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船: 第48章

日期:2019-11-03编辑作者:云顶娱乐网址

  安那达先生在贝拿勒斯城外一个很清静的区域租下了一间住居。

  第二天早晨,汉娜丽妮很早就起身来去看她父亲。她在卧室里看到了安那达先生,他那时正坐在窗子后面的一把躺椅上,在那里静静地沉思。

  他一来到贝拿勒斯,就知道纳里纳克夏的母亲克西曼卡瑞原来只不过有点发烧、有些咳嗽,现在却已转成了肺炎。由于那地方气温很低,更由于她始终不肯放弃每天早晨到恒河去洗浴的习惯,热度愈来愈高,病情已变得非常严重。后来经汉娜丽妮日夜不停的照顾,她总算度过了危险期,但因这一次病,老太太却已闹得瘦弱不堪了。同时,有一件事是汉娜丽妮没法给她任何帮助的。克西曼卡瑞极严格地遵守着她自己的那些宗教仪式,医生已吩咐她该吃哪些东西、哪些营养品,但她却决计不肯让一个梵社的女孩子来替她做。她一向总是自己做饭,现在就只得由纳里纳克夏来给病人预备饭食,并且亲自端上来给她吃,这是使妈妈心里感到非常苦恼的一件事。

  房间里家具很少,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橱。一面墙上挂着一个不大的镜框,里面嵌着汉娜丽妮已死去的妈妈的一张已褪色的相片,对面墙上挂着她织的一件羊毛衣。衣橱里装着她的一些装饰品和她生前用的一些东西,那些东西自她死后就一直放在那里。

  “我实在不应该再活着给别人添麻烦了,”她悲伤地说。

  汉娜丽妮站在她父亲的身后,好像是为要给他拔去灰色的头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

  “上天为什么还让我活在这里,变成你的一个负担呢?”

  “爹,”她说,“要是今天早晨我们能早一点吃茶,我就到你的房间里来坐,你再给我讲讲我们家从前的那些老古话。你不知道我多么爱听那些故事。”

  克西曼卡瑞在个人生活和衣著方面,虽然力求简朴,但她周围的环境,她总希望弄得非常清爽、非常漂亮;这一点汉娜丽妮曾听到纳里纳克夏讲起过。因此这女孩子就特别注意随时把整个屋子收拾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每次去看望老太太的时候,她也一定要特别看看自己的衣服是否穿得很整洁。安那达先生租下的那所房子前面有一个花园,他经常摘些花送到老太太那里去,汉娜丽妮却总要仔细地把那些花剪削一番之后才送到她的病榻前去。

  安那达先生一向就很能理解女儿的心思,他立刻就明白说那话不过是希望赶快把早茶吃完了事。阿克谢一会儿就会在茶桌边露面,汉娜为了避开他,希望能够尽快躲到她父亲的卧房里去。

  纳里纳克夏曾一再向他母亲提起,希望她同意让一个女仆来侍候她,而她却怎么也不肯接受一个下人的侍奉。他们家里当然也有许多仆人,男的女的都有,但那只是雇来做粗活的,老太太可不能让一个雇来的人替她做那些更密切地关系着自己生活的事。自从她的老保姆死了以后,即使病倒了,她也从没有让一个女仆来替她打过扇或捶过腿。

  女儿的这种精神状态真使他感到悲痛万分:她已经变得像一只惊弓之鸟了。

  任何漂亮的男孩或女孩,她总一见就喜欢得不得了。每当她一清早在恒河行完洗礼回来,对着沿路所见到的湿婆像恭敬地撒鲜花、洒圣水的时候,她总要挑选一个最漂亮的村童或一个肤色鲜洁的婆罗门小姑娘,带到自己家里来。孩子们的美常会打动她的心,而她用许多如玩具、铜钱和糖果一类的礼物也使得附近好些孩子都对她怀着无限敬爱。

  走下楼来,他发现水还没有开,于是认为这是仆人的过失,就对那个倒霉的仆人大发脾气。仆人分辩说,他怎么知道今天他会这么早就要吃茶哩,也完全无用。安那达先生对佣人们本来早有成见,现在更借这个机会大声嚷嚷,说现在的佣人们都不肯安分了,说他的仆人还得要人侍候,每天得有人把他们从甜睡中叫醒才行。开水很快就送来了。安那达先生一向喝茶总是慢条斯理地细细品着,喝一口要咂咂嘴唇细尝一尝,还要和他的女儿闲谈几句。

  有时,这些小孩子成群结队地爬到她的屋顶上去,满屋子里乱闹,老太太看到也总只是从心里感到高兴。她另外还有一种特别的爱好。每次一见到什么精巧的玩艺儿,她总止不住要买,并不是因为她自己要收集这些东西,而是因为,拿这些东西去送给真正爱好它们的人会使她感到无穷的快乐。极远的亲戚或偶尔认识的一些朋友们都常常会忽然收到不知从什么地方寄来的一个莫名其妙的邮包,弄得一屋子的人都感到万分惊奇。她有一口极大的红木箱子,里面装着许多漂亮的脚镯和丝质的衣服。这些东西是专为纳里纳克夏将来可能娶回家来的新娘子预备的。在她的想象中,她的儿媳妇一定是一个既年轻而又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她的活泼的性情和高雅的举止将使她的死气沉沉的家显出一番新气象,所以如果让这样一个女孩子穿上她所珍藏的那些漂亮衣服,这件事本身就将使她感到无限快乐。老太太一直都是依靠这一类的假想供给材料来编织她的许多美好的白日梦。

  但今天他却显出十分匆忙的样子大口大口往喉咙里灌。

  克西曼卡瑞自己的生活习惯完全和苦行主义者相类似,她差不多一整天就只是做做祷告,谨慎奉行各种宗教仪式每天只吃一点牛奶和水果,但对纳里纳克夏的那种清苦的生活,她却极不赞同。过分严格的宗教生活她认为对于男人是不合适的。她把男人都看成不过是一些身体已长得很高大的孩子,对于那些在饮食问题上不知道节制,也不加选择的男人,她总抱着仁慈宽厚的态度加以宽容。

  “你有什么事急着要出去吗,爹?”汉娜丽妮奇怪地问。

  “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严格呢?”她有时会表示出无限爱怜地说。真正亵渎神明的事她是不能容忍的,但她有一个很确定的看法,那就是凡一切宗教上的规章都不是为男人订下的。只要纳里纳克夏不打搅她的祷告,只要他在他的不洁的身体不适宜参加她的宗教仪式的时候,注意避免和她接触,那他要是轻微地表示出一些一般男人的鲁莽和自私,她是只会感到高兴的。

  “哦,没有!天气这么冷,我愿意一气把这茶喝完,热茶能够发汗,这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她父亲回答说,但汗还没有发出来,卓健德拉却早进来了,阿克谢紧跟在他的身后。

  克西曼卡瑞从病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立刻看到了一件使她感到非常可笑的事:不仅是汉娜丽妮已变成了纳里纳克夏的热忱的信徒,连那头发已灰白的安那达先生也静坐在他的脚边听他讲道,那恭敬的样子简直像是在倾听一位先知传达着神的启示。

  阿克谢今天已经特别打扮了一番;手里挥动着一根银柄手杖,胸前挂着一条非常漂亮的表链;左手里还拿着一个棕色纸包。他不在他一向坐的地方坐下,却拖过一张椅子来坐在汉娜丽妮的身边,同时咧开嘴笑了一笑说,“你们的钟今天好像太快了一点儿。”

  有一天她把汉娜丽妮私自拉到一边,笑着对她说:“亲爱的,我不能不说你们父女俩简直是在帮着纳里纳克夏瞎胡闹。你们为什么要把他讲的那些胡言乱语当作真话去听呢?像你这么大年岁的姑娘只应该尽量去享受生活;你所关心的应该是穿着和娱乐,而不应该是宗教。你也许要问,我既然这么讲,我自己为什么不那样做。可你知道,我不那样做是有原因的。我的父母都是严格遵奉教义的教徒,我们家这些男男女女的孩子全都是在一个宗教气氛极浓厚的家庭里教养出来的。如果叫我们现在改变过去的习惯,我们就会感到不知该怎么生活下去了。但你所受的教养可完全不同。我很清楚你是在什么样一种环境中长大的,现在你要是去接受另一种生活方式,那就违反了你的本性。强迫改变自己的意趣,亲爱的,可决没有任何好处。我的意思是说,在这一类问题上,应该让每一个人顺从他自己的天性。你决不能这样,亲爱的;你一定得立即放弃这一套东西。吃斋和祷告都是跟你的天性不合的。把纳里纳看成是一个得到神的启示的宗教家,这可真还是一件新鲜事儿;实际上,他对这类问题真是一无所知。就在不久以前,他的一切行为也还都本着他自己的天性,那时谁要是要他听一段经文,他会马上现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现在这样做,全只是为了要使我高兴,我担心不要好久他真会变成一个完全逃出红尘的僧侣了。我常常对他讲,‘决不要放弃你从儿童时候就具有的信念,你不放弃我决不会有丝毫的反对,而且事实上也只有那样才真能使我高兴’,但他听到我的话总是笑笑而已;他就是这么个人。不管你对他讲什么,他总从不开口。甚至你骂他一顿,他也始终连哼都不哼一声!”

  汉娜丽妮既没有对他转过脸去,也没有意思预备回答他的话。

  这话是在一天下午的后半晌,老太太给汉娜丽妮梳头的时候说的。她对那女孩子头上原来的简单朴实的发式深为不满。

  “汉娜,亲爱的,我们上楼去吧,”安那达先生说,“我们得把我冬天的衣服拿出来,放在太阳里晒一晒了。”

  “你以为我是一个老古派,”她说,对于时髦的服饰完全不知道。可实际上,我想我可以大胆地讲一句,对于头发的式样我知道得远比你多。我过去认识一位很精明的英国太太,她那时常到这里来教我缝纫,同时也教了我许多新的头发式样的梳法。当然,每次在她走后,我一定得洗一次澡,换一次衣服!我这种丝毫不马虎的态度也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误的,但我多年的习惯确是如此,我一向对你也非常挑剔,但你可千万别介意,亲爱的,你知道这里面并没有厌恶的意思,只不过是习惯使然。我丈夫和他家的人脱离了正统的印度教,那对我的确是一个可怕的打击,但我并没有表示任何抗议。我只对他说:‘你应该听从你自己良心的吩咐;至于我,却只不过是一个无知的女人,我不能改变我多年来已经习惯的生活道路’”说着,克西曼卡瑞止不住擦了擦眼泪。

  “你没有必要这么匆忙,爹,”卓健德拉生气地说,“太阳一下不会跑掉的。汉娜,你不给阿克谢倒一杯茶吗?我也要一杯,但你知道,我们总得先敬客人!”

  老太太把汉娜丽妮的长发打开,重新梳成了一种极时髦的式样,她心里感到高兴极了。她甚至打开她那口红木箱子,拿出她心爱的颜色鲜艳的衣服来给那姑娘穿上。给人梳装打扮是使她感到无限快乐的一种游戏。汉娜丽妮几乎每天都把她的针线活拿过来,在这里消磨掉晚上的时光,同时跟老太太学习一些新的缝纫方法。

  阿克谢大笑着转过脸来望着汉娜丽妮。“你曾经见到过如此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吗?他真称得上是菲利浦·锡德尼爵士①了!”

  克西曼卡瑞还非常喜欢看孟加拉文的小说,汉娜丽妮于是就把她带来的一些书和杂志都拿来给她看。老太太在评论某一部小说或某一篇文章时所表现的智慧,总使汉娜钦佩不已;她过去总误以为这种识别能力只有受过英国教育的人才会具有。纳里纳克夏的母亲在谈话中所表现的机智以及她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现的宗教热忱,使得她在汉娜丽妮的心目中已变成了一个非常神奇的女人。她通身没有一丝庸俗气或油滑气,汉娜丽妮在和她交往的整个过程中随时都感到无限喜悦。

  --------

  ①菲利浦·锡德尼爵士,英国十六世纪作家。据云他曾有一次在战场受伤,渴极思水,后有人送少量水来,锡德尼见身旁有一受伤士兵,当即以水相让,并对他说:“你对水的需要比我更大。”后世因以其名为慷慨之代称。

  对于阿克谢的这些玩笑话,汉娜丽妮连理也没有理,她倒出两杯茶来,递一杯给卓健德拉,把另一杯推到阿克谢的面前,然后就抬起头望着她父亲。

  “如果再等一会儿,屋顶上就会热得没法上去了,”安那达先生说。“走吧,汉娜,我们最好现在就上去吧。”

  “啊,先别管那些衣服吧!”卓健德拉大叫着说,“阿克谢是来——”

  安那达先生现在真是怒不可遏了。“你们两个人简直是有意在欺负我们!别人精神上正感到非常痛苦,你们没有权利这么威逼她,要她听从你们的意思。一连好几天我都忍耐着没有讲什么,现在可真叫我实在不能再忍耐了,汉娜,亲爱的,以后我们两人就在楼上吃茶。”

  他意思要把汉娜拉出去,但她却打断他的话安详地说,“先别忙,爹。你还没有喝完茶哩。阿克谢先生,我可以问问你那个神秘的小包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吗?”

  “你不仅可以问,而且可以自己去揭露这个秘密。”阿克谢递给她那个纸包。

  汉娜拆开封皮,看到里面包的是一本羊皮封面的田尼生诗集。她好像忽然一惊似地望着它,脸色立刻变白了。不久以前,她曾经收到过和这完全相同的一份礼物。现在在楼上一个屉子里她还珍藏着一本连装订都和这完全一样的田尼生诗集,这事是谁都不知道的。

  卓健德拉微微笑了一笑。“秘密还没有完全揭露出来哩,”他打开那本书,让他妹妹看到前面的内封页;那里写着:“赠给斯瑞玛蒂·汉娜丽妮,以略表阿克谢的一点敬意”几个字。汉娜丽妮把脸一沉立刻丢下书转过身去。“走吧,爹,”她说,父亲和女儿立刻就走出了那个房间。

  卓健德拉气得两眼里火星直冒。“在这屋子里我是一分钟也不能再呆下去了!”他大嚷大叫地说。“我马上离开这里,不论到什么地方找一个小学教员的位置去混我自己的生活!”

  “你用不着为这事这么生气,伙计,”阿克谢说。“我早跟你说过,我认为你一定弄错了。你一再坚持,我也只得顺从了你的意思,但现在我已完全相信汉娜丽妮是永远也不会对我有好感的。你最好从此断掉这个念头吧。如果我们想把这件事情办好,首先我们必须使她能够完全忘掉哈梅西。”

  “这话当然很对,但我们应该怎么进行呢?”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云顶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沉船: 第48章

关键词: 云顶娱乐网址 云顶娱乐

唐纪二十六宪宗昭随笔清华圣至神孝皇上上之元

唐纪五十三唐宪宗元和元年(丙戌,公元806年) 唐纪五十三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上之上元和元年 [1]春,正月...

详细>>

唐纪六十六懿宗昭圣惠孝皇帝上咸通元年

唐纪四十九唐武宗咸通元年(庚午,公元860年卡塔尔国 [1]春,春王,甲戌,湘东军与裘甫战于桐柏观前,范居植死,...

详细>>

唐纪五十二

杨朝晟疾亟,召僚佐谓曰:“朝晟必不起,朔方命帅多自本军,虽徇众情,殊非国体。宁州刺史刘南金,练习军旅,...

详细>>

【云顶娱乐网址】长安十二小时,世界智谋传说

长久以来,马匹一向是用作活的火箭的。然而随着当代化的运载火箭诸如飞机、高铁、小车运送的升华,马匹的运送...

详细>>