下射射,拾发,以将乘矢。获者坐而获,举旌以宫,偃旌以商;获而未释获。卒射,皆执弓不挟,南面揖,揖如升射。上射降三等,下射少右,从之,中等;并行,上射于左。与升射者相左,交于阶前,相揖。由司马之南,适堂西,释弓,说决拾,袭而俟于堂西,南面,东上。三耦卒射,亦如之。司射去扑,倚于西阶之西,升堂,北面告于宾,曰:「三耦座射。」宾揖。

  工不辞洗。卒洗,升实爵。工不兴,左瑟,一个人拜受爵。主人阼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使人相祭。工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众工不拜,受爵,祭饮,辩有脯醢,不祭,不洗。遂献笙于西阶上。笙一人拜于下,尽阶,不审理案件,受爵。主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饮,不拜既爵。升,授主人爵。众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辩有脯醢,不祭。主人以爵降,奠于篚,反升,就席。

  司射降,搢扑,反位。司马适堂西,袒执弓,由其位南,进;与司射交于阶前,相左;升自西阶,钩楹,自右物之后,立于物间;西北面,揖弓,命取矢。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旌负侯而俟。司马出于左物之南,还其后,降自西阶;遂适堂前,北面立于所设楅之南,命弟子设楅,乃设楅于中庭,南当洗,东肆。司马由司射之南,退,释弓于堂西,袭,反位。弟子取矢,北面坐委于楅;北括,乃退。司马袭进,当楅南,北面坐,左右抚矢而乘之。若矢不备,则司马又袒执弓如初,升命曰:「取矢不索!」弟子自西方应曰:「诺!」乃复求矢,加于楅。

  主人降席自南方,侧降。作相为司正,司正礼辞,许诺。主人再拜,司正答拜。主人升就席。司正洗觯,升自西阶,由楹内适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西阶上北面请安于宾,宾礼辞,许。司正告于主人,遂立于楹间以相拜。主人阼阶上再拜,宾西阶上答再拜,皆揖就席。司正实觯,降自西阶,中庭北面坐奠觯。兴,退,少立。进,坐取觯,兴。反坐,不祭,遂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洗,北面坐奠于其所,兴。少退,北面立于觯南。未旅(18)。

  司射倚扑于阶西,升,请射于宾,如初。宾许诺。宾、主人、大夫若皆与射,则遂告于宾,适阼阶上告于主人,主人与宾为耦;遂告于大夫,大夫虽众,皆与士为耦。以耦告于医务卫生职员,曰:「某御于子。」西阶上,北面作众宾射。司射降,搢扑,由司马之南适堂西,立,比众耦。众宾将与射者皆降,由司马之南适堂西,继三耦而立,东上。大夫之耦为上,若有东面者,则北上。宾、主人与医务职员皆未降,司射乃比众耦辩。

  三耦俟于堂西(19),南面东上。司射适堂西(20),袒决遂,取弓于阶西,兼挟乘矢(21),升自西阶。阶上北面告于宾曰:“弓矢既具,有司请射。”宾对曰:“某无法,为二三子(22)。”许诺。司射适阼阶上,东南面告于主人曰:“请射于宾,宾许。”

  遂命三耦拾取矢,司射反位。三耦拾取矢,皆袒决遂,执弓,进立于司马之西北。司射作上耦取矢,司射反位。上耦揖进;当楅北面揖,及楅揖。上射东面,下射西面。上射揖进,坐,横弓;却手动和自动弓下取二个,兼诸弣,顺羽,且兴;执弦而左还,退反位,东面揖。下射进,坐,横弓;覆手自弓上取三个,兴;别的如上射。既拾取乘矢,揖,皆左还;南面揖,皆少进;当楅南,皆左还,北面,搢三挟四个;揖,皆左还,上射于右;与进者相左,相揖;退反位。三耦拾取矢,亦如之。前者遂取诱射之矢,兼乘矢而取之,以授有司于西方,而后反位。

  司射降自西阶,阶前西方命弟子纳射器(23)。乃纳射器,皆在堂西。

  众宾未拾取矢,皆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三个;由堂西进,继三耦之南而立,东面,北上。大夫之耦为上。

  宾与先生之弓倚于西序,矢在弓下,北括(24)。众弓倚于堂西,矢在其上。主人之弓矢在东序东。

  司射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命去侯,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犹挟七个,去扑,与司马交于阶前,升,请释获于宾;宾许。降,搢扑,西面立于所设中之东;北面命释获者设中,遂视之。释获者执鹿中,一位执算以从之。释获者坐设中,南当楅,西当西序,东面;兴受算,坐实八算于中,横委其馀于中西,南末;兴,共而俟。司射遂进,由堂下,北面命曰:「不贯不释!」上射揖。司射退反位。释获者坐取中之八算,改实八算于中,兴,执而俟。

  司射不释弓矢,遂以比三耦于堂西(25)。三耦之南,北面,命上射曰;“某御于子(26)。”命下射曰;“子与某子射。”

  乃射,若中,则释获者坐而释获,每多个释一算。上射于右,下射于左,若有馀算,则反委之。又取中之八算,改实八算于中,兴,执而俟。三耦卒射。

  司正为司马(27)。司马命张侯,弟子说束,遂系左下纲(28)。司马又命获者倚旌于侯中(29)。获者由上天,坐取旌,倚于侯中,乃退。

  宾、主人、大夫揖,皆由其阶降揖。主人堂东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三个。宾于堂西亦如之。皆由其阶,阶下揖,升堂揖。主人为下射,皆当其物,北面揖,及物揖,乃射;卒,南面揖;皆由其阶,阶上揖,降阶揖。宾序西,主人序东,皆释弓,说决拾,袭,反位;升,及阶揖,升堂揖,皆就席。

  乐正适西方,命弟子赞工,迁乐于下(30)。弟子相工如初入,降自西阶,阼阶下之西北,堂前三笴(31),西面北上坐。乐正北面立于其南。司射犹挟乘矢以命三耦:“各与其耦让取弓矢,拾(32)。”三耦皆袒决遂。有司左执弣右执弦而授弓,遂授矢(33)。三耦皆执弓,搢三而挟三个(34)。司射先立于所设中之西南(35),东面。三耦皆进,由司射之西,立于其西北,东面北上而俟。

  先生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三个,由堂西是因为司射之西,就其耦。大夫为下射,揖进;耦少退。揖如三耦。及阶,耦先升。卒射,揖如升射,耦先降。降阶,耦少退。皆释弓于堂西,袭。耦遂止于堂西,大夫升就席。

  司射东面立于三耦之北,搢三而挟三个,揖进。当阶,北面揖,及阶,揖,升堂,揖。豫则钩楹内,堂则由楹外(36)。当左物,北面揖,及物,揖(37)。左足履物,不方足,还(38)。视侯中,俯正足(39)。不去旌(40)。诱射(41),将乘矢(42)。执弓不挟,右执弦。南面揖,揖如升射。降,出于其位南。适堂西,改取叁个,挟之(43)。遂适阶西,取扑搢之以反位(44)。

  众家继射,释获皆如初。司射所作,唯上耦。卒射,释获者遂以所执余获,升自西阶,尽阶,不审理案件。告于宾曰:「左右卒射。」降,反位,坐委余获于中西;兴,共而俟。

  司马命获者执旌以负侯(45)。获者适侯,执旌负侯而俟。司射还,当上耦,西面作上耦射(46)。司射反位。上耦揖进,上射在左,并行。

  司马袒决执弓,升命取矢,如初。获者许诺,以旌负侯,如初。司马降,释弓,反位。弟子委矢,如初。大夫之矢,则兼束之以茅,上握焉。司马乘矢如初。

  当阶,北面揖,及阶,揖。上射先升三等,下射从之,中等(47)。上射升堂,少左。下射升,上射揖,并行。皆当其物,北面揖,及物,揖。

  司射遂适西阶西,释弓,去扑,袭;进由中东,立于中南,北面视算。释获者东面于中西坐,先数右获。二算为纯,一纯以取,实于左臂;十纯则缩而委之,每委异之;有馀纯,则横于下。一算为奇,奇则又缩诸纯下。兴,自前适左,东面;坐,兼敛算,实于左臂;一纯以委,十则异之,其馀如右获。司射重新设置。释获者遂进取贤获,执以升,自西阶,尽阶不升堂,告于宾。若右胜,则曰:「右贤于左。」若左胜,则曰:「左贤于右。」以纯数告;若有奇者,亦曰奇。若左右钧,则左右皆执一算以告,曰:「左右钧。」降重置,坐,兼敛算,实八算于中,委其馀于中西;兴,共而俟。

  皆左足履物,还,视侯中,合足而俟。司马适堂西,不决遂,袒执弓,出于司射之南,升自西阶,钩楹,由上射之后,西南面立于物间。左执萧,南扬弓,命去侯(48)。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致于乏(49)。坐,东面偃旌,兴而俟(50)。司马出于下射之南,还其后,降自西阶。反由司射之南,适堂西,释弓,袭(51),反位,立于司射之南。司射进,与司马交于阶前,相左(52),由堂下西阶之东,北面视上射,命曰:“菊月获,无猎获(53)。”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乃射。上射既发,挟弓矢,而后下射射。拾发,以将乘矢(54)。获者坐而获,举旌以宫,偃旌以商,获而未释获(55)。卒射,皆执弓不挟,南面揖,揖如升射。上射降三等,下射少右,从之,中等。并行,上射于左。与升射者相左,交于阶前,相揖。由司马之南,适堂西,释弓、说决拾、袭而俟于堂西,南面,东上。三耦卒射,亦如之。司射去扑,倚于西阶之西,升堂,北面告于宾曰:“三耦卒射。”宾揖。

  司射适堂西,命弟子设丰。弟子奉丰升,设于西楹之西,乃降。胜者之弟子洗觯,升酌,南面坐奠于丰上;降,袒执弓,反位。司射遂袒执弓,挟贰个,搢扑,北面于三耦之南,命三耦及众宾:「胜者皆袒决遂,执张弓。不胜者皆袭,说决拾,却左边手,右加弛弓于其上,遂以执弣。」司射先反位。三耦及众射者皆与其耦进立于射位,北上。司射作升饮者,如作射。一耦进,揖如升射,及阶,胜者先升,升堂,少右。不胜者进,北面坐取丰上之觯;兴,少退,立卒斛;进,坐奠于丰下;兴,揖。不胜者先降,与升饮者相左,交于阶前,相揖;出于司马之南,遂适堂西;释弓,袭而俟。有执爵者。执爵者坐取觯,实之,反奠于丰上。升饮者如初。三耦卒饮。宾、主人、大夫不胜,则不执弓,执爵者取觯,降洗,升实之,以授于席前,受觯,以适西阶上,北面立饮;卒觯,授执爵者,反就席。大夫饮,则耦不升。若大夫之耦不胜,则亦执弛弓,特升饮。众宾继饮,射爵者辩,乃彻丰与觯。

  司射降,搢扑,反位。司马适堂西,袒执弓,由其位南,进,与司射交于阶前相反,升自西阶。钩楹,自右物之后,立于物间,西北面,揖弓,命取矢。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旌负侯而俟。司马出于左物之南,还其后,降自西阶。遂适堂前,北面立于所设楅之南,命弟子设楅(56)。乃设楅于中庭,南当洗,东肆。司马由司射之南退,释弓于堂西,袭,反位。弟子取矢,北面坐委于楅,北括,乃退。司马袭进,当楅南,北面坐,左右抚矢而乘之(57)。若矢不备,则司马又袒执弓如初,升命曰:“取矢不索(58)。”弟子自西方应曰:“诺。”乃复求矢,加于楅。

  司马洗爵,升实之以降,献获者于侯。荐脯醢,设折俎,俎与荐皆三祭。获者负侯,北面拜受爵,司Marcy面拜送爵。获者执爵,使人执其荐与俎从之;适右个,设荐俎。获者南面坐,左执爵,祭脯醢;执爵兴,取肺,坐祭,遂祭酒;兴,适左个;中亦如之。左个之西南三步,东面设荐俎,获者荐右东面立饮,不拜既爵,司马受爵,奠于篚,重新恢复设置。获者执其荐,使人执俎从之,辟设于乏南。获者负侯而俟。

  司射倚扑于阶西,升,请射于宾,如初。宾许诺。宾、主人、大夫若皆与射(59),则遂告于宾,适阼阶上告于主人。主人与宾为耦。遂告于大夫,大夫虽众,皆与士为耦。以耦告于先生曰:“某御于子(60)。”西阶上北面作众宾射。司射降,搢扑,由司马之南适堂西,立,比众耦(61)。众宾将与射者皆降,由司马之南适堂西,继三耦而立,东上。大夫之耦为上,若有东面者,则北上。宾、主人与医务人士皆未降,司射乃比众耦辩。

  司射适阶西,释弓矢,去扑,说决拾,袭;适洗,洗爵;升实之,以降,献释获者于其位,少南。荐脯醢,折俎,有祭。释获者荐右东面拜受爵,司射北面拜送爵。释获者就其荐坐,左执爵,祭脯醢;兴,取肺,坐祭,遂祭酒;兴,司射之西,北面立饮,不拜既爵。司射受爵,奠于篚。释获者少西辟荐,反位。

  遂命三耦拾取矢,司射反位。三耦拾取矢,皆袒决遂,执弓,进立于司马之西北。司射作上耦取矢,司射反位。上耦揖进,当楅北面揖,及楅揖。上射东面,下射西面。上射揖进,坐,横弓,却手自弓下取一个,兼诸弣,顺羽,且兴(62)。执弦而左还,退反位,东面揖(63)。下射进,坐,横弓,覆手动和自动弓上取一个,兴。其余如上射。既拾取乘矢,揖,皆左还。南面揖,皆少进。当楅南,皆左还,北面,搢三挟贰个。

  司射适堂西,袒决遂,取弓于阶西,挟四个,搢扑,以反位。司射去扑,倚于阶西,升请射于宾,如初。宾许。司射降,搢扑,由司马之南适堂西,命三耦及众宾:「皆袒决遂,执弓就位!」司射先反位。三耦及众宾皆袒决遂,执弓,各以其耦进,反于射位。

  揖,皆左还,上射于右。与进者相左,相揖,退反位。三耦拾取矢,亦如之。前面一个遂取诱射之矢,兼乘矢而取之,以授有司于西方(64),而后反位。

  司射作拾取矢。三耦拾取矢如初,反位。宾、主人、大夫降揖如初。主人堂东,宾堂西,皆袒决遂,执弓;皆进级前揖,及楅揖,拾取矢如三耦。卒,北面搢三挟一个,揖退。宾堂西,主人堂东,皆释弓矢,袭;及阶揖,升堂揖,就席。大夫袒决遂,执弓,就其耦;揖皆进,如三耦。耦东面,大夫西面。大夫进坐,说矢束,兴反位。而后耦揖进坐,兼取乘矢,顺羽而兴,反位,揖。大夫进坐,亦兼取乘矢,如其耦,北面,搢三挟一个,揖退。耦反位。大夫遂适序西,释弓矢,袭;升即席。众宾继拾取矢,皆如三耦,以反位。

  众宾未拾取矢(65),皆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二个。由堂西进,继三耦之南而立,东面,北上。大夫之耦为上。

  司射犹挟二个以进,作上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升,命去侯,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与司马交于阶前,去扑,袭;升,请以乐乐于宾。宾许诺。司射降,搢扑,东面命乐正,曰:「请以乐乐于宾,宾许。」司射遂适阶间,堂下北面命曰:「不鼓不释!」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乐正东面命大师,曰:「奏《驺虞》,间若一。」大师不兴,许诺。乐正退反位。

  司射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命去侯,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犹挟八个,去扑,与司马交于阶前,升,请释获于宾(66),宾许。降,搢扑,西面立于所设中之东,北面命释获者设中,遂视之(67)。释获者执鹿中,一个人执算以从之(68)。释获者坐设中,南当楅,西当西序,东面。兴受算,坐实八算于中,横委别的于中西,南末(69)。兴,共而俟。司射遂进,由堂下北面命曰:“不贯不释(70)。”上射揖。司射退反位。释获者坐取中之八算,改实八算于中(71),兴,执而俟。

  及奏《驺虞》以射。三耦卒射,宾、主人、大夫、众宾继射,释获如初。卒射,降。释获者执余获,升告左右卒射,如初。

  乃射。若中,则释获者坐而释获,每八个释一算(72)。上射于右,下射于左,若有余算,则反委之(73)。又取中之八算,改实八算于中。

  司马升,命取矢,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弟子委矢,司马乘之,皆如初。司射释弓视算,如初;释获者以贤获与钧告,如初。降重新恢复设置。

  兴,执而俟。三耦卒射。

  司射命设丰,设丰、实觯如初;遂命胜者执张弓,不胜者执弛弓,升饮如初。

  宾、主人、大夫揖,皆由其阶降,揖(74)。主人堂东袒决遂,执弓,搢三挟三个。宾于堂西亦如之。皆由其阶,阶下揖,升堂揖。主人为下射,皆当其物,北面揖,及物揖,乃射。卒,南面揖,皆由其阶,阶上揖,降阶揖。宾序西,主人序东,皆释弓,说决拾,袭,反位。升,及阶揖,升堂揖,皆就席。

  司射犹袒决遂,左执弓,右执贰个,兼诸弦,面镞;适堂西,以命拾取矢,如初。司射反位。三耦及宾、主人、大夫、众宾皆袒决遂,拾取矢,如初;矢不挟,兼诸弦弣以退,不反位,遂授有司于堂西。辩拾取矢,揖,皆升就席。

  先生袒决遂,执弓,搢三挟贰个,由堂西由于司射之西,就其耦(75)。

  司射乃适堂西,释弓,去扑,说决拾,袭,反位。司马命弟子说侯之左下纲而释之,命获者以旌退,命弟子退楅。司射命释获者退中与算,而俟。

  先生为下射,揖进,耦少退。揖如三耦。及阶,耦先升。卒射,揖如升射,耦先降。降阶,耦少退。皆释弓于堂西,袭。耦遂止于堂西,大夫升就席。

  司马反为司正,退,复觯南而立。乐正命弟子赞工即位。弟子相工,如其降也,升自西阶,反坐。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觯,兴,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于宾东。宾坐奠觯,拜;执觯兴;主人答拜。宾不祭,卒觯,不拜,不洗,实之,进西南面。主人阼阶上北面拜,宾少退。主人进受觯,宾主人之西南面拜送。宾揖,就席。主人以觯适西阶上酬大夫;大夫降席,立于主人之西,如宾酬主人之礼。主人揖,就席。若无大夫,则长受酬,亦如之。司正升自西阶,相旅,作受酬者曰:「某酬某子。」受酬者降席。司正退立于西序端,东面。众受酬者拜、兴、饮,皆如宾酬主人之礼。辩,遂酬在下者;皆升,受酬于西阶上。卒受者以觯降,奠于篚。

  众宾继射,释获皆如初。司射所作唯上耦(76)。卒射,释获者遂以所执余获升自西阶(77),尽阶,不审理案件。告于宾曰:“左右卒射。”降,反位,坐委余获于中西。兴,共而俟。

  司正降重新设置,使多少人举觯于宾与医务卫生人士。举觯者皆洗觯,升实之;西阶上北面,皆坐奠觯,拜,执觯兴。宾与医务卫生职员皆席末答拜。兴觯者皆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宾与先生皆答拜。举觯者逆降,洗,升实觯,皆立于西阶上,北面,东上。宾与先生拜。举觯者皆进,坐奠于荐右。宾与大夫辞,坐受觯以兴。举觯者退反位,皆拜送,乃降。宾与先生坐,反奠于其所,兴。若无大夫,则唯宾。

  司马袒决执弓,升命取矢,如初。获者许诺,以旌负侯,如初。司马降,释弓,反位。弟子委矢,如初。大夫之矢,则兼束之以茅,上握焉(78)。司马乘矢如初(79)。

  司正升自西阶,阼阶上受命于主人,适西阶上,北面请坐于宾,宾辞以俎。反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彻俎。」宾许。司正降自西阶,阶前命弟子俟彻俎。司正升立于序端。宾降席,北面。主人降席自南方,阼阶上北面。大夫降席,席西北面。宾取俎,还授司正。司正以降自西阶,宾从之降,遂立于阶西,东面。司正以俎出,授从者。主人取俎,还授弟子。弟子受俎,降自西阶以东。主人降自阼阶,西面立。大夫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自西阶,遂出授从者;大夫从之降,立于宾南。众宾皆降,立于大夫之南,少退,北上。

  司射遂适西阶西,释弓,去扑,袭。进由中东,立于中南,北面视算。释获者东面于中西坐,先数右获(80)。二算为纯,一纯以取,实于左臂,十纯则缩而委之,每委异之(81)。有余纯,则横于下(82)。一算为奇,奇则又缩诸纯下(83)。兴,自前适左,东面(84)。坐,兼敛算,实于左边手。一纯以委,十则异之,别的如右获(85)。司射复位。释获者遂进取贤获(86),执以升,自西阶,尽阶,不审理案件。告于宾。若右胜,则曰:“右贤于左。”若左胜,则曰:“左贤于右。”以纯数告,若有奇者,亦曰奇(87)。若左右钧,则左右皆执一算以告,曰:“左右钧。”降重新初始化,坐,兼敛算,实八算于中,委其他于中西。兴,共而俟。

  主人以宾揖让,说屦,乃升。大夫及众宾皆说屦,升,坐。乃羞。无算爵。使贰人举觯。宾与先生不兴,取奠觯饮,卒觯,不拜。执觯者受觯,遂实之。宾觯以之主人,大夫之觯长受,而错,皆不拜。辩,卒受者兴,以旅在下者于西阶上。长受酬,酬者不拜,乃饮,卒觯,以实之。受酬者不拜受。辩旅,皆不拜。执觯者皆与旅。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执觯者洗,升实觯,反奠于宾与先生。无算乐。

  司射适堂西,命弟子设丰(88)。弟子奉丰升,设于西楹之西,乃降。

  宾兴,乐正命奏《陔》。宾降及阶,《陔》作。宾出,众宾皆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胜者之弟子洗觯,升酌,南面坐奠于丰上。降,袒执弓,反位。司射遂袒执弓,挟二个,搢扑,89北面于三耦之南,命三耦及众宾:“胜者皆袒决遂,执张弓。不胜者皆袭,说决拾,却左臂,右加弛弓于其上,遂以执弣(89)。”司射先反位。三耦及众射者皆与其耦进立于射位,北上。司射作升饮者,如作射。一耦进,揖如升射,及阶,胜者先升堂,少右。不胜者进,北面坐取丰上之觯。兴,少退,立卒觯。进,坐奠于丰下。

  前天,宾朝服以拜赐于门外,主人不见。如宾服,遂从之,拜辱于门外,乃退。

  兴,揖。不胜者先降,与升饮者相左,交于阶前,相揖。出于司马之南,遂适堂西。释弓,袭而俟。有执爵者(90)。执爵者坐取觯,实之,反奠于丰上。升饮者如初。三耦卒饮。宾,主人、大夫不胜,则不执弓。执爵者取觯降洗,升实之,以授于席前。受觯,以适西阶上北面立饮。卒觯,授执爵者,反就席。大夫饮,则耦不升。若大夫之耦不胜,则亦执弛弓,特升饮(91)。众宾继饮射爵者辩,乃彻丰与觯。

  主人释服,乃息司正。无介。不杀。使人速。迎于门外,不拜;入,升。不拜至,不拜洗。荐脯醢,无俎。宾酢主人,主人不崇酒,不拜众宾;既献众宾,一人举觯,遂无算爵。无司正。宾不与。征唯所欲,以告于乡文人、君子可也。羞唯全数。乡乐唯欲。

  司马洗爵,升实之以降,献获者于侯。荐脯醢,设折俎。俎与荐皆三祭(92)。获者负侯,北面拜受爵,司马西面拜送爵。获者执爵,使人执其荐与俎从之(93)。适右个,设荐俎(94)。获者南面坐,左执爵,祭脯醢,执爵兴。取肺,坐祭,遂祭酒。兴,适左个、中,亦如之。左个之西南三步,东面设荐俎(95)。获者荐右东面立饮,不拜既爵。司马受爵,奠于篚,重置。获者执其荐,使人执俎从之,辟设于乏南(96)。获者负侯而俟。

  记。大夫与,则公士为宾。使能,不宿戒。其牲,狗也。亨于堂东南。尊,綌幂。宾至,彻之。蒲筵,缁布纯。西序之席,北上。献用爵,其余用觯。以爵拜者,不徒作。荐,脯用笾,五胑,祭半胑,横于上。醢以豆,出自东房。胑长尺二寸。俎由东壁,自西阶升。宾俎,脊、胁、肩、肺。主人俎:脊、胁、臂、肺。肺皆离。皆右体也。进腠。凡举爵,三作而不徒爵。凡奠者于左,将兴者于右。众宾之长,壹人辞洗,如宾礼。若有诸公,则如宾礼,大夫如介礼。无诸公,则大夫和宾礼。乐作,大夫不入。乐正,与立者齿。三笙一和而成声。献工与笙,取爵于上篚。既献,奠于下篚。其笙,则献诸西阶上。立者,东面北上。司正既举觯,而荐诸其位。三耦者,使弟子。司射前戒之。司射之弓矢与扑,倚于西阶之西。司射既袒决遂而升,司马阶前命张侯,遂命倚旌。凡侯:圣上熊侯,白质;诸侯麋侯,赤质;大夫布侯,画以虎豹;士布侯,画以鹿豕。凡画者,丹质。射自楹间,物长如笴。其间容弓,距随长武。序则物当栋,堂则物当楣,命负侯者,由其位。凡适堂西,皆出入于司马之南。唯宾与医师降阶,遂西取弓矢。旌,各以其物。无物,则以白羽与朱羽糅。杠长征三号仞,以鸿脰韬上,二寻。凡挟矢,于二指之间横之。司射在司马之北。司马无事不执弓。始射,获而未释获;复,释获;复,用乐行之。上射于右。楅长如笴,博三寸,厚寸有半,龙首,个中蛇交,韦当。楅,髹,横而拳之,南面坐而奠之,南北当洗。射者有过,则挞之。众宾不与射者,不降。取诱射之矢者,既拾取矢,而后兼诱射之乘矢而取之。宾、主人射,则司射摈升降,卒射即席,而反位卒事。鹿中,髹,前足跪,凿背容八算。释获者奉之,先首。大夫降,立于堂西以俟射。大夫与士射,袒薰襦。耦少退于物。司射释弓矢视算,与献释获者释弓矢。礼射不主皮。主皮之射者,胜者又射,不胜者降。主人亦饮于西阶上。获者之俎,折脊、胁、肺、臑。东方谓之右个。释获者之俎,折脊、胁、肺,都有祭。大夫说矢束,坐说之。歌《驺虞》,若《采苹》,皆五终。射无算。古者于旅也语。凡旅,不洗。不洗者,不祭。既旅,士不入。大夫后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乡侯,上个五寻,中十尺。侯道五十弓,弓二寸以为侯中。倍中感到躬,倍躬以为左右舌。下舌半上舌。箭筹八十。长尺有握,握素。楚扑长如笴。刊本尺。君射,则为下射。上射退于物一笴,既发,则答君而俟。君,乐作而后就物。君,袒朱襦以射。小臣以巾执矢以授。若饮君,如燕,则夹爵。君,国中射,则皮树中,以翿旌获,白羽与朱羽糅;于郊,则闾中,以旌获;于竟,则虎中,龙旃。大夫,兕中,各以其物获。士,鹿中,翿旌以获。唯君有射于国中,其馀否。君在,大夫射,则肉袒。 

  司射适阶西,释弓矣,去扑,说决拾,袭。适洗,洗爵。升实之,以降,献释获者于其位,少南。荐脯醢,折俎,有祭。释获者荐右东面拜受爵,司射北面拜送爵。释获者就其荐坐,左执爵,祭脯醢。兴,取肺,坐祭,遂祭酒。兴,司射之西北面立饮,不拜既爵。司射受爵,奠于篚。释获者少西辟荐,反位(97)。

  司射适堂西,袒决遂,取弓于阶西,挟四个,搢扑以反位。司射去扑倚于阶西,升请射于宾,如初。宾许。司射降,搢扑,由司马之南适堂西,命三耦及众宾皆袒决遂,执弓就位。司射先反位。三耦及众宾皆袒决遂,执弓,各以其耦进(98),反于射位。

  司射作拾取矢。三耦拾取矢如初,反位。宾、主人、大夫降揖如初。

  主人堂东,宾堂西,皆袒决遂,执弓,皆进。阶前揖,及楅揖,拾取矢如三耦。卒,北面搢三挟多个,揖退。宾堂西,主人堂东,皆释弓矢,袭。及阶揖,升堂揖,就席。大夫袒决遂执弓就其耦。揖皆进,如三耦。耦东面,大夫西面。大夫进坐,说矢束(99),兴反位。而后耦揖进,坐,兼取乘矢,顺羽而兴(100),反位,揖。大夫进坐,亦兼取乘矢,如其耦,北面,搢三挟三个,揖退。耦反位。大夫遂适序西,释弓矢,袭,升即席。众宾继拾取矣,皆如三耦,以反位。

  司射犹挟八个以进,作上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马升,命去侯,获者许诺。司马降,释弓反位。司射与司马交于阶前,去扑,袭。升,请以乐乐于宾(101)。宾许诺。司射降,搢扑,东面命乐正曰:“请以乐乐于宾,宾许。”司射遂适阶间,堂下北面命曰:“不鼓不释(102)。”

  上射揖。司射退反位。乐正东面命大师曰:“奏《驺虞》,间若一(103)。”大师不兴,许诺。乐正退反位。

  乃奏《驺虞》以射(104)。三耦卒射,宾、主人、大夫、众宾继射,释获如初。卒射,降。释获者执余获,升告左右卒射,如初。

  司马升,命取矢,获者许诺(105)。司马降,释弓反位。弟子委矢,司马乘之,皆如初。

  司射释弓视算,如初(106)。释获者以贤获与钧告,如初。降重置。

  司射命设丰,设丰、实觯如初(107)。遂命胜者执张弓;不胜者执弛弓,升饮,如初。

  司射遂袒决遂,左执弓,右执叁个,兼诸弦,面镞,适堂西,以命拾取矢(108),如初。司射反位。三耦及宾、主人、大夫、众宾皆袒决遂,拾取矢,如初。矢不挟,兼诸弦弣以退(109),不反位,遂授有司于堂西(110)。辩拾取矢,揖,皆升就席。

  司射乃适堂西,释弓,去扑,说决拾,袭,反位。司马命弟子说侯之左下纲而释之,命获者以旌退,命弟子退楅(111)。司射命释获者退中与算,而俟。

  司马反为司正,退复觯南而立。乐正命弟子赞工即位。弟子相工,如其降也,升自西阶,反坐。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觯,兴,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于宾东。宾坐奠觯,拜,执觯兴。主人答拜。宾不祭,卒觯,不拜,不洗。实之,进西南面。主人阼阶上北面拜,宾少退。主人进受觯。宾主人之西南面拜送。宾揖就席。主人以觯适西阶上酬大夫。大夫降席,立于主人之西。如宾酬主人之礼。主人揖就席。若无大夫,则长受酬(112),亦如之。司正升自西阶,相旅,作受酬者曰:“某酬某子。”受酬者降席。司正退立于西序端,东面。众受酬者拜,兴,饮,皆如宾酬主人之礼。辩,遂酬在下者(113),皆升,受酬于西阶上。卒受者以觯降,奠于篚。

  司正降重新恢复设置,使几个人举觯于宾与医师。举觯者皆洗觯,升实之,西阶上北面皆坐奠觯,拜,执觯兴。宾与医务卫生职员皆席末答拜。举觯者皆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拜,执觯兴。宾与先生皆答拜。举觯者逆降,洗。升实觯,皆立于西阶上,北面东上,宾与先生拜。举觯者皆进,坐奠于荐右。宾与大夫辞,坐受觯以兴。举觯者退反位,皆拜送,乃降。

  宾与医师坐,反奠于其所,兴。若无大夫,则唯宾(114)。

  司正升自西阶,阼阶上受命于主人,适西阶上,北面请坐于宾,宾辞以俎(115)。反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彻俎。”宾许。司正降自西阶,阶前命弟子俟彻俎。司正升立于序端。宾降席,北面。主人降席自南方,阼阶上北面。大夫降席,席东北面。宾取俎,还授司正。司正以降自西阶,宾从之降,遂立于阶西,东面。司正以俎出,授从者;主人取俎,还授弟子,弟子受俎,降自西阶以东,主人降自阼阶,西面立;大夫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自西阶,遂出授从者。大夫从之降,立于宾南。众宾皆降,立于大夫之南,少退,北上。

  主人以宾揖让,说屦,乃升(116)。大夫及众宾皆说屦,升,坐。乃羞,无算爵。使二位举觯(117)。宾与医务卫生人士不兴,取奠觯饮,卒觯,不拜。执觯者受觯,遂实之。宾觯以之主人,大夫之觯长受,而错,皆不拜(118)。辩,卒受者兴,以旅在下者于西阶上(119)。长受酬,酬者不拜,乃饮,卒觯,以实之。受酬者不拜受。辩旅,皆不拜。执觯者皆与旅。卒受者以虚觯降奠于篚。执觯者洗,升实觯,反奠于宾与先生。无算乐。

  宾兴,乐正命奏《陔》(120)。宾降及阶,《陔》作。宾出,众宾皆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前日,宾朝服以拜赐于门外,主人不见(121)。如宾服,遂从之,拜辱于门外,乃退。

  主人释服,乃息司正。无介。不杀。使人速(122)。迎于门外,不拜,入升,不拜至,不拜洗。荐脯醢,无俎。宾酢主人,主人不崇酒,不拜众宾。既献众宾,一个人举觯,遂无算爵。无司正。宾不与。征唯所欲,以告于乡士人君子可也。羞唯全部,乡乐唯欲。

  [记]大夫与,则公士为宾(123)。使能,不宿戒。

  其牲狗也。亨于堂西南。

  尊绤幂,宾至,彻之。

  蒲筵,缁布纯。西序之席,北上(124)。

  献用爵,别的用觯。以爵拜者不徒作。

  荐:脯用笾,五胑,祭半胑横于上(125)。醢以豆,出自东房。胑长尺二寸。

  俎由东壁,自西阶升。宾俎:脊、胁、肩、肺。主人俎:脊、胁、臂、肺。肺皆离。皆右体也。进腠。

  凡举爵,三作而不徒爵。

  凡奠者于左,将举者于右。

  众宾之长一人辞洗,如宾礼。

  若有诸公,则如宾礼,大夫如介礼。无诸公,则大夫如宾礼。乐作,大夫不入。

  乐正与立者齿(126)。

  三笙一和而成声(127)。

  献工与笙,取爵于上篚。既献,奠于下篚。其笙,则献诸西阶上。

  立者东面北上(128)。

  司正既举觯,而荐诸其位。

  三耦者,使弟子,司射前戒之(129)。

  司射之弓矢与扑,倚于西阶之西。

  司射既袒决遂而升,司马阶前命张侯,遂命倚旌。

  凡侯:君主熊侯,白质;诸侯糜侯,赤质;大夫布侯,画以虎豹;士布侯,画以鹿豕(130)。凡画者,丹质(131)。

  射自楹间。物长如笴,其间容弓,距随长武(132)。序则物当栋,堂则物当楣(133)。

  命负侯者,由其位(134)。

  凡适堂西,皆出入于司马之南。唯宾与医务人士降阶,遂西取弓矢。

  旌,各以其物(135)。无物,则以白羽与朱羽糅,杠长三仞,以鸿脰韬上,二寻(136)。

  凡挟矢,于二指之间,横之(137)。

  司射在司马之北。司马无事不执弓。

  始射,获而未释获;复,释获;复用乐行之。

  上射于右。

  楅,长如笴,博三寸,厚寸有半,龙首,当中蛇交。韦当(138)。楅,髤,横而奉之,南面坐而奠之,南北当洗(139)。

  射者有过则挞之(140)。

  众宾不与射者不降。

  取诱射之矢者,既拾取矢,而后兼诱射之乘矢而取之(141)。

  宾、主人射,则司射摈升降,卒射即席,而反位卒事(142)。

  鹿中,髤,前足跪,凿背容八算;释获者奉之,先首(143)。

  先生降,立于堂西以俟射。大夫与士射,袒纁襦(144)。耦少退于物。

  司射,释弓矢视算。与献释获者释弓矢。

  礼射不主皮(145)。主皮之射者,胜者又射,不胜者降。

  主人亦饮于西阶上。

  获者之俎,折脊、胁、肺、臑(146)。

  东方谓之右个。

  释获者之俎,折脊、胁、肺,都有祭(147)。

  先生说矢束,坐说之。

  歌《驺虞》,若《采蘋》,皆五终(148)。射无算。

  古者于旅也语(149)。凡旅,不洗。不洗者不祭。既旅,士不入。

  先生后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乡侯,上个五寻,中十尺(150)。侯道五十弓,弓二寸感到侯中(151)。

  倍中认为躬,倍躬以为左右舌(152)。下舌半上舌(153)。

  “箭筹八十(154)。长尺有握,握素(155)。”

  楚扑长如笴,刊本尺(156)。

  君射,则为下射。上射退于物一笴,既发,则答君而俟(157)。君,乐作而后就物。君,袒朱襦以射。小臣以巾执矢以授(158)。若饮君,如燕,则夹爵(159)。君,国中射,则皮树中,以■旌获,白羽与朱羽糅(160)。于郊,则闾中,以旌获(161)。于竟,则虎中,龙旜(162)。大夫,■中,各以其物获(163)。士,鹿中,■施以获。唯君有射于国中,别的否。君在,大夫射则肉袒(164)。

  【注释】

  (1)此节述主人戒宾之仪。主人:州长。乡大夫所在之州,则乡大夫为主人。宾:张尔歧说,“以州中处士贤者为之,若大夫来为遵,则易之以公士。”

  (2)此节记述布署。县(xu2n)于洗西南:即悬磬于洗东西边。乡吃酒礼磬在两阶间。乡射礼为避射位,故悬磬于洗东南。

  (3)侯:箭靶,乡射靶以布制作而成。侯满含中、躬、舌、纲几有的。侯中间的主导部分叫作中;中上下各横接一幅,叫作躬;接于躬上,上下伸出两旁的一部分,叫作舌,也叫作个,上舌宽,下舌窄;纲是系舌栓于两干的绳索。下纲不比地武:武:迹。下纲和舌距地尺二寸,故说不及地。

  (4)不系左下纲,中掩束之:侯面向堂,左即西。射事未至,故先不把左下纲结上,并左下纲和舌往南掩饰侯中而束之。

  (5)乏:唱获人的居留处,为获者御矢所用,故又称作容。乏状似曲屏,用革制作而成。矢力不如,故称作乏。党:旁。乏参侯道居侯党之一,西五步:即乏在侯道长度靠侯一旁的百分之三十三、西五步的职位上。侯道长五十步,每步六尺。也等于说,乏的地点在侯北十丈、西三丈的地方。

  (6)此节述主人速(请)宾之仪。

  (7)此节述主人迎宾拜至之仪。主人以宾揖:以:与。即主人与宾相揖。

  (8)此节述主人献宾之仪。宾反位:再次来到从降之位。在正对西序的地点。

  (9)重新恢复设置:复西阶上之位。

  (10)此节述宾酢主人之仪。反位:重临从降之位。在阼阶东,面朝西。

  (11)此节述主人酬宾之仪。

  (12)此节述主人献众宾之仪。

  (13)此节述壹位举觯授宾之仪。

  (14)此节述遵者入献酢之仪。

  (15)此节述合乐乐宾之仪。面鼓:瑟首在前。面:前。鼓:可鼓处。

  (16)立于县立中学:即立于磬之东。

  (17)此节述主人献乐工及吹笙人之仪。

  (18)此节述立司正之仪。未旅:因将射,故立司正后未即行旅酬。

  (19)此节述司射请射之仪。三耦俟于堂西:耦通偶。凡射,三位为耦,有上射,有下射。司正既立,司射选弟子中德行道艺高者为三耦。堂西:堂下西侧。

  (20)司射:亦主人之吏为之。

  (21)袒决遂:袒:袒露左边手。决:套在大拇指上用于钩弦的象骨套子。遂:又称作拾,是一种皮制的臂衣,套在左手上,用以敛衣护臂。袒决遂,在此处都作动词用。兼挟乘矢:乘(sh8ng)矢:四矢,四枝箭。兼挟:兼弦矢而并持之。胡培翚《仪礼正义》引盛世佐说:“挟矢之法,盖以左边手执弣(弣:弓把),右大指勾弦而并夹四矢于第二第三指间”,可供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

  (22)某不能够,为二三子:谦辞。二三子,指众宾以下的人。谓某虽德艺不高,但为二三子之请,不得不承诺。

  (23)此节述纳射器之事。射器:即弓矢决拾等射事所用的器具。纳:内。纳射器:即搬射器入内。

  (24)倚于西序:下文“主人弓矢在东序东”,此“西序”亦当为西序西。东序东即东夹(东序与屋东墙的夹室)之东,西序西即西夹之西。北括:括朝北。括:箭的背后。

  (25)此节述司射比三耦之仪。比三耦:相比才艺的高下,其相近者合而为耦。

  (26)上射:耦分上、下射。御:进、侍。某:指下射。某御于子:谓某一个人随后侍射于子。子,西楚对男生的尊称。

  (27)此节述司马命张侯倚旌之仪。司正为司马:司正主吃酒之礼;司马主射礼。此时未行旅酬,将射,故司正行司马之职。

  (28)说束:说,通“脱”,即脱束。上张侯,射事未至,不系左下纲,中掩束之。此时将射,故使人脱其束,系左下纲于立柱。

  (29)获者:射中叫作获。执旌报告射中的人称做获者。倚旌于侯中:将旌倚在侯的宗旨。旌:为获者所执,矢中,则举旌报告已射中。

  (30)此节述乐正迁乐之仪。乐正适西方:乐正自西阶东至堂西命弟子。赞工,迁乐于下:相助乐工,将瑟迁于堂下。此迁乐,是为着避射位。

  (31)笴(g7):百条根。堂前三笴:距堂三百部草远的地点。

  (32)此节述三耦取弓矢俟射之仪。让取弓矢,拾(ji8):让:相揖让。拾:更迭,轮流。谓三耦要相揖让,依次拿取弓矢。

  (33)弣(fǔ):弓把的中间。

  (34)搢三而挟叁个:搢:插。八个:一支箭。谓将三支箭插于身右边带间,夹一矢于第二、三指间。

  (35)立于所设中之西北:中:盛算之器。算是用来计射中矢数的筹码。谓之中,即取其射中靶子之意。所设中:此时不曾设“中”,所设“中”即指就要设“中”的地点。“中”的地方在西阶南与洗相对的地方。

  (36)此节述司射诱射之仪。豫(xù)则钩楹内,堂则由楹外:豫即序,州学。序无室,物(射箭的任务)靠北。钩楹内,即绕楹之东而往北行。室与堂相对而言,序无室,故不言堂。堂则由楹外,此堂乃指庠即乡学来说,庠的射位(物)在楹之南(楣下),故由楹南向南行。

  (37)物:射位。在地上画十字形为标志,射者履之而射。

  (38)不方足,还:方:并,即不并足。还:旋转,由面朝北转向朝南。按郑玄注,就是左足至,右足还,转为面朝南。

  (39)视侯中,俯正足:正足,有分裂解释,一说两足履横画两端;依盛世佐说,正足,犹今所谓丁字步。那句话的意思是,先视侯中,然后俯视其足,看一看立的姿势是不是精确。

  (40)不去旌:此时旌方倚于侯中之下。射时,获者执旌报告中否。此时司射诱射,目的在于教人,不唱获,故不去旌。

  (41)诱射:诱:引导,教。

  (42)将乘矢:将:行、行事。将乘矢,即射四矢。

  (43)改:更。

  (44)扑:挞罚犯教者之具。

  (45)此节述三耦射之仪。负侯:面朝北背侯而立。

  (46)作:使。

  (47)中等:空一流台阶。

  (48)左执箫,南扬弓,命去侯:谓左边手执弓梢端,向东举起,命获者离开侯。箫:弓末端。扬:举。去:离。

  (49)获者执旌许,诺声不绝以致于乏:按《大射礼》:“负侯皆许,诺以宫,趋直西;及乏南,又诺以商,至乏声止。”是获者由负侯时起至乏,应诺之声不断。只是《乡射礼》对应诺声的高低未有要求。

  (50)偃旌:把旌放倒。

  (51)袭:复穿好服饰。此袭乃对上袒来讲。

  (52)相左:司马与司射在阶前结识,各在对方的左边。

  (53)青女月获,无猎获:不要射伤获者,不要射到乏旁惊获者。猎:矢从旁过。

  (54)拾发,以将乘矢:即交替发射,以至四矢射完。

  (55)坐而获:谓射时,获者坐下,射中,则高声报告:获。举旌以宫,偃旌以商:言报获的声音,举旌时声高应宫声,偃旌时声低应商声。获而未释获:释获:每射中一矢,特意有人将一支算筹放置地上以计数,叫作释获,释获的人叫作释获者。那是说,此时射中时,只大声报获而不释获以计数。那是因为初射尚不计胜负。

  (56)此节述取矢委楅之仪。至此,第一品级射事甘休。楅(f*):承箭的道具。所设楅:拟将设楅的地点。

  (57)左右抚矢而乘之:左左手抚拍矢,四四数而分之。

  (58)不索:不尽。言矢于所用之数必有余,不可索尽,以防因有毁折而非常不够用。(59)此节述司射请射比耦之仪。若皆与射:言若,意即或射或不射,各顺其欲。(60)以耦告于先生曰:“某御于子”:大夫与士为耦,此都以士为上耦,而又以“某御于子”告大夫,是一种爱护大夫的象征。

  (61)众耦:指大夫耦及众宾。

  (62)此节述三耦拾取矢之仪。进,坐:面向南而坐,与下射绝对。横弓,却手动和自动弓下取多个:面朝东,弓以南北为横。横弓,弓背在上,左边手向下执弓背。仰,右臂动和自动下取矢。兼诸弣,顺羽,且兴:弣:弓把。兼:并。羽:矢末之羽。谓并矢于右边手弓把间而以右边手顺理其羽,同时起立。

  (63)执弦而左还:以左手执弦向左而还。反位:返其楅西东面之位。

  (64)以授有司:以诱射之矢授有司。

  (65)此节述众宾受弓矢序立之仪。众宾未拾取矢:众宾初射,当于堂西受弓矢于有司,故不拾取矢。

  (66)此节述司射作射,请释获之仪。释获:释:舍、放。获:中。即放算筹于地以计射中之数。参阅注(55)。

  (67)视之:郑玄注:“视之,当教之。”谓教其释获。

  (68)鹿中:中是盛算(射筹)的用具。士用鹿中。中以木刻制而成。鹿中之形,乃以木刻成跪伏之鹿的影象,背上凿孔以盛算筹。

  (69)横委其他于中西,南末:横:对中来说为南北向。把别的的算筹横向停放“中”之西,“末”向北。“算”有本、末。

  (70)不贯不释:贯:贯穿靶子,谓射中并贯穿靶子。即射中而不连贯靶子不释算。

  (71)改实八算:预备后来者用之。

  (72)此节述三耦释获而射之仪。每多个释一算:每射中一矢即放一枝算筹于地。

  (73)上射于右,下射于左:上射之算放在左边;下射之算放在侧面;中往北,南为右,北为左。若有余算,则反委之:每人四矢,四算,如有射不中者,则算有剩余。将余算放于中之西,故曰反委之。

  (74)此节述宾、主人射之仪。皆由其阶降:谓宾、大夫由西阶下堂、主人由东阶下堂。

  (75)此节述大夫与其耦射之仪。就其耦:大夫之耦为士,位在司射之南。(76)此节述众宾继射、告卒射之仪。所作唯上耦:司射只命上耦射,别的不再命射。

  (77)余获:剩余的算筹。如无余算,释获者则白手升告宾。

  (78)此节述司马命取矢和乘矢之仪。兼束之以茅,上握焉:兼四矢而以茅束之,束于手握处之上。握:手握处,箭的中等。

  (79)乘矢如初:如前四、四数矢而分之。

  (80)此节述数获之仪。右获:上射之获。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仪礼译注,乡射礼第五

关键词: 云顶娱乐

古典文学之元史,卷一百三十一

速哥 ○速哥 速哥,蒙古时候的人。父忽鲁忽儿,皇上木华黎麾下卒也。后更隶塔海、帖哥军。以善驰马,有口辩,审...

详细>>

卷二百九,卷一百二十一

隐逸 新唐书卷二百十九 古之隐者,大抵有三概:上焉者,身藏而德不晦,故自放草野,而名往从之,虽万乘之贵,犹...

详细>>

卷一百五十五,卷四十二

汪世显 ○汪世显德臣良臣惟正 汪世显,字仲明,巩昌盐川人。系出旺古族。仕金,屡立战功,官至镇远军节度使,巩...

详细>>

【云顶娱乐】卷第一百货公司五十六,古典文学

高元李韦薛崔戴王徐郗辛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六 高适,字达夫,沧州渤海人。少落魄,不治生事。客梁、宋间,宋州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