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大义,古典工学之太平御览

日期:2019-09-27编辑作者:云顶娱乐

○雅乐下

第十五 论律吕第十六 论七政第十七 论八卦八风第十八 论情…

《国语》曰:夫琴瑟尚宫,锺尚羽,石尚角。大不逾宫,细不过羽,故乐器重者从细,轻者从大。尾丝尚商,匏竹尚徵,革木一声。吕以和乐,律以平声。金石以动之,丝竹以行之,歌以咏之,匏以宣之,土以赞之,革木以节之。物得其常曰乐,清浊相应曰声,声相保曰和,细大不逾曰平。如是,金磨之,石击之,丝、木越之,匏、竹节之,以节八风。

第十五 论律吕

《春秋感精符》曰:冬至日,人主与群臣左右纵乐五日,天下人众亦家纵乐五日,以迎日冬至。人主备八能之士,撞黄锺之锺,击黄锺之鼓。公卿大夫列士乃使八能之士,击黄锺之鼓,用马革,鼓员径八尺一寸;鼓黄锺之瑟,瑟用槐木,瑟长八尺一寸。吹黄锺之律,间音以竽补,竽长四尺二寸。天地以和应,黄锺之音。得蕤宾之律应,则公卿大夫列士以德贺於人主,因请政所行,请五官之符,各受其赏。声之调者时气和,则人主以礼赐公卿列士。五日仪定,天地之气和人主公卿大夫列士之德,则阴阳之晷如度数。夏日至之礼,如冬日至之礼,舞八乐皆以肃敬为戒。(八音者,《云门》《五英》《大筮》《大卷》《大韶》《大夏》《大护》《大武》也。)黄锺之音调,诸气和;人主之音顺,则蕤宾之律应,磬声和;公卿大夫列士诚信,林锺之律应。此谓冬日至成天文,夏日至成地理。

第十六 论七政

颍容《春秋释例》曰:周用六代之礼乐,故有《云门》、《咸池》、《大韶》、《大夏》、《大护》、《大武》也。鲁受四代之礼乐,故不舞《云门》、《咸池》示有降杀也。

第十七 论八卦八风

《五经通义》曰:受命而王者,六乐焉。以太一乐天,以《咸池》乐地,以《肆夏》乐人,以《大夏》乐四时,以《大护》乐五行神明,以《大武》乐六律,各象其性而为之制,以乐其先祖。

第十八 论情性

又曰:歌舞同处耶?异耶?歌者象德,舞者象功。君子尚德下功,故歌在堂,舞在庭。歌以养形,歌者有声,舞者有形。何言歌在堂也?以《燕礼》曰:"升歌《鹿鸣》",以是知之。何以言舞在庭也?《援神契》曰"合忻之乐舞於堂,西夷之乐陈於户",以是明之。

第十九 论治政

《韩诗外传》曰:古者天子左右五锺,将出,则撞黄锺,而右五锺应之。马鸣中规,律,驾者有文。御者有数,立则磬折,拱则抱鼓,出入中规,折旋中矩。然后太师奏升车之乐,告出也。入则撞蕤宾以治容貌,容貌治则得颜色齐,颜色齐则肌肤安。蕤宾有声,鹄震马鸣,及倮介之虫,无不延颈以听。蕤宾在内者,皆玉色;在外者,皆金声。然后少师奏升堂即席,告入也。此言物类相感同声相应之义也。

第十五 论律吕

又曰:汤作《护》,闻其宫声,使人温良而宽大;闻其商声,使人方廉而好义;闻其角声,使人恻隐而仁爱;闻其徵声,使人乐养而好施;闻其羽声,使人恭俭而好礼。

春秋元命苞云。律之为言率也。续汉书云。律。术也。律书云。吕。序也。序述四时之气。定十二月之位也。阴阳各六。合有十二。阳六为律。阴六为吕。律六者。黄锺。大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也。吕六者。林钟。南吕。应钟。大吕。夹钟。仲吕也。史记云。律历者。天所以运五行八正之气。成熟万物也。帝王世纪云。黄帝使伶伦于大夏之西。昆仑之阴。取竹解谷。其窍厚均者。断两节闲吹之。以为黄钟之管。以象凤鸣。雌雄各六。以定律吕。以分星次。伶洲鸠曰。律。所以立均出度也。故云。纪以三。平以六。成以十二。天之道也。此六中之元。古之神瞽。考中声而量之。以制度律。均钟。故名黄钟。所以宣养六气。二曰太蔟。所以金奏。乃赞阳出滞。三曰姑洗。所以修洁百物。考神纳宾。四曰蕤宾。所以安静神人。献酬交酢。五曰夷则。所以咏歌九则。平民无贰。六曰无射。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轨仪。为之六闲。以扬沈伏而黜散越。元闲大吕。助宣物也。二闲夹钟。出四隟之细。三间中吕。宣中气也。四闲林钟。和展百事。俾莫不任肃纯恪也。五闲南吕。赞阳秀也。六间应钟。均利器用。俾应复也。律吕不易。无奸物也。三礼义宗云。律者。法也。言阳气施生。各有其法。吕者。助也。助阳成功。一云。律。帅也。帅导阳气。使之通达也。吕者。侣也。以对于阳。与之为侣。亦吕距也。谓阴阳之气。有时相距。明阳出则阴除。阴升则阳损。故有相距之意。续汉书云。阳以圜为形。其性动。阴以方为节。其性静。动者数三。静者数二。以阳生阴而倍之。以阴生阳半之。皆以三而一。阳生阴曰下生。阴生阳曰上生。皆参天两地。圆盖方覆。六偶承奇之道也。淮南子云。数始于一。一而不能生。故分为阴。阴阳合而生万物。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故三月为一时。所以祭有三饭。丧有三踊。兵有三令。皆以三为节。三三如九。故黄钟之律九寸。而宫音调。因而以九之。九九八十一。黄钟之数立焉。黄钟之气在子。十一月建焉。其辰在星纪。下生林钟。林钟之数五十四。气在未。六月建焉。其辰鹑火。上生大蔟。大蔟之数七十二。气在寅。正月建焉。其辰诹訾。下生南吕。南吕之数四十八。气在酉。八月建焉。其辰寿星。上生姑洗。姑洗之数六十四。气在辰。三月建焉。其辰大梁。下生应钟。应钟之数四十二。气在亥。十月建焉。其辰析木。上生蕤宾。蕤宾之数五十六。气在午。五月建焉。其辰鹑首。上生大吕。大吕之数七十六。气在丑。十二月建焉。其辰玄枵。下生夷则。夷则之数五十一。气在申。七月建焉。其辰鹑尾。上生夹钟。夹钟之数六十八。气在卯。二月建焉。其辰降娄。下生无射。无射之数四十五。气在戌。九月建焉。其辰大火。上生中吕。中吕之数六十。气在巳。四月建焉。其辰实沈。辰之与建。交错为表里。卽其合。然相生以乾坤六体为之。黄钟初九。下生林钟。初六。又上生大蔟。乐纬云。黄钟中宫。数八十一。以天一地二人三之数。以增减律。成五音。中和之气。增治上生。减治下生。上生者。三分益一。下生者三分减一。益者。以四乘之。以三除之。减者。以二乘之。以三除之。三礼义宗云。凡黄钟之管。本长九寸。所以九者。阳数之极也。数之所起。起自于三。三才天地人之道合成数。故曰三才。是以天地人各有三数。阳得兼三。故称九。阴但兼二。故称六。以阳得气兼三。故因而三之。三三如九。故阳数九为极。所以管用九寸。以度阳气。阳气应时而发。此自然神验者也。又上生大蔟。九二。又下生南吕。六二。又上生姑洗。九三。又下生应钟。六三。又上生蕤宾。九四。又下生大吕。六四。又上生夷则。九五。又下生夹钟。六五。又上生无射。上九。又下生中吕。上六。所以同位象夫妻。异位象母子。所谓律娶妻而吕生子者也。白虎通曰。黄钟何。黄。中和之气。钟者。动也。言阳于黄泉之下动万物也。淮南子云。黄。土色。钟者。气之所动。黄钟为君。冬至得之。三礼义宗云。钟。应也。言阳气潜动于黄泉之下。应养万物。萌牙欲出。大吕。大者。太也。吕者。距也。言阳气欲出。阴距难也。淮南子云。吕者。旅也。旅而去也。三礼义宗云。吕。助也。十二月阳方生长。阴气助之。生育之功。其道广大也。故一云。吕者。侣也。与阳为侣。对生万物。大蔟。言万物始大。凑地而出也。淮南子云。万物蔟而未出也。三礼义宗云。蔟者。凑之义也。正月之时。万物始大。蔟地而出。夹钟者。言万物孚甲种类而出也。淮南子云。种始夹也。三礼义宗云。夹者。佐也。二月之中。物未尽出。阴佐阳气。应时而出。一云。夹者。侠也。言万物为孚甲所侠。至此方解。钟应而出。姑洗者。姑者。古也。洗者。鲜也。万物去故就新。莫不鲜明也。淮南子云。姑洗。陈去而新来也。三礼义宗云。姑者。枯也。洗濯之义。三月物生新洁。洗除其枯也。中吕者。万物当中皆出也。淮南子云。中。宛也。三礼义宗云。吕者。距难之义。言阴欲出。阳气在于中距执之。一云。吕者。四月之时。阳气盛长。阴助功微。故云尔。蕤宾者。蕤。下也。宾。敬也。言阳气下降。故敬之也。淮南子云。蕤宾。安而服也。三礼义宗云。蕤者。垂下之义。宾者。敬也。五月阳气下降。阴气始起。共相宾敬。林钟者。林。众也。万物成熟。种类众多也。淮南子云。林钟。引而止之也。三礼义宗云。林。茂盛也。六月之中。物皆盛茂。聚积于野。故为林也。夷则者。夷。伤也。则。法也。言万物始伤。被刑法也。淮南子云。夷则。易其则也。三礼义宗云。夷。平也。则。法也。七月。万物将成。平均结实。皆有法则德吉也。南吕者。南。任也。言阳气有任生孳长也。淮南子云。南吕者。任苞大也。三礼义宗云。南。任也。八月之中。物皆含秀。有怀任之象。助成功之义。无射者。射。终也。言万物随阳而终。当复随阴而起。无终已也。淮南子云。无射者。人之无厌也。三礼义宗云。射。厌也。厌恶之义。九月物皆成实。无可厌恶。应钟者。言万物应时而钟下藏也。淮南子云。应其所钟。三礼义宗云。十月之时。岁功皆成。阴气之用。应阳之功。收而聚积。故云钟也。亦云。应者。应和之义。言此时将复应阳气而动于下也。乐纬云。黄钟为宫。林钟为征。大簇为商。南吕为羽。姑洗为角。应钟为变宫。蕤宾为变征。以次配之。五音备矣。黄钟下生林钟。故林钟为征。次黄钟。林钟上生大簇。故大簇为商。次林钟。大簇下生南吕。故南吕为羽。次大簇。南吕上生姑洗。故姑洗为角。次南吕。姑洗下生应钟。故应钟为变宫。次姑洗。应钟上生蕤宾。故蕤宾为变征。凡有七音圜相为宫。七音者。盖以相生数七故也。始黄钟生林钟。自十二月至六月。凡七月也。服虔解云。七律为七音。外传解云。武王克商。岁在鹑火。日在天驷。鹑火去天驷凡七宿。又地辰日在甲子。从子至午又七。天象。地辰。其数皆七。圣人以律同其数。以声招之。故以七音。乐以七律配七始。故以定三元四时。故黄钟以配天。林钟以配地。大簇以配人。姑洗以配春。蕤宾以配夏。南吕以配秋。应钟以配冬。凡三元者。周以建子月为天正。故黄钟之管配之。殷以建丑月为地正。应以大吕之管配之。但阴数偶。未土王。又为天社。故取其冲。应地之气。以林钟之管配之。夏以建寅月为人正。故大簇之管配之。夫阳徳自处。故以卽位为正。阴德在他。故取其冲。汉书律历志云。三元者。天施。地化。人事之纪也。十一月。干之初九。阳气伏于地下。始着为一。万物萌动。钟于太阴。故黄钟为天元。律长九寸。九者。所以穷极中和。为万物之元也。易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是也。六月。坤之初六。阴气受任于太阳。继养化软。万物生长。楙之。未令种刚强大。故林钟为地元。律长六寸。六者。所以阴承阳之施。楙之于六合之内。令刚柔有体也。立地之道。曰柔与刚是也。干知大始。坤作成物。正月。干之九三。万物棣通。簇出于寅。人奉而成之。仁以养之。义以行之。令事物各得其理。寅。木也。为仁。其声。商也。为义。故大簇为人元。律长八寸。八象于卦。庖羲氏之所以顺天地。通神明。类万物之情也。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是也。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后以裁成天地人道。是为三元。律之始也。感精符云。十一月。建子。天始施之端。谓之天统。周正服色尚赤。象物萌色赤也。十二月。建丑。地始化之端。谓之地统。殷正服色尚白。象物牙色白。正月。建寅。人始化之端。谓之人统。夏正服色尚黑。象物生色黑也。此三正律者。亦以五德相承。以前三皇为正。谓天皇。地皇。人皇。皆以天地人为法。周而复始。其岁首所书。乃因以为名。欲体三才之道。而君临万邦。故受天命而王者。必调六律而改正朔。受五气而易服色。法三正之道也。周以天统。服色尚赤者。阳道尚左。故天左旋。周以木德王。火是其子。火色赤左行。用其赤色也。殷以地统。服色尚白者。阴道尚右。其行右转。殷以水德王。金是其母。金色白。故右行。用其白色。夏以人统。服色尚黑者。人亦尚左。夏以金德王。水是其子。水色黑。故左行。用其黑色。又云。帝王之兴。多从符瑞。周感赤雀。故尚赤。殷致白狼。故尚白。夏锡元珪。故尚黑。此皆先兆气王之符。子母相助之义。如汉以火德镇星之精。降为黄石。授子房以兵信。助沛公而灭楚。非五运之色。相扶为用。孔子云。夏正得天。此谓得天道四时之气。应八节生杀之期也。故云。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兼三代而为法。盖取其可久者也。秦以建亥之月而为岁首。汉初。因秦正朔。自魏已后。自用夏正。至今无改。以其得天气也。又。遁甲。太乙九宫元辰。皆有三元。并起甲子。初为天元。尽六甲。次甲子为地元。又次甲子为人元。遁甲以冬夏二至后。甲己之日。夜半时。为甲子元首。三元各分为三。故一百八十日为元卒。阴阳两道。尽一岁之用。太一以初元甲子六十年为一纪。次甲子为第二纪。满六纪三百三十年为一周。九宫别以己亥为元首。分为五元。初己亥六十年为天元。次己亥六十年为地元。次己亥六十年为人元。次己亥六十年为河元。次己亥六十年为海元。九年一周。四九三十六。亦周六甲之大数也。三元正朔。并从律吕。应历定时。皆配五行。故同此释。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白虎通》曰: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声音何?声,鸣也,闻其声即知所生。声音者,谓宫、商、角、徵、羽也。音,饮也,刚弱清浊和而相饮也。音有八,谓金、石、丝、竹、土、木、匏、革。太平乃作乐,乐所以防淫奢。民饥寒,何乐之防?

《子思子》曰:繁于乐者重于忧,厚于味者薄于行。君子同则有乐,异则有礼。

《孟子》曰:庄暴见孟子,曰:"暴见于王,王语暴以好乐,暴未有以对也。"孟子曰:"王之好乐甚,则齐国其庶几乎!"他日,见于王,曰:"王尝语庄子以好乐,有诸?"王变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乐也,直好民俗之乐耳。"曰:"今之里裉古之乐也。臣请为王言之。今王鼓乐於此,百姓闻王锺鼓之声,管龠之音,举疾首蹙额而相告曰:'吾王之好鼓乐,夫何使我至於此极也?父子不相见,兄弟妻子离散。'此无他,不与民同乐也。今王鼓乐於此,百姓闻王锺鼓之声,管龠之音,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吾王庶几无疾病与,何以能鼓乐也?'此无他,与百姓同乐也。今王与百姓同乐,则王矣。"

《墨子》曰:程繁问於子墨子曰:"圣王不为乐。昔诸侯倦於听治,息於锺鼓之乐;士大夫倦於听治,息於竽瑟之乐;农夫春耕夏耘秋敛冬藏,息於吟缶之乐。今夫子曰'圣王不为乐',此譬之犹马驾而不脱,弓张而不弛。"墨子曰:"昔者尧舜有茅茨者,且以为礼,且以为乐。汤放桀,环天下立,因先王之乐,又自作乐,命曰《濩》,又循九韶。武王胜殷杀纣,环天下而自立,因先王之乐,又自作乐,命曰《象》。周成王因先王之乐,命曰《驺》。吾闻周成王之治天下也,不若武王;武王之治天下也,不若成汤;成汤之治天下也,不若尧舜。故里疋繁者,治逾寡。自此观之,非所以治天下也。"

又曰:齐康公有乐万人,食必梁肉,衣必文绣。

《庄子》曰:北门成闻黄帝张《咸池》之乐於洞庭之野,始闻之惧,后闻之怠,卒闻之而惑,荡荡默默乃不自得。帝曰:"汝殆其然哉!吾奏之以人,征之以天,行之以礼义,建之太清,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或谓之死,或谓之生,行流散徒,不主常声,此之谓天乐也。"

《淮南子》曰:奏雅乐者如於阳阿采菱。(许慎注曰:楚乐之名也。)邯郸有鬻曲者,托之李奇,诸人皆争学之,后知其非,皆弃其曲。此未始知音也。(李奇,赵之善乐者也。)

《穆天子传》曰:天子西征,至于玄池之上,乃奏广三日而终,是曰《乐池》。

《山海经》曰:祝融生子长琴,是处摇山,始作乐。

《世说》曰:荀公曾善解音声,时论谓之闇解。遂调律吕,正雅乐。每至正会殿庭作四指,自谓宫商无不谐韵。阮咸妙赏,时论谓之神解。每至公会作乐,荀心识阮意必谓之不调,而阮口初无言,直意忌之,遂出阮为始平太守。后有田父耕於野地中,得周时玉尺,便是天下正尺。荀试以校已所治锺鼓金石丝竹,皆短校一米,於此伏阮之妙解,征阮南还。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五行大义,古典工学之太平御览

关键词: 云顶娱乐

云顶娱乐卷一百九,卷一百一十

又曰: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忧下 又曰: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又曰:鲁有...

详细>>

云顶娱乐七十列传,古典法学之太平御览

○勇一 廉颇者,赵之良将也。赵惠文王十六年,廉颇为赵将伐齐,大破之,取阳晋,拜为上卿,以勇气闻於诸侯。蔺...

详细>>

卷二十五,古典医学之太平御览

又《曾子问》云:卿大夫之家曰私馆。公馆与公所为曰公馆。注云:公馆,若今县官舍也。 《晋书》曰:庾衮,字叔...

详细>>

古典历史学之太平御览

○孝献曹节 ○孝武卫子夫 《续汉书》曰:河间慎园董贵人,孝灵主公母也。灵帝即皇上位,追尊父长为孝灵皇帝王,...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